诱她动心: 10、第 10 章

您现在阅读的是哇叽文学www.yfwaji.com提供的《诱她动心》 10、第 10 章(第1/2页)

    第10章
    难得的晴天过后,又开始下起了雨。
    新一波的寒潮将好不容易回暖的温度又拉回十度以下,对于这座南方小城而言,似乎阴冷潮湿的天气才是冬天里的常态。
    外面的雨牛毛似的,从昨天夜里就没有停过。地上到处都是湿漉漉的一片,路上行人寥寥,偶有车辆掠过,飞溅起阵阵的水花。
    按理来说,这个时候窝在温暖的被窝里才是最舒服的,可是对于躺了快一个星期的梁锦霖而言,这样的生活实在是有些百无聊赖。
    此刻他正躺在床上,身上盖的是一床崭新的棉被,身下也垫着厚实温暖的毛毯,这些都是那天从医院回来的路上父亲给他新买的,从前那床看不出颜色的床单被褥早就被扔到垃圾回收站去了。
    那天去医院拍了片,医生开了点儿药就让他回来休息了,吩咐父亲务必不要让他再走动,睡觉的时候需要把脚抬高,所以他的脚下现在正垫着一个厚厚的枕头。
    自从那天之后,父亲对他的态度似乎和从前不大一样了。虽然还是那张严肃的脸,但至少不再不闻不问任他自生自灭了。
    他和父亲就住在店铺楼上二楼,前后一共两间,前面那间大的是父亲的房间,后面那间小的则是他的。
    白天他一个人呆在自己的房间里,父亲就在楼下的店里,中途的时候会上来看他,到了饭点也会送饭上来,他想上厕所的时候,只要叫一声,父亲就会上楼来。
    他的床头柜上还放着花生牛奶、面包蛋糕等各种各样的小零食,这些也都是父亲给他准备的。
    那是从医院回来的第二天。
    一大早,梁越带着外面寒意的身影就出现在了门口。
    彼时梁锦霖因为膝盖的疼痛一个晚上几乎都没睡着,父亲推门进来的时候他正眯着眼睛刚有点儿睡意。
    梁越先把那一大袋的东西放到儿子睡觉的床头柜上,然后又检查了下他的膝盖,只见上面依然一大片淤青。
    “还疼吗?”
    他问这话的语气并不显温柔,表情也有些僵硬。
    梁锦霖望了望父亲的脸,然后习惯性地摇头。
    梁越看着儿子那双澄澈的眼睛,不大自然地避开了。
    良久才轻轻说了一声。
    “我……那天……下脚太重了。”
    梁锦霖望着父亲的脸,好一会儿才反应过来,父亲这是……主动和他道歉?
    不等他开口,梁越便给他掖了掖被角,还破天荒地摸了摸他那头乱蓬蓬的头发。
    “以后不会了。你睡吧,想做什么大声叫我就行。我先下去做工了。”
    直到父亲高大的身影在门口消失了很久,梁锦霖才缓缓收回了目光。
    自打有记忆以来,父亲从来都没有用这样的语气和他说话,更遑论摸他的头了……他抬起小手轻轻摸了摸刚才被父亲摸过的那个位置,心里还有种受宠若惊的惶恐……
    “锦霖,你在吗?”
    一道清脆的嗓音拉回了梁锦霖即将飘远的思绪。
    原本平静无波的眸光像被点燃的蜡烛似的,一下子光亮了起来。
    “姐姐?”
    “嘿嘿,就知道你肯定没睡。”
    苏敏敏刚推开门就见床上的人正撑着身体想要下地,她唬了一跳,连忙冲过去拦住他,“你干嘛呢?”
    梁锦霖摸了摸后脑勺,还没等他开口,苏敏敏已经板起脸凶巴巴地教训他了。
    “医生说了你要多休息知道吗?你膝盖上的淤血还没散开,要是冒冒失失地跑下来等下又伤到了怎么办?赶紧回床上好好歇着。”
    她噼里啪啦说话的样子看起来就像只刚下完蛋“咕咕”叫的小母鸡,一下子打破了房间里原有的寂静。
    梁锦霖任她将他扶回床上,不由微微弯起了嘴角。
