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头战败后多了个孩子: 20、临江(十)

您现在阅读的是哇叽文学www.yfwaji.com提供的《魔头战败后多了个孩子》 20、临江(十)(第1/3页)

    血滴在宁修的嘴边,他下意识要去舔,却听见了宁不为沉重的呼吸。
    眼睛被捂住一片黑暗,他却因为感受到爹爹的气息没有感到害怕,他伸出小手紧紧抓住了宁不为的小拇指。“啊~”
    爹爹~
    宁修察觉宁不为遇到了危险,下意识地想去找白白帮忙。
    白白那么厉害那么暖和,每次他不舒服都会去找白白,被他抱一会儿就不难受了。
    他要带爹爹去找白白要抱抱,白白抱抱爹爹,就不难受了。
    可是不知道为什么,他出不去,宁修急得快要哭出来。
    白白!救爹爹!
    他们的灵识被困在幻阵之中,灵识根本就出不去,而宁不为之前能离开,全靠他对晏兰佩这幻阵的了解和不要命的胆子,宁修一个小孩子的灵识根本离不开这里。
    “啊~”宁修还带着哭腔的声音传进了他耳朵里。
    疼得意识模糊的宁不为陡然惊醒过来。
    渡鹿志得意满道:“你在晏兰佩的幻阵中布下那噬魂阵又能怎么样?现在是在我的惑心阵中,不知道那妖藤舍不舍得离开活着的宁行远呢!”
    渡鹿以为宁不为灵力耗尽,不再惧怕于他,猛地抽出了长剑,宁不为吐出一口血跌落在地上,却还要伸手将宁修抱进了怀里。
    宁修泪眼汪汪地看着他爹,他爹嘴里全是血,还有空冲他笑,“爹没事。”
    “呜呜……”宁修呜咽了一声,小脸皱成了一团像是在用力。
    宁不为捂住不停涌出血的嘴,呛咳了好几下还要坚持笑话他,“你个灵识……拉不出屎来的。”
    宁修不知道是气得还是憋得,小脸通红。
    “呵,不过是块骨头化的小妖物,你还真把他当成儿子了。”渡鹿嗤笑一声。
    宁不为撩起眼皮冷冷看了他一眼,“你……懂个屁。”
    渡鹿脸色微沉,正准备一剑结果了他,宁不为掩在袖中的手血符微闪。
    谁知就在此时,那桃花凝聚而成的墙壁被人由内而外破开,晏兰佩脸色苍白地冲了出来,哇得吐出了一口污血。
    渡鹿见他出来,宁不为半死不活不足为惧,便将注意力便放到了晏兰佩身上,冷笑道:“你竟还舍得出来?”
    “利用已死之人,渡鹿,这就是你的本事。”晏兰佩摇摇晃晃地站起身来,看向他身后的宁不为,见他浑身是血脸色一变,抬手就要将宁不为送出幻阵,却被渡鹿拦下。
    无数桃花凝聚成鞭与绿藤缠绕在一起轰然炸开,那墙壁裂开了几道口子,依稀能看见被困在里面神色迷幻的冯子章几人。
    晏兰佩破开挡在眼前的无数桃花,直取渡鹿面门。
    晏兰佩破开自己的惑心阵便消耗过多,而渡鹿已经吸收了幻境之中其他修士的灵力,轻轻松松就挡下了这一击。
    桃花花蕊瞬间抽条变长,化作无数利刃刺穿了晏兰佩的四肢,晏兰佩痛呼一声,无力地跪到了地上,浑身的血液与灵力顺着那半透明的花蕊飞速流失。
    由晏兰佩操控的幻境大阵因为主人实力大衰而逐渐消散,反而让惑心阵占据了主导。
    晏兰佩愤怒道:“这生花术是宁行远教给你保命用的,你却将它变成了惑心邪阵!”
    “这说明宁行远教给我的本就不是什么好东西!”渡鹿脸色有一瞬间的扭曲,旋即得意道:“还是我改的好,你看看,不管是修无情道的人还是你这本就无心的妖,还不是因为一个死人就败在了我手里?”
    “若是单打独斗我打不过你们,可宁行远……他站在我这边啊。”渡鹿似乎要将这几百年的愤怒都一并发泄出来,抬起手臂大声笑道:“看看!他死了还要影响你们的道心,他死了还要为我所用!哈哈哈哈!”
