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尊被迫种田: 10、第 10 章

您现在阅读的是哇叽文学www.yfwaji.com提供的《魔尊被迫种田》 10、第 10 章(第1/2页)

    两人坐在大狗旁边,鸡舍内外干干净净,连蒲公英都吃秃了。
    今天晚饭便只有锅里那只鸭,还有书生手里仅存的三只蛋。
    怎么吃都像是最后的晚餐。
    发财脑子不太好使,见主人像是闷着笑又像是不高兴,晚饭时间很老实地没有上桌,坐在旁边默默看着。
    哈喇子流淌成河。
    蔺竹往旁边让了让,寻思着有它在吃完饭还要拖地,把水煮蛋递给解雪尘。
    “你怎么会给它起个这样的名字?”
    解雪尘拿过蛋,过了会儿才模仿他的样子,把蛋凑近桌面磕碎,一点点剥开。
    “这名字怎么了?”
    “不符合……你的特点。”蔺竹含蓄道:“我本来觉得,你的狗该叫霸天撕海之类的。”
    “你说的很好。”解雪尘淡漠道:“根本就不是我起的。”
    “当初纯种的银雪獒生下两只狗崽,我五哥抱走一只,送我一只,送之前就把名字起了。”
    蔺竹若有所思:“难道他那只叫恭喜?”
    你们家文化水平有待提升啊?
    男人简短解释:“我哥小时候很蠢。”
    虽然意外,但这狗还是凑合着住下了,晚上把秋千当枕头,鼾声惊天动地。
    它有三只眼睛,蔺竹担心过乡亲们看了害怕,但解雪尘伸手一拂,额头上那只眼睛就听话阖上了,说是以后有外人的时候不会轻易张开。对应的,三条尾巴在有外人时也能听话收好。
    多一只狗就多一张吃饭的嘴,书生夜里辗转反侧,做梦都在想法子解决生计问题。
    转天天还没亮,他突然坐了起来。
    解雪尘睡意未消:“怎么了。”
    “我觉得——这头狗可以耕田。”
    “……?”
    蔺家并非只有后院这么一丁点菜地。
    元宝村地处江南,家家户户都种了水稻蔬果自力更生,按照道理,他本也该是个地道的庄稼汉。
    但十年前意外之后,他们家的大片庄稼地渐渐就荒了。
    无他,小孩要读书赶考,哪里顾得上这个。
    种地这件事,看着撒撒种子浇浇水就能活,其实得翻土施肥拔草除虫一长串伺候下来。
    真要靠他一个人种完四亩地,论语春秋也该忘得差不多了。
    得亏有康姨妈时不时的探望接济,以及他渐渐能靠帮人写信算账攒一些钱,不然早就饿死在哪个冬天了。
    蔺竹没有牛,自己也学着邻居强行用力气犁地。
    当天放弃,效果一般。
    那几亩田荒着也是荒着,附近的人家偶尔会占用些田地种点东西,收获时大方分些粮米瓜豆,算是互相帮助了。
    这事在解雪尘来了之后并没有转机,直到今天。
    为了表示友好,蔺竹早上特意分了发财一个油饼。
    后者嗷呜吞了,继续淌哈喇子。
    “它听你话吗?”
    “还行。”
    两人把仓库里积灰多年的木把式翻了出来,套在了狗脖子上。
    绳索居然还有点紧。
    大狗接近成人半身高,鬃毛如狮子般蓬松茂密,若是现了原形,便有犀牛般大小,足够当个腾云驾雾的坐骑。
    解雪尘没把真相告诉他,神情复杂地看见自家狗子套上了犁,站在荒田边缘傻乐。
    田废了很多年,上头尽是杂草藤蔓,得连根翻起来,把深的一面曝在天日里,之后再考虑播种。
    蔺竹拍了拍狮子狗的脑袋,见它还在那傻站着,早有准备地从袖里掏出来一根胡萝卜。
    魔尊表情有点绷不住:“你想干什么。”
