撩完失忆宿敌记得快跑[穿书]: 2、第二章

您现在阅读的是哇叽文学www.yfwaji.com提供的《撩完失忆宿敌记得快跑[穿书]》 2、第二章(第1/2页)

    少年望着面前清冷矜贵的男人,没来由的忽然心口一跳。
    他怔怔同对方对视了好久,才想起自己此时尴尬的境地,目光一躲,轻声说:“你好,我叫贺昱。”
    谢离盯着这张和记忆里一模一样的脸,冷笑不已:“我当然知道你是贺昱。”
    赵管家低眉顺眼,不听不问,把人送到后就转身离开了。
    夜色已深,门合上,光线复又暗下去。外面还在淅淅沥沥地下着雨,在窗上流淌出道道痕迹。
    贺昱望着朝自己走来的男人,有些茫然。
    从被赶出家门到现在已经有三五天,这些日里,贺家所有亲眷仿佛集体消失,无一人过问自己的死活,任由他被丢在贺家的门房里自生自灭。
    直到今早,赵管家找上门来。
    谢离走近了,眯眼看了贺昱半晌,俯在他耳边低声嘲讽:“怎么,又想装不认识?”
    贺昱愣怔地抬起头,昏暗中,对方的发梢于是扫过他的耳垂,有些发痒,他迅速侧过脸去,蜷了下指尖。
    面前的男人却已经直起身,漫不经心地望着自己。
    谢家的大少爷谢离,贺昱当然也听说过这人的名字,虽然后面跟的都是些不好听的名声。
    他迟疑片刻,才轻声说:“我知道你。”
    谢离一挑眉:“嗯?”
    “之前在母亲生日宴的时候,我见过你的。”贺昱微微抿了下唇,望过来的目光清澈,毫无攻击性,“谢离哥哥。”
    谢离满心的杀身之仇被这一声“哥哥”叫得笑意一止。
    他突然意识到了什么,慢吞吞地眯起眼来,盯住面前的少年。
    这才发现好像确实有什么不同。
    同样偏狭长的眉眼,瞳色暗且深,眼尾上折的弧度凌利,可其中却没了常年蕴着的冷漠自矜,目光干干净净,欲言又止间又有些紧张。
    完全没有之前一剑穿心时的决绝。
    两人曾针锋相对了十多年,谢离一早就发觉,这位天道之子其实并非像人们口中那样正直清朗,反而睚眦必报,论起心狠手辣比之自己也不遑多让。
    怎么可能会是现在这一幅乖乖的模样。
    谢离心中逐渐有了定论,嘴角掀起弧度:“开雨剑?”
    “……松雪扇?”
    “……断月萧?”
    ……
    一连说了几个天灵武器,对方却毫无反应,只微微蹙起眉,茫然地看着自己。
    谢离的目光沉下去,忽然笑了声,移开视线,意味深长地说了句:“真是可惜。”
    他转身又坐回了沙发上,端起酒杯,漫不经心地打量起眼前的少年。
    书中的贺昱也是含着金汤匙长大,得传于他那位科学家出身的母亲,小贺昱从小就痴迷于各种精密计算,年仅十六岁就因自主研发出某高端机器产品被特招进入了A大物理专业,性格清冷,一心科研不闻世事。
    也是因此,沈白白才对这样一个不受自己玛丽苏光环影响的少年心生征服欲,暗恋多年,以至于在贺昱母亲去世、被赶出家门之后还要努力感化他。
    谢离本以为,既然自己都能因为同名同姓穿书,那贺昱应该也是穿来的,可看情况似乎并非如此。
    ……又或许是,他的记忆还没有彻底恢复。
    想破了这一点,谢离顿时眯起眼来,心生恶劣:很好,这可是你自己送上门来的。
    少年似乎有些紧张,稍微避开了他直白的视线,抿起嘴角,望向一侧的花盆。
    【看着这位曾被A市世家家主争相夸赞的少年,谢离满眼阴毒,冷笑着晃起酒杯:“站在这里干什么,滚去睡你的狗窝!”】
    “贺昱。”年轻的男人忽然低声叫着自己的名字,矜贵优雅。
    贺昱于是抬起眼,目光动了动,轻声“嗯”了一声。
