魅魔的正确打开方式: 5、身体检查

推荐阅读:
您现在阅读的是哇叽文学www.yfwaji.com提供的《魅魔的正确打开方式》 5、身体检查(第1/2页)

    那双碧色的眸子离他不过一尺之隔,流金似的发丝垂笼下来,扫过了他的脸颊,微痒的感觉勾得他的脚趾条件反射般地蜷缩。
    眼睛失神了那么一刹,风时无意识地用舌尖轻轻扫了扫唇瓣。饥饿感。自从成年之后,他就没有真正吃饱过……
    好在,属于个体的意识很快赶走了本能的渴望。
    ……这特么也太真实了,翻车之后直接就把他往床上按,精灵不该是纯洁又优雅的种族吗,这跟说好的不一样啊——而且这是什么变态,对老爷爷怎么还能有想法呢!?
    这时风时突然意识到哪里不对,枕头,或是别的什么,压弯了他的耳朵。那个地方。本来不该压弯的……先前身上发生的变化实在太多以至于他一时竟没有留意,他的耳朵变得更长了!
    魅魔的耳朵同样是尖的,但精灵的耳朵要更长一些——艾尔文斯下意识设定了他是精灵。众所周知,精灵这个种族长生不老,就算他是老爷爷,看起来也和二十几岁的年轻人差不多。
    完了完了!!
    风时抓紧了手里的圣白法杖。接下来他就要转职当近战法师,试试看[法杖攻击·物理]能不能直接敲死这货……
    但他抬起法杖的蓄力过程被塞进怀里的一大团被子给打断了,“有人来了,您藏在这里,”艾尔文斯说道,声线是听得出的紧张,“绝对不要出去!”
    “!!!”
    风时大松了一口气。
    “要我藏起来你可以直接和我说嘛,”他心有余悸地对艾尔文斯的恶劣行为进行愤怒的谴责,“进入中转位面就搞定的事,为什么要把人往床上按呢?”
    “中转位面……”
    艾尔文斯惊讶地重复了一遍,但紧跟着就发现了更值得惊讶的事情,“先生,我刚太紧张了所以那一整句话也是用乌斯卡语说的,这样您也可以听得懂吗?”
    风时:“?!?”
    艾尔文斯的内心嘀嘀咕咕:『那么一长串的句子,再加上这么容易令人误解的行为,居然还能一下子弄懂我的意图……』
    风时:“………………”
    他今天翻的这车怕是不用想着扶了。
    还好时间紧迫,给了他暂时逃避车祸现场的理由,风时使用了魅魔成年后觉醒的生存技,身形直接消失不见,遁入了中转位面。
    “啊,一下就看不见了,”艾尔文斯惊喜地说,不过通过契约,依然能够感知到风时就在他的身边,“刚刚太过慌乱,做事没过脑子,实在多有冒犯,我真诚地向您道歉,希望您能忘记这件事情。”
    风时:“……”
    我也太过慌乱,说话没过脑子,同样希望你能忘记这件事情。
    ……好吧这必不可能。
    来人正在接近。年轻的精灵没空和他说太多,拉下袖子遮住了手臂伤口,转过了身飞快地向外走。
    风时看着他的背景消失在转角,更大程度地松了口气。
    现在他有时间来思考待会儿该怎么救场了,以及,记录一下如今所发生的事情。
    【阻断阵无效,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召唤阵来自精灵,和人类的法阵存在不同……】
    【更让我感到意外的是,这次召唤,居然使我回到了原本的时空……】
    【这个契主看起来不大聪明的亚子……他握住了我的手,】
    风时写到这里停笔,轻轻抚过艾尔文斯刚刚所触摸的地方。
    【——很舒服。】
    【想让他再摸一下。】
    ……
    有着温斯顿家标志性灰眼睛的年轻人在前往草坪前的小路上被拦住了。
    艾尔文斯双手环抱在胸前,微微偏过了头,目光从他身上扫过,是不屑掩饰的嫌恶,“杜维,你来这里干什么?”