    “老百姓的智慧。”蔺竹把胡萝卜绑在竿上,竿插在狗鞍上,偌大一根胡萝卜登时晃荡在狗鼻子前头,闻着喷香。
    发财看见吃的就乐,嗷呜一声狂奔向前,身后木犁狂刨不止,把草根藤蔓全撅了个干净!
    狗子嗷嗷嗷嗷向前疯跑,身后放土炮似的沙土飞扬,场面蔚为壮观。
    眼见着要跑出田垄了,蔺竹拉拉解雪尘的袖子,后者一脸无奈地吹了声哨。
    狗子忙不迭转弯掉头,发现胡萝卜也飞到主人那边了,撒丫子又是一阵疯跑。
    一来一回,两拢地就翻了个彻彻底底,别说草根了,蚂蚁窝都能翻出来。
    解雪尘寻思着我家狗原来还有这个功能,听见有旁人在往这边来。
    “哟!蔺哥儿来种田了?!好大一只狗!”
    “好家伙,狗都能犁地了,我家二黑怎么不行!”
    “你也不瞧瞧人家那狗有多大,个头都顶得上半头牛!”
    乡亲们本来日常来这附近干活劳碌,远远瞧见蔺举人家里的荒田今天跟放炮炸窝一样惊天动地,吆五喝六地过来看热闹。
    紧接着就看见猛狗耕田的壮烈场景。
    大伙儿一拥而上,伸手撸狗。
    “嘬嘬嘬嘬,给我摸摸。”
    “好软的耳朵,毛这么厚夏天得多热!”
    “哪儿来的狗啊,蔺哥儿,叫啥?”
    蔺竹尴尬笑道:“我们……山里捡的,叫……”
    解雪尘平和道:“叫发财。”
    大伙儿纷纷夸赞:“好名字!一听就吉祥!”
    村里人都心地善良热情好客,本着新狗来了跟新人一样的道理,陈伯还把自家婆娘煎的杂粮饼子掏出来喂它。
    银爪狮子狗张开血盆大口:“吸溜!”
    陈伯半条胳膊眼见着连同饼子一块进狗嘴了。
    蔺竹:“发——财。”
    乡亲们:“不打紧不打紧!”
    “你这个狗,亲人的很,好狗!”
    陈伯把胳膊拔了出来,就着旁边张伯的大背心擦了擦:“就是口水多了点。”
    等热闹看得差不多了,乡亲们各自扛着锄头干粮去种田,留他们两站在原地。
    蔺竹把胡萝卜薅下来给发财囫囵个吃了,又在竿子上栓了棵花菜。
    解雪尘已经看淡生死了,站在田垄上看自家傻狗奔来跑去,权当给它放风。
    四亩田全部翻土很需要些时间,蔺竹主动把竹水壶递给大个子,随口问道:“原来你还有这么多个个,做最小一个肯定很幸福吧。”
    解雪尘看他一眼:“我不是最小的。”
    “你排多少?”
    “四十九。”
    蔺竹愣住,心想这得是怎样的英雄母亲,木讷道:“那统共……”
    “统共一百三十多个。”解雪尘猜到什么,冷漠别开头:“我父亲纳妾成性。”
    书生一拍脑袋,知道是自己想错地方了,但也听得惊骇:“居然有一百多号兄弟姐妹,你们互相认识的过来吗。”
    “基本都死绝了,还剩下五六个活口吧。”
    “难道是家里发疫病了?”
    “可以这么说。”解雪尘终于露了个笑:“我干的。”
    蔺竹又想到杀人如麻的那个夜里,后背发凉。
    这是个魔头啊。
    他很少与特殊人物站得这么近,一时间甚至不知道怎么接话。
    正义感暂时被活命的欲望压制下来,但好奇心还是有点绷不住。
    “总有和你关系很好的家人吧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请收藏本站,或,浏,览,器,搜,索:哇,叽,文,学,,新手机端p.yfwaji.com,请重新收藏,努力为你分享更多更好的小说】

设置

字体样式
字体大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