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活命被迫海王: 1、第 1 章

您现在阅读的是哇叽文学www.yfwaji.com提供的《为了活命被迫海王》 1、第 1 章(第1/2页)

    云冉冉跋山涉水找了大师兄顾亦亭五年,他与她同为太华宗青云仙尊门下,在一次与魔修的对抗中被魔尊重创,自此失踪。
    人人都说他要么死了要么魔化,放弃了对他的寻找,唯她不信,始终不曾放弃。
    她耗费数年,终于确定他的位置,却发现追踪的魔修已到附近,为护他周全,迫不得已孤身应战。
    当她艰难肃清敌人,满身血污的出现在他面前时,却发现他正掐着一个姑娘娇滴滴的腰,红着眼说以后把命都给她。
    她委实是懵逼的。
    顾亦亭说你不懂,这姑娘纯啊、善良啊,在我受伤昏迷之际撕下自己的裙摆替我包扎伤口,还用竹筒盛水喂我,同我在这山谷中度过了难忘的好几天,若不是她,我可能已经没了。
    云冉冉用手背抹了一把嘴角的血,笑着说,是啊,没她你就没了。
    她望着顾亦亭腰部包扎的碎布,尾端系了一个笨拙的蝴蝶结,垂眼问,她是怎么躲开魔修进来的?为何恰好这个时候出现?
    顾亦亭把无措的姑娘拉到身后,沉声,你别这么敏感,她只是误入这座山谷,虽然她没有能力对抗魔修,但她救了我的命。
    魔修是她杀的,却是那姑娘救了他的命。
    呵。
    顾亦亭当真不做人。
    但那毕竟是她找了五年的大师兄,她还是一路护卫他们回了太华宗,没错,他们,包括那个姑娘。
    姑娘叫洛玉,是顾亦亭冷漠数十年第一个打动他的女孩子。
    恰好的出现,恰好的一筒水,打动了精明如狗,冷漠如冰的大师兄顾亦亭。
    大师兄回来,太华宗人人沸腾,连师尊都比往常多了一丝情绪,甚至在大师兄的请求下,收了洛玉为徒。
    姑娘露出了小鹿般纯粹的笑容。
    青云师尊高岭之花,沉默寡言,待谁都疏离,唯云冉冉多年侍奉,颇得师尊青眼。
    她知道师尊突破瓶颈在即,旧疾时常侵扰,走遍坊市拍卖会寻得秘方,又上山下海的搜集药材,求药王谷的大师兄炼制成丹,隔一阵子便送一颗。
    这般润养,只消最后一次便可根除,可就在师尊闭关祛除之际,洛玉不知为何闯了进去。
    师尊心魔入体,无法自控,扯了姑娘的衣服,将姑娘压在了身、下。
    她察觉不对,急忙赶去,用清心咒让师尊冷静下来,好在没酿成大祸。
    原是洛玉做了些凡人的点心,想着给师尊送些,便误打误撞闯了进去。
    她觉得很奇怪,洛玉修为低下,根本不可能破开师尊刻下的禁制,她是如何进的门?
    而师尊的旧疾已快根治,也不应该如此轻易就被心魔破防,导致失控,从而对洛玉做出那种事。
    但无论是师尊还是顾亦亭,在这些事上都失去了往日的平静和理智。
    更奇怪的是,师尊在看到洛玉雪白的脖颈和胳膊后,整个人都变得不太好了。
    他对她的态度起了微妙的转变。
    他开始留意她的一举一动,待她格外的宽容,偶尔会挂上自个儿都无法察觉的微笑。
    小师妹橘子忿忿不平,师尊太过分了,明知道师姐多适合那把灵云剑,居然就送给了洛玉,这些年师姐为师尊付出了那么多,怎么还敌不过洛玉犯的一个错误?这也太荒唐了吧?
    云冉冉敲敲她的脑壳,我也觉得荒唐,但有些事儿,就是这样的,再多的付出也敌不过恰好。
    橘子呸了一声,我不信,师尊又不是没看过脖颈和胳膊,太华宗美的姑娘多的是,这不合理。
    云冉冉想,感情这种事,从来就没合理过。
    可就在例行历练之后,她还是心态爆炸了。
    弟子们为了增长对战经验,例行去狮子林剿灭妖兽,师尊带着洛玉同行了。
