沙雕男友是外星alpha: 23、易感期?

您现在阅读的是哇叽文学www.yfwaji.com提供的《沙雕男友是外星alpha》 23、易感期?(第1/1页)

    路星程感觉身边的人体温有点高,连带着抑制剂的味道都浓郁了一些。
    他直起身,不放心地看了秦珩一眼,只见秦珩捏了捏后颈,轻咳一声,那种让人躁动的气息很快又淡了下去。
    秦珩深吸一口气,轻声道:“我打几把,你可以先看看。”
    “我打游戏可能会有点凶。”
    “希望不会吓到你。”
    路星程眨眨眼,然后眼尾微微一弯,眼睛形成桃花瓣一样的弧度,眼里碧波荡漾,笑意盈盈。
    老婆滤镜贼厚的他觉得秦珩可爱极了,omega能凶到哪里去啊。
    “放大!大大大!死都不大!留着大招给对面拜年呢?!”
    “上上上啊!在后面犹豫徘徊游荡是掉了一个亿?”
    “打野你抓人像梦游,抢人头吃兵线倒是像嗑了药。”
    “团了团了!上单你不来,是要在峡谷种树吗?”
    秦珩激情四射、斗志昂扬的战斗声响彻整个房间。
    路星程:“……”
    路星程从未见过如此鲜活的秦珩,就像是喷发的火山,燃烧的太阳。
    第二局游戏结束,秦珩的手机屏幕上跳出“胜利”和“MVP”,他长舒一口气,抬起眼帘,在那一瞬间,所有浓烈的情绪又收于无形,冷冽的黑眸看向路星程:“好了,我开始教你打。”
    路星程:“!!!”
    路星程的想法都写在脸上,被秦珩一览无余。
    他看到秦珩唇角轻轻勾了勾,然后靠了过来,性.感的声音在耳畔轻轻响起。
    “吓到你了?”
    路星程摇摇头:“从刚才你的呐喊中,可以看出你的肺活量非常好,还有队友虽然各种烂操作,但你都抗了下来,这说明你心脏强壮,心理素质好。种种指标都表明你身体健康,我很放心。”
    秦珩怔了怔,随后一抹笑意在他眼底绽放,这抹笑意越来越盛,让他笑得连肩膀都抖动起来。
    路星程真是一个开心果啊。
    秦珩笑够了,缓了缓气才道:“听你这么一说,我也放心了,看来我平时也没白锻炼。”
    “对了,这也是洲哥不让我在外面打游戏的原因,他怕我形象崩塌,这算我们的秘密,不要告诉其他人,包括洲哥,否则我要被他念死。”
    路星程郑重地点点头:“向宇宙之神发誓,我绝对不会说。”
    “我也可以告诉你一个秘密。”路星程压低了声音,神神秘秘地说。
    他觉得一个秘密换一个秘密,不仅公平,而且亲密。
    “哦?”秦珩饶有兴趣地问,“是什么?”
    “其实我怕黑。”这对于一个需要驾驶战舰、飞船,行驶在漆黑浩瀚宇宙的alpha来说,是致命的缺点,连路星程的两位父亲都不知道他怕黑。
    “后来你是怎么克服的?”
    “越害怕,就越要去面对。”路星程说话掷地有声,碧绿色的眸子里闪着光。
    秦珩注视着路星程,过了许久,他才道:“来打游戏吧,你游戏ID叫什么?我拉你。”
    “帝国少将。”
    “……”秦珩看了一眼自己的游戏ID“我超神”,他似乎也没资格吐槽路星程。
    就这样帝国少将和我超神组上了队。
    路星程跟着秦珩,两人先打的训练模式。
    虽然秦珩打游戏虽然很凶,但指导路星程时,却非常温和。
    路星程的学习能力非常强,一点就通,还能举一反三,至于他的操作,那更是进步神速。
    一开始他还不会走路,一局就已经可以熟练走位,两局之后就已经可以跟着秦珩进匹配模式厮杀了。
    两人匹配的第一局,路星程玩得输出,秦珩玩得辅助,秦珩把路星程的所有操作都看在眼里。
    第一局匹配结束后,秦珩惊讶地问:“你之前真没玩过?”
    他觉得路星程无论是对英雄的理解还是操作,都很娴熟。
    路星程道:“没有,我们那没有这种游戏。”
    秦珩一听,不禁又有些心疼,现在的哪个男孩子不是在玩游戏的快乐中长大的,也只有路星程那样悲惨的身世,才让他无缘这个世界最简单的快乐。
    路星程期待地问:“我表现得怎么样?”
    “天赋异禀。”秦珩真心实意地说,“要是早几年,你可能或许会成为电竞界冉冉升起的新星。”
    路星程听了秦珩的夸奖,脸上的笑意再也藏不住了,碧绿的眼眸像是一汪春.水,波光潋滟,很是动人。
    秦珩漆黑的眸子映着路星程的脸庞,仿佛有春.光在跃动。
    空气忽然又变得燥.热起来。
    路星程闻到了一丝若有若无的香味,夏日阳光的气息盖过了抑制剂(沐浴露)的味道。
    路星程的身体有一瞬的僵硬,心口腺体的位置跳得厉害,也痒得厉害。
    秦珩察觉到他脸色有异:“你脸怎么那么红?是不是累了?”
    他伸出手,摸了摸路星程的额头,果然有些发烫。
    肌肤接触的瞬间,秦珩“泄露”的信息素撩.拨着路星程的心弦,那温暖的气息包裹着路星程,如同暖流注入进路星程的腺体,流淌进他的心脏。
    这不对劲……
    路星程的呼吸越来越乱,明明秦珩已经使用了抑制剂,为什么他还是能闻到对方的信息素?
    路星程思来想去,只能得出一个结论,秦珩用的抑制剂不仅难闻,还劣质!
    他胸膛剧烈起伏着,他望着眼前这个好像还不知道危险的单纯omega,简直有点绝望。
    这时秦珩就不应该管他,而是躲得越远越好。
    路星程不想伤害秦珩,以最大的理智控制着自己,往后退了退身。
    可关心他的秦珩又靠了上来,炽热的气息再次包裹着路星程。
    这一下,路星程乱得不仅是心跳,还有他的信息素,正不受控制地溢了出来,与秦珩的信息素缠.绕在一起。
    不同于以往,苦橘的味道里还带着一丝淡淡的酸甜味,它被阳光烘烤着,橘子汁的清香越来越浓郁。
    秦珩也闻到了空气中的香味,下意识道:“好香的味道。”
    蓦地,他后颈一热,不待他触碰揉捏那一块痛处,耳边响起衣料窸窣摩擦的声音。
    路星程忽然扑向秦珩,秦珩猝不及防,被压在沙发上。
    “你……”秦珩的脸埋在柔软的靠枕里,完全看不到路星程的脸,他只能感觉到,按着他背脊的手在轻轻发颤。
    路星程盯着秦珩的后颈,眸色深沉。
    他的手指情不自禁地轻轻抚过秦珩白皙的后颈,冰凉的触感刺激着秦珩。
    路星程低下头,像小狗一样,贴着秦珩的后颈使劲嗅,温热的呼吸扑打在那一处敏,感的肌.肤上。
    属于alpha的压迫感无处不在,然而这样的压迫感仿佛唤醒了秦珩。
    某种奇怪的躁.动在秦珩心底生根发芽,破土而出,那是一种侵入骨血的,莫名强烈的征服欲与占有欲。

A请收藏本站,或,浏,览,器,搜,索:哇,叽,文,学,,新手机端p.yfwaji.com,请重新收藏,努力为你分享更多更好的小说A

设置

字体样式
字体大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