    苏敏敏身上还背着书包,她刚放学,想着几天没见到小家伙了,便趁今天作业不多绕过来看看他。刚才从楼下上来的时候她还碰上了母亲和梁叔叔,两人正在加工产品,梁叔叔还笑着和她说锦霖就在楼上。
    她从来没见过梁叔叔笑,因此感觉十分神奇。
    不过不得不说的是,梁叔叔笑起来的样子还是挺让人有亲切感的,如果他身上烟味没有那么重就更好了。
    梁锦霖不知道她心里所想,苏敏敏塞了个枕头到他身后让他靠着。他坐在那里目不转睛地看了她一会儿,然后想起父亲给自己买的那些东西,今天又添加了好几个品种,便抬手献宝似地把那一堆指给她看。
    “姐姐。”
    苏敏敏顺着他手指的方向看过去,瞬间惊讶地瞪大了眼睛。
    “哇,这什么?怎么这么多?”
    她随手捻起一包“猫耳朵”,李兰萍怕她吃坏牙齿,几乎从不让她吃零食。乍看到这么多平时垂涎而不得的东西,直看得她双眼放光,咽了口口水才问,“这些都是梁叔叔给你买的吗?”
    “嗯。”梁锦霖点了下头。
    苏敏敏爱不释手地摸着那一样又一样的小零嘴,不住点头,眼中羡慕不已,“真好啊,你爸爸给你买这么多零食。要是我爸……”
    她停顿了一下,眸光闪了闪,转而朝他笑眯眯地道,“锦霖,我们做个交换吧?”
    梁锦霖疑惑地望着她,似乎不太懂她的意思。
    苏敏敏握着小拳头清了清嗓子,然后转身解下自己厚重的书包,接着拉开了拉链,探手在里面翻呀翻,终于翻出了一盒蜡笔。
    “我用这个和你换两包‘猫耳朵’怎么样?”
    她说这句话的时候笑容尤为灿烂,嘴角梨涡像冬日清晨跳跃的露珠,显得璀璨又灵动。
    梁锦霖愣了一下,然后摇了摇头。
    苏敏敏的笑容一下子蔫了,“不换?”
    梁锦霖还是摇头,直接拿起一包‘猫耳朵’塞到她手里。
    “不换,都给姐姐。”
    “啊?”苏敏敏怔了怔,连梁锦霖什么时候把自己的书包抱了过去都没有注意到。
    梁锦霖也不管她,直接抓了床头柜上的零食就往书包里塞,“都给姐姐。”
    他真是没有任何保留的要把那些零食全部扫到她的书包里。
    苏敏敏看着面前那张稚气清秀的小脸,有种莫名的罪恶感,“呃,锦霖,这些是你爸爸买给你吃的。你都受伤了,我怎么能拿你的零食呢?呃……给我一包猫耳朵就行了,实在不行,那个,那个□□糖再给一包,还有那个果冻……好了好了够了你不要再装了……”
    梁锦霖没有理会她说什么,直把她的书包塞得都鼓起来了才拉上拉链,然后从她手里拿过蜡笔,“好了,这个给我。”
    “这也太多了吧。”
    苏敏敏虽然嘴馋,到底也不好意思一下子把他的零食全吞了。
    于是打开书包又放了一大半回去,直到感觉差不多的时候才掏出那包“猫耳朵”,撕开包装袋拿了一枚“卡兹卡兹”吃了起来。
    “好吃吗?”梁锦霖问。他对这些零食不怎么感兴趣,可是见她吃得那样香,又好像吃了什么了不得的美味一样。
    “好吃。”苏敏敏含糊应了一声,从里面掏了两枚递到梁锦霖嘴边,“啊。”
    于是梁锦霖便就着她的手吃了,脆脆的,确实很香甜,还有一种茉莉花淡淡的香气,他之前在她家的时候,她给他洗手用的就是那种味道的香皂。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请收藏本站,或,浏,览,器,搜,索:哇,叽,文,学,,新手机端p.yfwaji.com,请重新收藏,努力为你分享更多更好的小说】

设置

字体样式
字体大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