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量空处拟人后和大爷He了[咒回]: 5、学习做人类的第五天

您现在阅读的是哇叽文学www.yfwaji.com提供的《无量空处拟人后和大爷He了[咒回]》 5、学习做人类的第五天(第1/1页)

    面条和汤汁喷溅在脸上,顺着脸颊,滑落到桌面上。
    虎杖悠仁懵逼了。
    无量空处呛得不断咳嗽,眼眶通红,拿起桌面上的橙汁,一口干完,杯子重重砸落在桌面上,惊得粉发少年跳起来。
    “咳咳咳……你刚刚说什么?”
    无量空处双眼睁得贼大,似乎怀疑自己到底有没有听错,不然她怎么听见那个契约者想爬到她头上,做她的爸爸!
    虎杖悠仁抹去脸上的面条,再拿下一条青菜,深吸一口气,重复道:“……五条老师是你的爸爸吗?”
    “…………”
    空气瞬间安静下来。
    啪嗒!
    筷子蓦然掐断。
    虎杖悠仁大惊。
    无量空处淡定地扔进垃圾桶里,重新拿出一对新筷子。
    “你觉得我们长得像吗?”
    接着,她随手把附近的纸巾拿过来,递给这位善良的粉发少年,忍住想要吐槽的冲动,耐着性子和他聊天。
    “挺像的。”
    虎杖悠仁结果纸巾,擦拭着脸,认真思考这个问题。
    “你和五条老师的外貌,有五六分相似。”
    而且发色和眸色都差不多一模一样,很容易便让人误会他们的关系,虽然二年级的学长学姐们,都不相信会有人给五条悟生孩子。
    无量空处低头扒了几口面,咽下后,慢悠悠道:“那是因为他长得像我,不是我长得像他——”
    这两者可是有着很大的差别。
    虎杖悠仁略微睁大眼,他总觉得接下来自己会听到不得了的秘密。
    “我是他的姑奶奶——无量空处!”无量空处一口喝完味噌汤,放下筷子,以及一干二净的大碗,朝虎杖悠仁笑得格外灿烂。
    “我允许你喊我无量小公主!”
    虎杖悠仁额头滴下汗珠:“…………”
    “那个……你要吃巧克力吗?”虎杖悠仁巧妙地转移开话题,本以为眼前的小女孩会很棘手,结果没想到她在听见巧克力时,立刻猛点头。
    瞧着还挺可爱的。
    虎杖悠仁将刚买来,还没打开的巧克力递给她。
    “你叫什么呀?”无量空处惊喜地接过巧克力,掰开了一小片,递给虎杖悠仁,抱住大片的巧克力,喜滋滋地咬了一口。
    “虎杖悠仁。”
    虎杖悠仁也不生气,直接拿起那小片的巧克力,扔进嘴里。
    “呜咽~你们人类的食物真好吃!”
    无量空处吃得很满足,吃完巧克力后,又喝了一大口果汁,拍了拍小肚子,蓦然站起身:“我吃饱了!有力气干活了!”
    往常的干活——找刀殿或是领域殿的人打架。
    不过今时不同往日,她再也不能随意找人打架了,那只能去找其他散落在各处的领域了。
    “我要走了……啊对了!”
    无量空处走出一步后,忽然又转头看向粉发少年,食指轻点在下巴上,若有所思道:“你身上有种熟悉的味道呐——”
    “诶诶诶?”虎杖悠仁惊讶的瞪大眼。
    味道?
    他身上会有什么气味吗?
    “不过,闻起来有点让人讨厌,你是不是许久没洗澡了?”
    两面宿傩:“…………”
    虎杖悠仁懵逼。
    *
    东京,中央区——银座
    身穿黑色背带短裤,搭配白色衬衫的黑发帅气小男孩,趴在玻璃窗上,眼巴巴地看着展览柜里那套童装。
    这套套装好酷!
    穿在他身上肯定很好看!
    小男孩左右张望一圈后,终于忍不住推开了服装店大门。
    店内的店员一眼便注意到这位粉嫩可爱的小男孩,立刻走上前,蹲在他身前,温柔询问道:“小弟弟,请问有什么事需要姐姐帮忙吗?”
    “我要展览柜的那套童装。”小男孩绷着脸部表情,微微扬起小下巴,语气冷淡,又酷又拽,看得店员忍不住想把他抱在怀里使劲rua!
    幸好,店员忍住了这股冲动,笑着道:“你的长辈呢?”
    “长辈?没人可以做我的长辈。”
    小男孩愣怔了下,然后,不耐烦地催促道:“你快去把那件童装包装起来,我要了。”
    “那小弟弟你有钱吗?这套童装差不多三万日元——”店员不舍得伤害小男孩,却不得不这样做。
    “三万日元?”
    小男孩、哦不对,应该是嵌合暗翳庭懵逼了。
    他没钱。
    钱都在无量空处那边了。
    他现在就是个穷逼的小男孩。
    不!他还有契约者!
    嵌合暗翳庭忽然想起了契约者的存在,和店员说了声后,立刻跑出服装店,找了个没人的角落,专注地通过契约感应着他的另一位契约者——伏黑惠。
    没过多久,嵌合暗翳庭重新回到服装店,拉扯着店员的衣物,道:“我写下爸爸的名字,让爸爸过来付款,衣服我先拿走。”
    店员愣怔住,连忙说不可以,要联络到他的父亲才行。
    “那你去打电话,让我爸爸过来吧!”
    店员点点头:“你爸爸的联络方式是什么?”
    嵌合暗翳庭怔住:“……我不知道呀。”他怎么可能会知道契约者的联络方式,最多只能感应到他的所在地。
    店员:“…………”
    她懂了!
    这是一位走失儿童!
    店员果断把走失儿童送到了附近的派出所,路上还不忘买了雪糕和果汁哄他。
    在把小男孩交给警员后,店员立刻松了口气。
    派出所里,警员抬头看向坐在椅子上,摇晃着小短脚的小男孩,露出一抹善意的笑:“小弟弟,你的爸爸叫什么名字?”
    “伏黑惠。”
    嵌合暗翳庭顾着吃冰淇淋,没认真思考过对方的问题,随意地扔出一个名字。
    “你知道自家地址吗?”
    “不知道。”嵌合暗翳庭摇摇头,抬起头,露出那双深蓝眼眸看向他,撇了撇嘴,冷淡道:“不过我知道大概方向!”
    没办法之下,警员只好找出一张东京地图来。
    “来来来,你指给叔叔看。”
    小孩子可能记不住地名,但有些却会对‘字’熟悉,可能透过这些找到他的住家地址。
    耗费了半个小时,警员终于找到了地址。
    不过——
    “咒术高专——?”
    无论是不是,总得先打通电话过去。
    在拔打了两次通话后,警员终于找到一位唤做‘伏黑惠’的青年了,不等对方开口,直接道:“伏黑先生,您的儿子目前在中央区银座XX派出所,请您立刻过来接他。”
    伏黑惠:“…………”
    在确定这不是一通恶作剧电话后
    伏黑惠木着脸道:“我今年15岁。”

A请收藏本站,或,浏,览,器,搜,索:哇,叽,文,学,,新手机端p.yfwaji.com,请重新收藏,努力为你分享更多更好的小说A

设置

字体样式
字体大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