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迫成为他们的老师后: 21、021

您现在阅读的是哇叽文学www.yfwaji.com提供的《被迫成为他们的老师后》 21、021(第1/3页)

    在20世纪,日本岛内的咒术界和异能力相关的领域都处于发展极为短板的领域,或是人才不足,或是本身不堪一击。

    咒术界,也仅仅是因为五条悟的降生才改变了这个现状。

    而异能力者的发展倒是比咒术界好很多。

    毕竟掌管着日本的财政命脉的那人,就是第二王权者的出身。

    而此时,众人看向天上的那把剑,不知是震撼还是胆怯,没有一个人说话。

    王权者才拥有的达摩克利斯之剑,还是银色的。

    就算再怎么歌功颂德咒术界,咒术师们也知道日本不完全由他们管辖,还有那七位掌管异能力的王权者。

    王权者的力量甚至在某一领域比他们还要强大,而且与政/府挂钩。

    在他们在祈求与政府合作之时,王权者却是政/府本身。

    而在七位王权者当中,只有一个人的剑才是银色的。

    那人和当前掌管着日本的黄金之王解锁了德累斯顿石板的奥秘,是王权者中的起源之王。

    众王的历史从他开始书写。

    而他却半个多世纪没有露面过。没有人知道他的长相,也没有人知道他的名字。

    唯一得知的便是,他是来自德国的科学家。

    而面前这个一直被咒术师们所嘲讽和讨厌的普通人是什么身份,也就不言而喻了.直到这一刻,这群人才知道自己犯了什么忌讳。

    五条悟看着天空中的那把剑,没有说话。

    “没想到您还有这个身份啊?”羂索抬头眯眼看了眼天空中的那把剑,看向威兹曼,满眼兴味,“所以我该怎么称呼您呢,白银之王?或者说,第一王权者?”

    他在自己领域展开的瞬间,便感觉到了一个类似于防护罩的存在将他弹开了。

    倒是没想到自己居然惹到了这个麻烦。

    听到别人口中颇为陌生的称呼,威兹曼耸了耸肩,“叫什么都随意,当然我还是比较喜欢威兹曼这个称呼。”

    青年还是如同寻常的模样,但是却让人感觉到了气质的实质性变化,那是来自起源之王的压力。

    “所以,您怎么突然有心思到日本来了?”羂索不怀好意的看着面前这人。

    谁能想到五条悟的老师的居然是白银之王,或者说,谁能想到消失了这么久的白银之王居然沦落到给五条悟来当老师了。

    他可看到那位五条家主惊讶的嘴脸了,怕是一会儿得带领咒术师们赔罪吧。

    这次倒是自己失算了。

    没解决咒术界的事情就算了,还惹了第一王权者。

    “我来看故人,没想到正好收到了来自五条家的邀请函了。”威兹曼说道,转头看了眼站在原地的五条悟。

    少年看起来很不开心的看着自己。

    威兹曼皱了皱眉,是生气了吗。

    不过这个时候,他可不能放宫野千晃离开,他看向羂索,“倒是没想到遇到了一个你这样的好朋友,让我涨了见识。”

    “所以,你要杀了我吗?”羂索脸上的笑容慢慢消失,面前的这群咒术师,除了五条悟外,倒是好解决。但是如果白银之王站在他们那里,可就难说了。“您可不要忘记他们是怎么对您的,让我想想,刚刚说您是我派来的间谍对吧?”

    说着羂索看向那两位受伤后的咒术师,“是你们说的吧,我还记得。”

    两位咒术师一时语塞,他们可没想到,这个人会是起源之王啊。

    主要是,谁会想到这位王会这么亲民,直接会来当悟少爷的老师。

    “还有之前对您那么冷淡,恨不得您滚出咒术界的样子,您都忘了吗?”羂索挑眉道,“明明您那么期待又喜欢咒术,他们却这样对待您。”

    不得不说,羂索在人世间晃荡了这么多年,确实猜得中人心。

    特别是这群御三家咒术师的心思。

    他们可没有忘记自己是怎么对待威兹曼的。

    冷漠、讨厌、嫉妒。

    甚至连五条家主的额头上也忍不住冒起了冷汗,如果威兹曼真的打算和宫野千晃站在一起对付咒术界的话,那他们就真的走上末路了。

    这么想着,他却看向站在前面的五条悟。

    少年从刚刚达摩克里斯之剑出来后一直没有说话,想到这里,他有些不满。

    平时的时候找老师找的这么急,怎么这时候一句话也说不出来了。

    “羂索,这些话对我来说可是没用的。”威兹曼摆了摆手,示意羂索不必再多说,“我对咒术界并没有丝毫的兴趣,来御三家也是因为悟。不过我现在对你也很感兴趣,主要是你背后的目的。你,在等待什么吗?”

    他敛起眸子看着面前的男人,只见自己说完后,羂索的脸色突然阴沉,却又瞬间恢复了平静。

    “所以,你是什么时候看穿我的?”羂索问道,却又觉得有趣的看向五条悟,“五条悟也不知道吗?”

    威兹曼瞬间感觉到了黏在身后的那道目光,看来一会儿可有的和悟解释的了。

    不过现在先换个地方说事情吧。

    “羂索,我有事情要问你。先回答我的问题,我们再自行了断。”威兹曼看向羂索。

    众人只见宫野千晃瞬间被套进了一个银色的保护罩里,悬浮在了空中。

    “好了,让我们找个地方好好的谈谈吧。”不同于刚刚释放出来巨大的威压,青年又恢复了之前羂索在五条家见到的模样,一脸轻松的笑意。

    他低头看向站在地上的那群咒术师,却特意的忽略了五条悟的目光,“羂索我就先带走解决了,剩下的若是有时间再和各位详谈。”

    “老师,我也要去。”五条悟盯着悬空在天上的青年说道。

    他不管什么白银之王,还是第一王权者。

    那个人只是他的老师罢了。

    那么他就不能看着老师和宫野千晃离开。

    “悟,不得胡闹。威兹曼老师可以处理的。”五条家主皱眉道。

    “好吧。”威兹曼叹了口气,这小孩算是抓准了自己的性格了,知道无论是什么,自己都不会拒绝的。

    “五条家主,悟我就先借走了。一会儿就还回来。”

    众人只见三道银色的光迅速向森林处飞去。

    “家主,我们是否要追?”一位咒术师上前谨慎问道,“万一那位王和悟少爷出了什么事,怎么办?”

    “在这里待着吧。”五条家主挥了挥手,叹了口气,“既然那位王说会保护悟,那就一定会的。”

    这都什么事啊。

    想到自己之前逼着这位白银之王和五条悟立下束缚的样子,他只感觉冷汗直冒。

    自己居然都算计到第一王权者的身上了。

    不过能让五条悟获得一份来自起源之王的庇护,也死而无憾了。

    这么想着,五条家主倒是越来越对五条家的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A请收藏本站,或,浏,览,器,搜,索:哇,叽,文,学,,新手机端p.yfwaji.com,请重新收藏,努力为你分享更多更好的小说A

设置

字体样式
字体大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