    晏兰佩死死地盯着他,“你本是参州一无名乞儿,若不是宁行远收留你,你早冻死在寒冬烈雪中了!宁家给你吃给你穿,宁行远将你养大,你要修道他便收你为徒亲自教导——”
    “你说得好听!他不过是个惯会演戏的伪君子!”晏兰佩愤怒到眼眶通红,“他人前一套人后一套,说着收我为徒,实际上还是将我当成下人!我一个亲传弟子不仅比不上宁乘风这个旁支来的天煞孤星,甚至还比不上你这么根妖藤!”
    渡鹿的声音里带着怨愤,“他从未将我当成过徒弟,对我的好也不过是虚情假意!既然如此他当初何必救我!?”
    “他心善救你!他将你养大!他从沉月山下去时还说要将回春阵传授给你!”
    “可是你却伙同外人内外勾结陷宁行远于不义!”晏兰佩竟是生生扯断了那些花蕊从地上站了起来,浑身浴血,声音恨到泣血,“你这个……忘恩负义的畜生!”
    渡鹿愣了一瞬,旋即怒道:“不可能!他怎么可能会将回春阵传给我!?不可能!你骗我!”
    “他就你一个亲传弟子,你还想他怎么样!?”晏兰佩眼里满是恨意,“我亲眼见你杀了宁行远!”
    原本安静调息的宁不为听到这里猛地睁开了眼睛,死死盯着晏兰佩,“你说谁杀了宁行远?”
    “就是他!渡鹿!”晏兰佩指着前面的人,“那日我从沉月山上下来,亲眼所见!”
    “不是我!”渡鹿登时大怒,“你休要血口喷人!我怎么会杀他?我只是——”
    “我亲眼所见难道还能有假!”晏兰佩盯着他,周身爆发出一阵强劲的光芒,“今日你必死无疑!”
    晏兰佩显然已经到了强弩之末,晏兰佩毫不惧战,惑心阵中无数桃花陡然暴涨,柔和的花叶化作了尖锐锋利的巨刃长鞭,裹挟着浩荡灵力集中冲晏兰佩攻来,摧枯拉朽带起狂暴的波动。
    宁不为不顾心口的剧痛,抱着宁修在不断突出变换的惑心阵和花刀中纵横腾跃,还要顺手在脚下拍符,血染透了包裹着宁修的襁褓。
    “宁行远口口声声说视我为亲传弟子,转头却要将我祭阵!”渡鹿愤怒的控诉响彻整个幻境,“我只是想活下去而已!怎么到了你们口中就变成了忘恩负义的小人!”
    “信口雌黄!”晏兰佩恨声道。
    然而愤怒中的人哪里会细想那么多,整个惑心阵已经千疮百孔,无数利刃如潮水般席卷向中间的晏兰佩。
    晏兰佩已然力竭,无数藤蔓黯淡下来呈枯萎之势,明显是抵挡不住。
    千钧一发之际,无尽符文层层叠叠于他面前展开,那些符文上面散发着纯正雄浑的绯色灵力,璀璨如星,化作牢不可破的屏障替他挡下了那一击,又因为力竭而倏然溃散。
    站在角落里的宁不为心神俱震,抱着宁修的胳膊在轻微的发抖。
    其中一块还算完好的朱雀碎刀表面已经出现了裂纹,里面残余的灵力丝丝缕缕地泄露出来,却溃而不散,缠绕在他和宁修身上不肯散去。
    甚至自发地往他心口处的伤汇聚而去替他疗伤。
    宁不为愣了一下。
    只有自身的灵力才会如此贴心地自动修复伤口,这灵力分明是他从那老东西识海里偷的,竟还主动给他疗伤。
    难不成不小心神交了一次,那老东西就……想到这里宁不为顿时一阵恶寒,连带着看那绯色灵力都不顺眼起来。
    然而他来不及多想,渡鹿已经逼近至他跟前,不可思议道:“你竟然还活着?”
    宁不为虽被他刺穿心口,可幻阵中的是灵识,虽说要疼上些,但不至于被一击毙命,闻言哼笑一声,“我儿子旺我。”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A请收藏本站,或,浏,览,器,搜,索:哇,叽,文,学,,新手机端p.yfwaji.com,请重新收藏,努力为你分享更多更好的小说A

设置

字体样式
字体大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