    谢离笑起来,目光近乎温柔地看着他,重复起原著中的台词:“站在这里干什么,滚去睡你的狗窝。”
    面前的少年脸色瞬间变得苍白。
    他愣怔地看着谢离,心生屈辱,喉间动了动,却没能说出一句话来。
    谢离喝着酒,好整以暇地欣赏他的表情,被一剑捅透了心口的憋屈似乎消散了些。
    年轻的男人坐在宽阔书桌前,暖黄色的灯光将他的眉眼映得模糊,笑意却晃进了眼底,漾出恶劣的坏意来。
    他品了一口酒,挑眉,又多喝了一口。
    “少爷。”
    赵管家毕恭毕敬地问道:“您有什么吩咐?”
    谢离示意面前紧抿着唇的少年,声音散漫:“安德烈的狗窝旁边不是还有个房间吗,给他住过去。”
    安德烈是谢离随手养的一只德牧,从来都是往狗窝里一扔从来不管不问,全靠别墅里的佣人在照顾着。
    赵管家倒吸了口气,也不敢不听话:“好的。”
    他回过头,看向身后的贺昱,干巴巴的:“贺少……贺昱,跟我来吧。”
    贺昱垂着眼,用尽全身理智,才忍住了没有转身离开。
    母亲去世,父亲新婚,全A市没有人冒着得罪贺家新夫人的风险去收留一个毫无用处的自己。如果真的再找不到地方住,恐怕真的要流落街头。
    贺昱原本以为谢离是个好心人,却没想到,对方却比那些对自己置之不理的亲人更加恶劣。
    他眼睫微颤,最后看一眼灯光下的男人,拎起自己少得可怜的行李,转身跟着赵管家一起离开了。
    门一关,谢离就敛起了笑意。
    他慢吞吞地喝着酒,想了半天还是没想明白贺昱到底是怎么回事之后,干脆也懒得再想。
    反正这辈子自己只准备随心所欲云游四方,管他什么剧情主受白月光,通通丢一边不管不顾就好。
    直到第二天早上。
    “少爷,您忘了吗?之前您不小心冲撞了孟总,谢老爷子说您该磨一磨性格,于是把您手里的银行卡全冻结了啊……”
    赵管家小心翼翼地说完,才敢觑一眼面前男人的表情,却好像在他眼底看到了淡淡的青黑色。
    谢离拎着行李箱,气不打一处来。
    昨晚好不容易熬夜学会怎样用互联网银行卡飞机定旅馆,今早都准备出去潇洒快活了却被告知钱没了,这算什么东西!
    他咬咬牙,问:“什么时候能够解冻?”
    赵管家额一声:“之前您和老爷子放话说,等下个月AKW书画大赛能拿到前十名,就把银行卡都还给您。”
    谢离拧起眉。
    他还记得这个剧情,原著中,“谢离”和沈白白都匿名参加了这场比赛,结果显而易见,“谢离”一个不学无术的废物少爷,参加这种国家级的绘画大赛只有送人头的份。
    “谢离”当然想到了这一点,于是干脆走了歪路,不仅盯上了沈白白匿名下的作品,更准备派人强取豪夺,结果自然是被沈白白的大佬配角攻们发觉,报复了个够呛。
    也就是从那个时候起,“谢离”终于身败名裂,被家族所放弃,谢家的资产更是全部都继承给了表弟谢翔,“谢离”从此走上了自暴自弃吃喝嫖赌的道路。
    见他走神,赵管家也不敢多说,老老实实地站在一边。
    谢离想清楚了前因后果,有些不耐地啧一声,把行李箱丢给赵管家,扭头瞥一眼外面漂亮的草坪,皱眉:“安德烈呢?”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A请收藏本站,或,浏,览,器,搜,索:哇,叽,文,学,,新手机端p.yfwaji.com,请重新收藏,努力为你分享更多更好的小说A

设置

字体样式
字体大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