许愿餐厅并不想爆火: 12、红枣猪油发糕

您现在阅读的是哇叽文学www.yfwaji.com提供的《许愿餐厅并不想爆火》 12、红枣猪油发糕(第1/2页)

    大约是周末的关系,今天医院里的人格外多。
    廖初一开始开车进来转了好几圈,愣是没找到一个车位,最后只好停在马路对面的公用停车场。
    两人正站在马路边上等红绿灯时,就听见几个小朋友此起彼伏的喊声:
    “我要吃那个,我要吃那个嘛!”
    甥舅两人抬头望去,就见马路牙子上一辆小推车正在卖手工炒酸奶,旁边围着几个眼巴巴看着的小孩儿。
    厨师对吃这一方面尤其敏感,廖初只看了一眼,眉头就能夹死蚊子。
    用的也不知是哪来的勾兑酸奶,颜色和流动性就不太对。
    倒进大铁盘里哐哐一顿铲,稍微凝固之后就挤入大量色素,很快那些酸奶就变成了鲜艳的红色黄色蓝色绿色。
    那小贩甚至连口罩都没带,就在车来车往尘土飞扬的马路边,大声叫卖招揽顾客:
    “炒酸奶啊,酸酸甜甜可好吃了,小朋友不来一份?”
    他又拿出来一袋切片面包,将炒酸奶夹进去,故意展示给大家看,“看见没有,货真价实的酸奶面包!”
    小孩儿根本不在乎什么卫生不卫生,只觉着颜色鲜艳就喜欢。
    当下又有好几个小朋友被吸引过来,使出十八般武艺磨着家长要买。
    见果果也在盯着酸奶车看,廖初就道:“太脏了,不可以吃。”
    果果有点被抓包的小紧张,“没有想吃……”
    如果没有吞口水的话,这话绝对更有说服力。
    另一位正在跟儿子努力抗争的年轻爸爸立刻指着廖初道:“听见没有,人家也说脏!”
    摊主一听勃然大怒,“少胡说八……”
    一扭头,他就发现自己被笼罩在一片阴影里。
    再一抬头,好家伙:
    将近一米九大高个,哪怕站着不动,也能看见衣服遮盖下若隐若现的肌肉线条。
    虽然怀里抱着个三四岁的小孩儿,可看他的架势,轻松地像举着个鸡蛋灌饼似的。
    摊主有点尴尬。
    这他娘的明显打不过啊!
    但不蒸馒头争口气,他外强中干地朝廖初摆了摆手,“不买麻烦您让让,挡着其他顾客了。”
    就礼貌的挺突然。
    廖初没动,“你有营业执照吗?身体健康证明呢?”
    断人财路如杀人父母,摊主一听这话,不乐意了。
    “我说兄弟,你哪来的神仙?故意捣乱来了是吧!”
    这不开玩笑呢么,这满大街的流动小吃摊,有几个□□的!
    廖初不理他,右手抱着果果,左手掏出手机就开始拨号。
    摊主警惕脸,“你想干什么?叫人啊!我告诉你,我可……”
    “喂,是工商局吗……”
    “我艹你……”摊主大惊失色,顾不上理论,手忙脚乱开始收东西。
    跨上三轮之后还忍不住扭头朝廖初放狠话,“你行,老子记住你了,老子……”
    话音刚落,就听道路尽头隐约传来小贩们惊恐的喊声:
    “城管来啦!”
    这不巧了吗?
    刚还呜呜泱泱的零食小吃街,顿时作鸟兽散。
    刚还被吞金神兽们折磨的欲生欲死的家长群体一片死寂。
    过了会儿,也不知是谁冒出来一句:
    “牛比……”
    **********
    反复研究了清江市几家私立幼儿园之后,廖初最终选定了三家口碑最好的,准备稍后打电话仔细咨询一下。
    价钱都差不多,一年的学杂费加上餐费一般都在十万左右。
    如果有额外拓展活动,比如说出国出省夏令营冬令营,费用另算,整体盘算下来,一年十五万足够。
