妃子媚之三 帝子威仪: 9、万乘凝旒听秘语

您现在阅读的是哇叽文学www.yfwaji.com提供的《妃子媚之三 帝子威仪》 9、万乘凝旒听秘语(第1/2页)

    曼妃嫣眼望窗外疏淡苍穹,缓缓道:“太子你本已是一人之下万人之上,多少人在背后盯着你,挑你毛病,恨不得抓你把柄出来,把你赶下太子之位,如果手握两只禁军的兵权,你的处境将更加不堪吧?”
    煌焱道:“你的意思是我已经成为众矢之的。”
    曼妃嫣点点头,缓声:“我觉得眼下将其中一只兵权分给凤鸾,也不是什么坏事,起码他为你分担了一些风险,我想这或许也是皇上意思吧。”
    煌焱爽朗一笑,伸手在她白腻鼻头一捻,爱宠道:“想不到你看着一派天真无邪,却也这么有见解。”
    听他夸赞自己,曼妃嫣脸色羞赧,又听他道:“不过你莫不是凤鸾派过来的说客吧,试图说服我不要跟凤鸾争夺飞龙军兵权?”
    曼妃嫣忙摇头道:“你误会我了,我并没有说偏向谁,只是不希望你们兄弟俩反目成仇!那天你在军营里说过的话,也不是我教给你的呀!”
    煌焱点头,若有所思道:“如果有一天我不再是太子,你还愿意嫁给我吗?”
    曼妃嫣忙伸出小手捂住他嘴,低声:“小心隔墙有耳!太子殿下,像这样大逆不道的话,以后还是少说为妙,以免传到皇上耳中,再被人添油加醋离间你们父子之情,那可就不好了。”
    煌焱伸手握住她放在自己双唇上的小手,将根根葱样儿手指轻轻亲吻着,目中渐呈迷离之色。
    “你这般关心我,我心中好感动,我听你的。”
    曼妃嫣幽幽道:“你有没有想过这次飞龙军兵权异主,到底是谁在背后使坏?”
    煌焱仰身舒舒服服靠在椅背上,仿佛一切都尽在掌握中,看她道:“还能有谁,最后兵权到谁手里,当然便是谁的军师在使坏。”
    曼妃嫣若有所思:“你还是不相信凤鸾?”
    “我不是不相信他,我是不相信站在他背后的人。”煌焱漫不经心。
    “你是指蔡家的人?”她诧异。
    煌焱颔首,起身走到窗前拉上窗,回身看她道:“自从我当上太子,这些年造反的人没有一百,也有几十。他是六殿下,父皇除中意我,便是不疼爱他,那么劝他与我争夺太子之位的人还会少吗?尤其是他们蔡家的人!”
    曼妃嫣恍然,赞同地点点头,看着他道:“不错,是蔡家人,皇上最相信蔡太师,想必是他在背后捣的鬼。”
    一时想到什么,颇显惆怅,“我爹爹跟蔡太师是多年知交,爹爹说他写得一手好字,做事也很周到得体,皇上很器重他,如果他不跟你对着干,那倒是一个好帮手。”
    煌焱眼中星辉熠熠,没想到她一个弱女子,竟有如此见解,不由心中多一分喜爱,其实她所说的他早就了然于胸,只不过没有说出口罢了,没想到她跟自己所见略同,心下亦是大慰,总算上天待他不薄,还给他一个原封不动的妻子。
    记忆之中芷君便是这般深谋远虑,见解不俗,没想到隔了一世,上天又让他们心有灵犀一点通,他该怎样感谢上苍,赐给他这珍贵的缘分。他暗下决心,一定要好好珍惜。
    煌焱握住曼妃嫣手,道:“其实在我心中,有一样东西更珍贵。”
    “什么东西?”她不解。
    “你!”他简简单单一个字。
    “我不明白。”她茫然。
    煌焱唇角噙起一抹苦涩的笑,怅然:“上一世我追求功名富贵,直到你的失去,我才明白不是所有东西都是拿金钱能够买到的,当时我才忽然发现,我坐上高位,但我却并不快乐,因为你已不在。”
    曼妃嫣闻言,心中伤感,低下小脸,眼中已蓄满泪水。
    只听他续道:“所以来到这一世以后,我便早早发誓,我一旦找到你,便永远将你放在第一位,什么太子之位、兵权,对我来说都不重要。如果你有一天让我放弃,我会义无反顾跟你去浪迹天涯,绝不犹豫。”
