恶毒男配今天也在绝地求生(穿书): 2、第 2 章

您现在阅读的是哇叽文学www.yfwaji.com提供的《恶毒男配今天也在绝地求生(穿书)》 2、第 2 章(第1/2页)

    这一切太过巧合,让余玺的心底产生了几分不详的预感,不过此时的他却来不及思考这些。
    余玺看向裴景池,心底还抱有最后一丝微弱期待:“如果我说我不是故意的,你信吗?”
    而几个狐朋狗友则哈哈大笑起来,像是在回答余玺的问题:“我懂,余少是在以另外一种方式请他喝酒,是他不识抬举。”
    余玺:“......”
    他倍感凄凉,都怪原主欺负裴景池的形象太过深入人心,以至于他现在无论说什么都像是在阴阳怪气。
    没、没事,裴景池还没有说话呢,说不定对方已经感受到他那颗笨拙想要靠近对方的心!
    余玺下意识地看向裴景池,酒液顺着裴景池的脸颊滴滴答答的滑落,而对方垂下了眼眸,让人看不清他此时的神色,像是在用沉默抵抗余玺的提问。
    被打湿的白衬衫紧贴着他的身体,隐约可见被肌肉均匀覆盖的修长漂亮的身躯,八块腹肌排列整齐,清瘦结实。
    而从始至终,裴景池都挺直脊背,像是挺拔的松树。
    ........果然裴景池也没有相信。
    余玺看着裴景池的身体,默默在心里吞咽了一口口水。
    当然,虽然他在原世界性取向就为男,但是也并不是色令智昏,为对方美色所动心,而是在为自己要挨打的可能性呜呼哀哉。
    毕竟主角受曾经为了赚学费打过各种各样的工,其中也包括工地搬砖等体力活。以原主娇养出的小身板,余玺觉得要不是对方顾及着原主身后的豪门,早就一个打他十个。
    想到原剧情中的那顿打,他上前一步,想要最后努力一下,找个东西给主角受擦一擦身上的红酒赔罪,但是找遍全身愣是没能找到纸巾。
    反倒是裴景池在察觉到余玺的靠近之后,身体瞬间紧绷,垂在身侧的手也猛地收紧,像是紧绷着随时要反击的猎豹。
    在这些天,裴景池已经知道了余玺掩藏在精致皮囊下的蛇蝎心肠。他看着面前沉默不语却一直摸着衣服像是在找什么的余玺,思索着对方是不是又准备好了什么折辱他的新花样。
    裴景池的耳边还一直响起那些嘈杂地声音,夹杂着几分隐秘的妒忌:“余少都给你机会让你表演了,你还不珍惜,是不是不给余少面子?”
    “要不是余少,你连摸钢琴的机会都没有......”
    裴景池垂下眼眸,遮住了眼底的阴翳。他知道这些都是余玺身边的小弟,也没少跟在余玺身边为虎作伥。
    而且这些人刚才还攻击他母亲留下来的钢琴.....
    曾经余玺欺辱他的一幕幕涌上心头,裴景池的拳头也攥得更紧,终于忍无可忍想要动手。
    他看着面前好无所觉的余玺,唇角勾起一抹嘲讽的笑容。
    谁知余玺却突然出声:“让他弹钢琴?难道是要让他抢我的风头吗?”
    余玺也将这些话听了进去,他明白自己就算正常说话也会被这些人曲解,还不如反其道而行。
    他的话一出,几个纨绔子弟瞬间安静了下来,彼此对视一眼,不知道余玺葫芦里又在卖什么药。
    余玺看着面前神色阴沉的裴景池,佯装镇定的模仿着原主不耐烦地语气:“他这种人,也就只配摸一下钢琴。”
    让主角受给他弹琴是万万不可能的,那是在挨打的边际兴风作浪。但是他可以让主角受摸一摸钢琴,毕竟原书中主角受最大的遗憾就是都没来得及摸一摸母亲曾经弹过的钢琴。
    那几个纨绔子弟并没有再起哄,而是目露犹疑地看着面前的余玺。毕竟余玺虽然豪门出身,但是平日里表现得游手好闲,因此他们对余玺弹钢琴这件事情并不抱什么期待,思索着这次对方只怕不是出风头,而是出丑。
    余玺并没有理会那几个人此时露出的神色,转头看向裴景池,带着几分命令的口吻:“你先去换件衣服。”
