怪朕自以为攻: 和你会

您现在阅读的是哇叽文学www.yfwaji.com提供的《怪朕自以为攻》 和你会(第1/11页)

    当夜,府衙便派了人去别苑,说有贵客到访,让刘刺史带着刘离和李越次日一早回漓州城。

    于是一大早几人便收拾妥当又赶回了漓州城。

    李越一路上都在想,到底是什么样的贵客竟然需要惊动他这个皇帝,到了府衙之后他才恍然大悟,来人是当朝六王爷——李越的六皇叔。

    恐怕满朝之中,能让他赶来迎接的除了杨先生也就是这位六皇叔了。

    “六叔,你怎么来了?”李越见了人便匆忙迎了上去,许是太久未见,竟有些激动。

    六王爷笑道:“池州离得近,知道你在这儿,就忍不住来看一眼。两年不见,长大了不少,不错。”说罢他还忍不住拍了拍李越的肩膀。

    六王爷年纪看着尚未到不惑之年,倒是一表人才,只是大概闲散惯了,周身都弥漫着一副闲云野鹤的氛围,单凭外表丝毫看不出是个富贵王爷。

    据说他年轻时与自己的皇帝哥哥闹过一些龃龉,后来迷途知返,兄弟二人和好如初了。是以先帝去世之后,六王爷的地位一直是几个王爷中最高的。

    李越的几个叔叔中,他唯独与这个六王爷最为亲近。

    六王爷远来是客,刘刺史作为家主,张罗了宴席。

    众人酒过三巡,六王爷便聊起了正事。

    “先帝去的早,越儿当时年幼无法理政,于是便将朝中诸事都交给了辅政大臣。如今越儿已经十七了,该到了亲政的年纪了。”六王爷道。

    此话一出,在座的所有人都停下了手里的动作。

    李越更是险些洒了手里的酒,多亏旁边的刘离伸手扶了一下。他知道这一天迟早要来的,可是真的到了这一天,他却有些茫然无措。

    大余的江山交到他的手里,会变成什么样子?

    他会是一个好皇帝吗?他能担起这幅担子吗?

    李越不语,一旁的柳岸便开口道:“六王爷所言极是,依着先帝的遗诏,陛下十五岁便该亲政,可当时越儿生了一场大病,朝中又逢多事之秋,便耽搁到了现在。”

    “杨先生是越儿的恩师,你说的话越儿自然是听的。”六王爷道。

    李越这会儿倒也缓过来了,这一天既然早晚都要来,真来的时候他自然也不会逃避。而且他心知,任何的逃避都没用,该是他的终究他得接着。

    “皇叔和先生,会与朕一道回京吗?”李越问道。

    六王爷闻言看向了柳岸,柳岸却看向了一旁的刘刺史。李越一看柳岸看对方,心里先凉了一截。依着他的判断,这刘刺史向来不喜欢他,自然不肯让先生跟着他回京。

    果然,刘刺史开口道:“陛下既然已经到了该亲政的年纪,凡事想必也该有个章程。当初收你为徒,为了避嫌,我们主动放弃了征北军的军权和北江。如今若是再与你回京,岂不是要将这漓州城也弃了?”

    李越闻言忙开口道:“先生虽未领职,但他依旧是太师之位,他要回京,不需要避任何人的嫌。至于漓州……朕亲政之后,将漓州赐给刘家做封地便是,刘刺史不必担心。”

    刘刺史冷笑:“陛下倒是有魄力,不过我与柳岸不能分开,我在哪儿他就要在哪儿。”

    这就是不想让柳岸掺和的意思了。

    漓州的日子无忧无虑,谁好端端的谁会愿意卷入到京城的烂摊子里?先帝驾崩之后数年,朝中辅政大臣掌权,各部结党争斗,这是人人都知道的事情,李越要亲政,谈何容易。

    若是此事好办,两年前李越便亲政了。

    生病不过是个由头,总不能说皇帝没能力争权吧?

    “此事还可以商量,诸位不必急着下定论。”六王爷出面解围道。

    柳岸沉吟片刻,终究是没说什么。想必他要做任何决定,都必然会先说服刘刺史,况且此事事关重大,他不可能头脑一热就贸然答应。

    李越到底不是真傻,其中的厉害即便他不去深想,也能明白个七八分。毕竟,他这个傀儡皇帝当了不少年头了。

    散席后刘离陪着李越,也不知该怎么安慰他。

    “你要是不亲政该多好啊,虽然没有权利,但是最起码日子可以过得无忧无虑。那些什么劳什子辅政大臣,就算闹得再欢,也不可能坐到龙椅上去。”刘离道。

    李越看着他,问道:“你真这么想?”

    刘离瞬间叹了口气道:“好吧,我不是这么想的,我只是有点心疼你。你这要是准备亲政,回京后就像是羊入了狼窝一样,不知道有多少人等着吃你呢!”

    “哈哈哈,说得好像原来不是群狼环伺一样。”李越道。

    刘离一怔,继而有些心疼。

    这小祖宗平日里傻乎乎,可该精明的地方半点也不含糊。旁人总是担心他吃亏上当,可他一只懵懵懂懂的羊愣是在狼群里活了这么多年。

    要说李越没有点真本事,恐怕没人会信。

    该聪明的时候聪明,该傻的时候傻,这是李越这些年来的生存智慧。他能在危机四伏的环境中让敌人麻痹大意,又能在关键时候出手,且一剑封喉。

    “那接下来你打算怎么办?”刘离问道。

    “走一步看一步吧。”李越道:“其实我也不忍心让先生卷进来,他现在过得日子正是我想过而过不来的,若是因为我让他离开漓州,我还真有些愧疚。”

    刘离叹气道:“我大爹不同意,爹爹若是想去,估计会想法子哄哄他。你放心吧,他们两个不管是谁,都不会当真把你丢回京城不管你的。”

    李越闻言笑了笑,倒是依旧一脸的无忧无虑。

    晌午李越又备马去了驿馆,说不上来为什么,他特别想见赵寻。决定亲政这件事,于他而言是一件顶大的事,他希望能让赵寻知道。

    他想知道赵寻会怎么说,劝他韬光养晦,还是鼓励他与那些豺狼厮杀?

    赵寻得知此事之后,沉默了很长时间。他几乎在短短的瞬间内,就把李越将来的路想了个透彻。

    李越是大余的皇帝,他只有一条路。

    这是毋庸置疑的,其他的选择都是死路。

    “你在犹豫什么?”赵寻开口问道。

    “我在想值得不值得。”李越道。

    李越的皇帝父亲,没有给他做一个很好的榜样,在他的意识中,不知道一个好皇帝是什么样的。如果做不成好皇帝,那亲政不亲政又有什么分别?

    若他不亲政,大余顶多也就这样了,若他亲政,大余可能变得更好,也有可能变得更坏。最大的可能是,即便他亲政了,大余也还是和以前一样。

    可不同之处在于,他将权利拿回来,需要付出很多东西!

    “你身在其位,没有退路。”赵寻道。

    “那我待在原地不动不行吗?”李越道。

    赵寻闻言一怔,继而被气笑了。他望着面前的少年,忽而有一种异样的感觉,仿佛这少年身上某一个不曾被外人察觉的部分,被他发现了。

    这少年看着懵懵懂懂,软弱可欺,可实际上却有着惊人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请收藏本站,或,浏,览,器,搜,索:哇,叽,文,学,,新手机端p.yfwaji.com,请重新收藏,努力为你分享更多更好的小说】

设置

字体样式
字体大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