    师尊因旧疾的缘故,格外讨厌鸣虫兽的尖叫,云冉冉自是知道这个,走在队伍前头,提前将沿途的鸣虫兽尽数斩杀,自个儿也被鸣虫兽的尖鸣刺激的有些心烦意乱。
    有一只格外狡猾,躲开她的剑锋冲到了队伍附近,她提剑追去,却还是无法阻止虫兽的振翅尖鸣。
    这尖叫容易勾起师尊的心魔,她掷出长剑,将鸣虫兽钉在树干上,又飞快上前,伸手捂住将要自爆的妖兽,阻止了它的分裂。
    一场交战下来,身心俱疲,她看着掌心沾染的秽物,心中烦躁,正要清理之时,便瞧见洛玉抬起双手捂住师尊的耳朵,整个人因为急切差点扑进师尊怀里。
    姑娘用那双温柔的大眼睛看着师尊,担忧不已,还能听见么?还吵么?心里乱不乱?
    师尊惯常的冷漠,整个人僵住一动不动,手指却缓缓上抬,握住了姑娘纤细的手腕。
    姑娘仿佛这会儿才意识到自己做了什么,一下子慌了神,脸颊霎时通红,她飞快的缩回手,语无伦次。
    对不起,我只是瞧见您在那声虫鸣之后脸色很难看,我怕您受到影响,是我不好,是我忘了您的身份,您修为高深,怎么会被这种小事影响,是我鲁莽僭越了,我只是怕……只是怕您像上次一样,不受控制……说着说着眼圈便红了。
    随后她便看见师尊将那姑娘揽进怀里,说你做的很好,现在不吵了。
    她有点生气,心里那点烦闷砰就炸了。
    出生入死是她,做的很好是洛玉。
    凭什么。
    她整理了一下因为战斗凌乱的衣裙,擦掉脸颊上的血痕,走到师尊跟前,平静的问,师尊,她做什么了?
    青云仙尊望着她,阿云,别这样。
    她哪样了?
    清冷英俊的仙尊眼底含着微不可察的柔情,她修为低,入宗不久,自是没你经验丰富,你作为师姐,要多担待才是,万不可如此针对玉儿。
    云冉冉张了张嘴,却说不出话来。
    心里的烦闷化为了另一种沉甸甸的难过,像是心爱之物被抢了,却又无能为力的感觉。
    在这之后,这种事儿发生的愈加频繁,有一日她甚至看到洛玉急切的挡在大师兄和师尊之间,嗓音哽咽的说你们别再为我吵架了。
    从前同她相依为命的大师兄,处事公正的师尊,一夕之间都开始了明目张胆的偏爱。
    她不懂,也不明白为什么,明明洛玉什么都没做啊……
    后来她对洛玉的质疑和不懂落在别人眼中,便都成了嫉妒,她嫉妒这个单纯可爱的姑娘抢了师尊和师兄的宠爱,抢了她在太华宗的风头,明明这个姑娘什么都没做错,甚至还救了大师兄的命,驱散了仙尊的心魔,却被她处处针对。
    她俨然成了那个尖酸刻薄飞扬跋扈打压小可怜的坏女人 。
    数月后,顾亦亭将她叫到身边,给了她一袋子灵石,只道最近瞧她心情不大好,让她去山下的坊市买些有趣的东西,或是外出游玩转换一下心情。
    顾亦亭素来抠,如今大方的给出这么多灵石叫她多少有些感动,心中的确烦闷,谢过后便下山去了附近的坊市。
    可逛来逛去也未觉哪里有趣,干脆给师尊买了些花茶,给师兄带了一份火烧又回了太华宗。
    可刚到师尊的院落门口,便听见里面嬉嬉笑笑。
    院子里挂着师尊从前收集的夜明珠,顾亦亭、洛玉和师兄弟都在,他们众星拱月般将洛玉围在中间,闹着要她吃长寿面。
    原来是洛玉的生辰。
    她握着不舍得花的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请收藏本站,或,浏,览,器,搜,索:哇,叽,文,学,,新手机端p.yfwaji.com,请重新收藏,努力为你分享更多更好的小说】

设置

字体样式
字体大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