    金钱方面廖初没有什么问题,现在的关键就在于家长选学校,学校也选家长。
    当年他们这些福利院的孩子都是有什么学上什么,根本没在意这些,现在看来正经挺复杂。
    网络报名的时候要提交家长和学生的个人简历档案,网络初选结束后再进行进一步的面试……
    家长和孩子都面试。
    现在已经是七月下旬,刚好赶在报名尾声,廖初花了一整天仔细斟酌资料,以至于第二天就有点黑眼圈。
    “哇,老板是熬夜研究什么食谱了吗?”池佳佳磨拳擦掌道。
    新食谱没有,新品还真有。
    昨天果果对街头小吃的向往提醒了廖初:
    这个年纪的小朋友应该都喜欢香气比较浓郁,色泽和造型比较艳丽,吸引眼球的东西。
    作为一名厨师,他绝不允许自己输给街头无证经营的小贩。
    所以今天早上就蒸了猪油红枣发糕,配的同样是比较经典的菠菜豆腐咸汤。
    额外还给小朋友做了加红豆沙的双皮奶。
    就像黄油对西式点心的作用一样,猪油绝对是中式传统糕点的中流砥柱,缺了它,就跟缺了筋骨一样。
    正宗的新疆鲜枣要到十月上旬才能大量上市,今天廖初用的是干枣。
    比起鲜枣,水分蒸发后的干枣香气更浓郁,果肉更加紧实。
    有时候存放干枣的密封罐没盖好,下次再一过去,大老远就能闻见一股枣香味儿,甜丝丝的。
    大枣做菜炖汤都能用,打豆浆的时候扔几颗进去都不用加糖。
    平时当零嘴吃也很好,核小肉厚,口感极佳。
    每一颗枣子都是精心挑选出来的,微微泡发,去核后打成枣泥。
    这会儿枣香气就已经出来了。
    再加上猪油一催发,稍显单薄的果香味平添几分厚重扎实,那香气真是难以言表。
    蒸笼盖打开的瞬间,餐馆里跟有人投了颗香味炸/弹似的,瞬间爆裂开来,席卷了每一个角落。
    无人生还。
    红棕色的糕体里里外外都被猪油浸透了,在水汽萦绕中幽幽闪着光,原本柔和的香气都带了点霸道。
    来都来了,不吃一口对得起谁?
    池佳佳飞快地在心里计算了下热量,流下了痛苦的口水。
    “我要一块……哎,这还是动物图案的?”
    这一笼红枣发糕并不是像传统做法那样蒸一大块切开来卖,而是提前倒入模具中,这会儿扣过来一看,喝!
    小猪小熊小兔子,全都颤魏巍跟人问好呢。
    池佳佳就有点震撼:
    没想到啊,老板冷酷的外表下还隐藏着一颗闷骚童心……
    手指轻轻一按,糕体中间的蜂窝状组织迅速发出细微而湿润的摩擦声。
    一松手,迅速恢复原状。
    我下去了。
    嗨,我又上来了!
    “嘿,这小猪有点意思。”正说着,宋老头倒背着手进来,眯着眼睛瞄了眼之后率先打响抢购的第一枪。
    谁还不是个老baby 了?
    池佳佳就笑,扭头一看,他身后还跟着个光脑门的胖老头,“李大爷好。”
    那李大爷也是夕阳红乐团中的一人,手里提着把唢呐,边点头边用方言嘟囔:“这个看着巴适的很嘛。”
    他是西南人,来清江市上完大学后进了本地民乐团,一把唢呐吹得非常流氓。
    有一段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A请收藏本站,或,浏,览,器,搜,索:哇,叽,文,学,,新手机端p.yfwaji.com,请重新收藏,努力为你分享更多更好的小说A

设置

字体样式
字体大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