    曼妃嫣心中震动,凝视他动情的眼眸,眼中盈盈欲泪。
    上一世到底经历什么,在他心上留下如此浓重的划痕,他惜她爱她,全因上一世的悲惨结局。
    他到底在上一世对她做了什么,以致于他如此悔恨?
    *
    纤纤素手轻抚过盆中淡绿色的菊花,站在廊下的女子披着一身雍容华贵的抽丝掐芽宫装。
    一头青丝挽成蝴蝶型宫髻,插着一枚翠玉攒花朝凤簪,衣袖上绣着繁复的金丝缠枝牡丹,红润的唇角牵起一抹妩媚的笑意,直到来人在耳畔低低说几句,她美艳脸上掠过一丝阴狠。
    “你确定?”
    “是奴婢亲耳听到。”
    她柔软手指忽然一用力,将一朵开得正艳的菊花揪成粉碎丢在地上,霍然转身迈步离去,“我们走!”
    她怒气冲冲朝太子殿下书房而来,还未走近,便已听到里面传出阵阵笑声,气得她胸脯起伏,便要大动肝火,上前一把将门推开,举步走进去,只见屋中一男一女脸上都是一惊,回头看她。
    曼妃嫣吃一惊,缓缓站起身,讷讷道:“妹妹。”
    曼姝嫣怒不可遏,一张粉脸憋得通红,走到她跟前怒视她,唇角拈起一丝冷笑,“姐姐到太子府,怎么不先去看妹妹,却尽往太子这里跑,常人不知,还以为你是太子正妃呢?”
    曼妃嫣脸色一白,说不上话,只听身后煌焱立即帮她解围,冷笑道:“你如果还当他是你姐姐,说话就应该放尊重点。”
    曼姝嫣一双犀利眸子转到煌焱身上,尖利的声音道:“殿下难道忘了您前时是因为谁而卧病在榻,昏迷不醒的吗?又是谁在您昏迷的时候喂汤喂药,伺候得殷勤周到、困不解衣?”
    煌焱脸上一片阴冷:“这些我都知道,不用你反复提醒。”
    曼姝嫣讥嘲道:“是吗?我怎么感觉殿下似乎已忘了!我作为太子妃有必要提醒你,作为未来一国之君,要明辨是非,分得清黑白,知道谁是忠、谁是奸,而不是忠奸不明,烂信奸臣。”
    煌焱冷笑道:“我竟不知太子妃何时也学那魏征直言纳谏起来?可惜我不是帝王,你以上这番话用在我身上,怕是居心叵测吧,传到皇上耳中,恐怕要怪罪你,连累我!”
    曼姝嫣闻言,气得脸色发白,只觉心头犹如毒蜂蛰心,浑身止不住颤抖,咬牙说道:“在你昏迷之时,她跟别的男人鬼混,根本就不管你的死活!你眼下为这个贱女人,却反来说我?”她心中一痛,美目中滚下泪来。
    曼妃嫣见妹妹伤心,心中自责,忙上前安慰,冷不防被她一个巴掌狠狠掴在脸上,空气中犹自回荡清脆的巴掌声。
    煌焱一惊,上前抱住曼妃嫣,扳过她身子,只见白皙脸上五道手指印,转眼肿起来。
    他怒不可遏,回头叮嘱曼姝嫣,喝道:“你疯了!”
    曼姝嫣见他眉峰如刀、双眼如炬,吓得心上一颤,止不住往后退一步,不敢再说话,只见他向自己沉沉迈步而来,周身散发出丝丝寒气。
    她吓一跳,转身拔腿就跑,谁知手腕一紧,整个身子一旋,“啪”的一声脸上就被重重甩个耳光,身子站不稳,向后重重跌倒在地。
    她伸手抚上脸颊,眼中珠泪已然滚落,只觉右半边脸上麻痛难忍,随后头顶响起他暴喝声:“你身为堂堂皇太子妃,居然动手打人,我看我平时对你是太疏于管教,你竟已变得这般无法无天,真当这里是你的相府吗?你最大?都可以为所欲为,嚣张跋扈?”
    曼姝嫣怒眼瞪视他,心中委屈如滔滔江水涌之不竭,忽然凄凉一笑:“你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请收藏本站,或,浏,览,器,搜,索:哇,叽,文,学,,新手机端p.yfwaji.com,请重新收藏,努力为你分享更多更好的小说】

设置

字体样式
字体大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