    裴景池看着余玺的目光瞬间警惕,并不相信对方会突然这么好心,站在那里并没有动。
    余玺带着几分挑剔的目光很快便落在了他身上,只是他说出的话却让裴景池的眼底划过了几分讶异:“你这身衣服还在滴水,要是弄脏了钢琴怎么办?”
    余玺的话音落下之后,没等裴景池回答,便自顾自将一直看着这边的一个侍从叫了过来,让他带着裴景池先下去换衣服。
    裴景池和这些人的冲突早就吸引了不少目光,虽然也有些人对裴景池抱着同情的心思,只是他们认出裴景池身上的衣服是宴会的侍从制服,而另一边为首的又是陆家继承人的未婚夫,所以并没有上前帮忙的打算,只是在一旁看热闹。
    现在余玺出声叫人,那个被叫住的侍从面如菜色的走了过来,还以为自己是下一个目标,没想到余玺只是叫他带裴景池去换衣服。
    听到余玺的话,裴景池抬起了头,径直看向了不远处的钢琴,也并没有再动手的意思。
    裴景池还以为余玺说让自己摸钢琴只是随口一说,没想到看样子对方竟然真的是这么想的。
    虽然他知道余玺的意思是想要羞辱他,但是这对裴景池来说确实是一件好事情。毕竟自从这架钢琴被变卖,他就再没有机会触碰,而余玺的这话无疑是给他提供了机会。
    而裴景池也暂且放弃了和对方动手的想法,他现在满心满眼都只想先碰一下母亲留下来的钢琴,哪怕只是摸一下也是好的。
    余玺看着裴景池松开的拳头,悄悄在心里松了一口气。
    很好,看来他已经逃过了一顿毒打。
    裴景池平静地说了句“我自己就可以”,便直接转身离开,而那个侍从也在和余玺说了一声之后,连忙转身跟上了对方。
    看着裴景池和那个侍从走远,纨绔们又招呼余玺过来喝酒。
    因为上辈子身体不好,所以余玺并不喜欢喝酒,因此找了个借口推辞,而后看着这几个人喝酒。
    其中一个人忽然出声说道:“余少,裴景池太嚣张了,竟然就这么离开了。”
    他们厌恶裴景池明明家世不如自己,被欺负了也仍旧挺直脊梁的模样,因此想要在余玺面前煽风点火。
    余玺:???
    那人妄图挑起余玺的怒火:“连句再见都不说,我替您教训他一顿。”
    余玺倒觉得主角受的反应挺正常,毕竟主角受就算说他也不敢接,
    余玺听到纨绔要对主角受动手,瞬间紧张起来,生怕对方在自己不知道的地方给他拉来仇恨:“我最讨厌别人知会我他要走了,难道我不会用眼睛看吗?”
    刚才出声的纨绔脸上立即流露出了尴尬和惊讶的神色,但是很快又觉得这很符合余玺没事找茬的性格,只得讪讪一笑:“余少说的是。”
    余玺瞥了他一眼:“我第二讨厌对我指手画脚的人。”
    虽然余玺没有指名道姓,但那个纨绔还是连忙做了个给嘴巴上拉链的动作,后悔自己刚才的多嘴。
    那些纨绔将一切尽收眼底,谁也没敢再主动和余玺搭话,毕竟现在的余玺今时不同往日,傍上了陆家,身份已然要比他们高,反倒给余玺留下了一个思考的安静环境。
    事情进展的如此顺利,也让余玺脑海里的那个猜测愈发成型——有一股无形的力量意识到了他的反常,在努力推动他向原剧情靠拢,所以才会出现原本属于原主的台词就算没有被余玺说出口,也被身边的纨绔子弟们说出,而这最终也都导向了裴景池记恨他的结果。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A请收藏本站,或,浏,览,器,搜,索:哇,叽,文,学,,新手机端p.yfwaji.com,请重新收藏,努力为你分享更多更好的小说A

设置

字体样式
字体大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