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穿:能不能当我没来过: 偏执醋包总裁攻x落魄小少爷受 14

您现在阅读的是哇叽文学www.yfwaji.com提供的《快穿:能不能当我没来过》 偏执醋包总裁攻x落魄小少爷受 14(第1/1页)

    那个时候,顾氏夫妇车祸双双去世,顾衍彻底颓废沉迷花天酒地,很快,顾氏破产,昔日风光的顾家小少爷一朝从云端跌落。
    暮迟盯着怀里熟睡的青年,眼中闪过复杂的神色。
    被身边的朋友冷嘲热讽,形单影只,孤立无援……当时的顾衍,应该非常需要他吧。
    所以才顾不上任何脸面,大庭广众之下追着求包-养,笑嘻嘻的说“以前你不让我养,现在轮到我落魄,你养养我呗”。
    鬼使神差的,他答应了,即使后面发生的事情完全失控。
    但他仍旧庆幸,当年的他答应了顾衍这荒唐的要求。
    ……
    公司的机密被人盗取,总裁电脑也被篡改了信息,公司上下人心惶惶。
    察觉到电脑被人动过手脚,暮迟调出监控,画面显示最近一次接触他电脑,并且拿出U盘的人只有顾衍。
    的确是最有嫌疑的人。
    如果被盗走的只有这所公司的机密还好,难办的是,他那电脑上还有小部分暮氏产业的经营信息。
    如果落到竞争对手的手里,损失将难以预估。
    华晓是在事发第三天被暮迟请过来,堵上华资集团太子爷的名声,发誓要把窃取者逮出来送进监狱。
    一开始,华晓笃定地认为盗窃之人就是顾衍,但在暮迟的坚持下,他一遍又一遍地观看监控,终于被他查出一丝异样。
    “等等,这里……”认真起来的华晓没有了平日里的傻气,他戴着一副银框眼镜,神情严肃地指向某处,“画面好像静止了。”
    四倍加速下,正常太阳光照射进来,会有移动的痕迹。
    但暮迟办公室的光线却一点动静都没有,就连墙上的时钟,都停止了转动。
    很明显,监控也被人动过手脚。
    暮迟狠狠压低了眉头,他捏了捏太阳穴,忍着怒火道:“查,那天出入这栋大楼的所有监控。”
    正要继续吩咐下去,一通电话打了进来。
    看到来电显示,是他安插在顾衍身边的一位保镖来电,神色缓了缓,他接通了电话。
    “什么事?”
    不知道对方说了什么,暮迟神色慌张地挂断通话,再翻开手机通讯录拨打了顾衍的号码过去。
    一阵忙音。
    反复数次,手机里的声音一直提醒他——对方关机。
    “砰”一声,暮迟一拳重重砸到桌子上。
    巨大的声响回荡在监控室内,仔细看去,桌面似乎凹进去了一块。
    “一群废物!”
    一旁的工作人员被自家boss的气场吓得瑟瑟发抖,连华晓都被这阵仗骇到。
    暮总发飙的样子好可怕!
    一片寂静中,华晓壮着胆子开口:“暮迟,怎,怎么了?”
    男人的手背上青筋暴起,他抬起头来,露出因为充-血而猩红的眸子。
    “顾衍失踪了。”暮迟沙哑着声音,他强行让自己冷静下来,然而赤红的双眼和惨白的脸色出卖了他的内心。
    手机关机,小区监控上突然消失,仿佛人间蒸发。
    如同三年前一样……
    青年浑身浴血的一幕再次呈现在他眼前,三年来被欺骗和抛弃的恨意同样充斥着他的大脑。
    暮迟手指微微颤抖,整个思绪乱成一团。
    看着眼前这狂躁得像一头野兽的男人,华晓叹了口气,心里酸的一匹。
    “你别急,他身上有什么定位装置吗?我帮你搜索一下。”
    听到这话,仿佛抓住了一根救命稻草般,暮迟慎重地看向华晓:“拜托了。”
    顾衍被绑架了。
    当时他正在小区花园里闲逛,到了一个拐角,突然冲出来一行人将他围住。
    拐角恰好又是保镖们的视线死角,根本看不到这边发生了什么。
    以为对方要跟他打架,顾衍兴奋地磨拳擦脚,就在他假装被人擒住的时候,一根针管从后面扎入他脖子里。
    很快,他便没了意识。
    大意了,这群人不讲武德。
    朦胧间,他听到了系统叮叮咚咚播报暮迟黑化值的声音,但他实在是太困,根本听不清晰。
    醒来的时候,顾衍在一辆车里,左右坐着两个彪形大汉。
    他靠在其中一人的肩上,将头抬起来的时候,看到对方肩膀处淌着晶莹剔透的液体,连着他的唇角,还拔丝了。
    顾衍沉默了,这一定不是他的口水。
    察觉到顾衍的视线,那位壮汉带着煞气瞪了他一眼,然后抽出一张餐巾纸,脸色奇臭无比地擦拭着肩膀。
    顾衍:“……”露出一个尴尬而不失礼貌的围笑。
    “你倒是醒得快。”前方传来一道慵懒的声音。
    循声望去,这人的侧面有点眼熟。
    “秦总?”顾衍盲猜是秦宇的老爸,毕竟一周目的时候秦宇对他也干过这事。
    陆友晟:“……”
    陆友晟转过头来,露出那张妖艳的脸庞:“我看上去有那么老?”
    “人模狗样”四个字出现在脑海中,顾衍瞬间对上了号。
    原来是反派大人啊!
    “说实话,跟暮迟比起来,你是挺老的。”顾衍实话实说。
    这位资料上写的三十多岁,都奔四了,而他们家总裁才二十来岁,正直花样年华好嘛。
    陆友晟眯起了双眼,他侧着头认真打量起顾衍。
    青年神色淡然,姿态闲适,脸上不见任何害怕和惊恐,仿佛被绑架的人并不是他。
    “你就不怕?”陆友晟好奇地问。
    顾衍嘴角微微上扬:“怕?我怎么觉得感到害怕的应该是你们。”
    陆友晟笑了,宛如地狱里盛开的曼陀罗,妖冶又危险。
    “我的手下告诉我,他从暮迟那儿拷来的资料里,发现了一个有趣的程序。”男人的声音不轻不重,却准确地落入车里每一个人耳中。
    “那道程序让他的电脑彻底崩盘,就连拷来的资料,都没办法打开。”
    “顾衍啊顾衍,你可真是让我意外。”
    说着,陆友晟不禁鼓起掌来,“这样的人才,怎么甘愿当别人的胯下玩物呢?”
    顾衍扬了扬眉,翘起二郎腿,顺便将两边的壮汉挤了挤,给自己腾出了更多的空间。
    “陆总在说什么,我怎么听不明白。”
    

【请收藏本站,或,浏,览,器,搜,索:哇,叽,文,学,,新手机端p.yfwaji.com,请重新收藏,努力为你分享更多更好的小说】

设置

字体样式
字体大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