    “怎么,没事难道还不能来这里关心你一下吗?”杜维·温斯顿挑了挑眉毛,脸上露出浮夸的假笑,“我亲爱的哥哥?”
    “阴阳怪气。”艾尔文斯冷冷地说。
    “你用这样的态度对待手足可是会让父亲很失望的,”杜维用抑扬顿挫的声调喟叹道,“你忍心让父亲这么失望吗?艾尔文斯?还是说,你有把握让他在一个月后难得地为你欣慰一次?”
    “啊,那还真是谢谢你提醒了我。”
    艾尔文斯道,若是过往,杜维这么说他会很受伤,然而现在,他已经是有金手指老爷爷的龙傲天主角了,“你说得没错,考虑到一个月后的事情,就算我现在让你滚回去,父亲应该也会原谅我的。”
    杜维脸上的笑容以一个极为难看的形状僵固住,然后缓缓消失了。
    “看来那本书还真是有用啊,”他说,勉力维持着高高在上的语气,“不枉父亲专从秘库里为你找出来。”
    艾尔文斯眉宇微微拧起。
    他算是明白这个同父异母的便宜弟弟突然来到他这里是为什么了。
    “恭喜啊,恭喜,”杜维说道,脸上再次满满堆起了虚浮的笑容,“既然已经找到了解决天赋问题的办法,自然是没必要再留着这本书。我想,你肯定是不介意把书借给你的弟弟看看了?”
    “你想多了,”艾尔文斯一脸冷漠,“我可真是太介意了。”
    杜维被噎得一梗,神情瞬间难看了起来,“艾尔文斯,贪多嚼不烂的道理希望你能懂,书在你手里这么多天,你已经得了够多的好处。”
    “那是我母亲留下来的书。”
    “这是家族的书!是父亲顶着压力从秘库里拿出来的——凭什么你能看我就不能看?”杜维提高了声调,向前伸出了手,“给我。”
    艾尔文斯唇线抿起一抹讥讽的厌恶,冰寒的目光沉默地俯视着他。
    “……行,你真行。”
    杜维恶狠狠地笑了,他伸出的手五指向上勾起,明亮的电弧跃动起来,发出滋滋的声响,“那就让我见识一下你的魔法天赋吧,还是说,你想要回味一下酥酥麻麻的销魂滋味呢?”
    “我看是你怀念巴德叔父的惩戒室了,”艾尔文斯从容抬手,向他斜后侧指了指,“摄录器。”
    指尖的电弧瞬间消散,杜维一个激灵,转头向斜后侧看了过去。
    洁白的金属杆立在路旁,高举着一个方形的摄录器。作为乌斯卡人的眼睛,它负责监控前往林地的人。精灵喜欢亲近自然,艾尔文斯住的是他母亲留下的院子,因为离林子比较近的缘故,草坪前的小路有一部分也包含在其监控范围里。
    ——绝对不能在有泄密可能的情况下使用魔法。这是温斯顿家的禁令,由心灵禁制保证其能够严格施行。
    可是他已经使用了,还被摄录器给拍到了。禁制要求他必须向家族坦白此事,好让专人消弥可能风险。
    他是必须要往巴德的惩戒室里去一趟了。
    没能借到书,还记下了一顿打,杜维的眼神阴沉得吓人,意识到艾尔文斯是故意把他堵在这小路上的。
    但这也让他看穿了一件事:“你根本没有觉醒天赋!不然的话用不着用这种卑鄙手段,还救命稻草一样抱着那本书不放!艾尔文斯,四年了都觉醒不了天赋,你觉不觉得你就是一个废物?”
    “无能狂怒。”
    艾尔文斯淡淡地笑了一笑,神情平静。唯有某个记完了笔记姗姗迟来到现场的虚假金手指老爷爷能够听到他那激动的心声——
    『卧槽,这是多么标准的炮灰反派发言啊卧槽!』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浏丨览丨器丨搜丨索:哇丨叽丨文丨学,y.f.w.a.j.i.c.o.m】

设置

字体样式
字体大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