养我,我辟邪: 14、第 14 章

您现在阅读的是哇叽文学www.yfwaji.com提供的《养我,我辟邪》 14、第 14 章(第1/2页)

    趴在傅时渊腿上无聊晃尾巴的余汀汀听到这,小脑袋突然从会议桌下冒了出来,冲着蓝檩叫了一声。
    “喵?”
    蓝檩茫然的看向余汀汀,和它圆溜溜的猫猫眼四目相对,面面相觑。
    它在说啥?
    “汀汀是在问你,”傅时渊淡定的翻译,“为什么它能闻到的味道,我们闻不到。”
    蓝檩看看余汀汀,再看看傅时渊,似乎有些不太理解。余汀汀就喵了一声,傅时渊怎么能这么准确的翻译出来这么多句。
    “大概和人类基因有关,”蓝檩短暂思索了片刻,试探着猜测,“组成药剂的原材料很复杂,专门针对人体基因设计的,否则这东西如果味道太大,随便往哪儿一放分分钟就被发现了。”
    针对人体基因的,且对精神力有影响的药剂,公式复杂,原材料至今没有完全分析出来。
    所有的这一切,都透着一股浓浓阴谋的味道。
    是谁在背后主导了这一切,他的目的是什么?他主要是为了针对傅时渊个人,还是整个第八集团军?
    这一切的一切,此刻都是一个巨大的谜团,萦绕在一众知情人的心头,找不到可以解开这团乱麻的线头。
    不过根据目前现有的信息来看,这个药剂大概是有扰乱精神力效用的基因药,尤其是精神力等级越高的人,影响越大越明显。
    这也能解释,为何傅时渊当初机甲爆炸的时候,这么容易就被算计了。
    哪怕从当初那个炸裂的机甲碎片里,查出了能使人手脚无力陷入短暂昏迷的药剂,事情还是处处透着不对劲。
    比如傅时渊的体质等级和精神力等级如此之高,不是普通药剂就能轻易算计的。
    从机甲碎片里提取出来的那些迷药含量,并不足以造成当日的后果。
    如果现在再加上这么一个基因药剂的话,倒是能解释了。
    虽然傅时渊没有责备蓝檩什么,蓝檩自己却觉得愧对了元帅对他的信任,羞愧之下,加大了审问的力度,务必要撬开这群细作的嘴巴。
    因为傅时渊回归的消息隐瞒的极好,外界没有传出去任何风声。
    帝国人民还以为他们敬爱的英雄真的殒命了,纷纷自发为他举办各种悼念活动。
    就连新闻播报上,也是各种哀悼场面,不知情的普通民众,都在真心实意的为在御敌中“不幸殒命”的元帅祈祷,愿他灵魂能安息。
    飞船上进行全方位封锁,里面的消息传不出去,却能接收到外面的消息。
    傅时渊每日对外界发布的各种他的“讣告”毫无反应,甚至还主动收集相关讯息。
    这心性,让蓝檩等人佩服不已。
    换成他们其他人,谁能这么淡定自若的看着自己的讣告和各种私人布置的灵堂,以及各种聚众哀悼行为,还能做到面不改色?
    余汀汀看得也很欢乐,感觉看光脑投屏,跟看留影石似的,但是好像比留影石高级多了,还挺新鲜。
    看到投屏里各种人在傅时渊的“灵堂”里痛哭流涕,余汀汀对着摆在最上方的傅时渊的黑白照片,笑得乐不可支。
    傅时渊宠溺的任由余汀汀在他腿上笑得打滚,还不忘伸手在边缘护着,担心它会不小心从腿上滚下去。
    傅时渊会关注这些消息,不是为了看大家是怎么悼念他,给自己找不痛快的,而是为了分析形势。
    在这种时候主动站出来给他弄灵堂搞悼念会的,要么是真心把他当成守护帝国的英雄,为他的“身亡”深感遗憾,自发进行的行为。
    要么,就是针对他,并同时在背后对傅时渊下手的人,迫不及待把他“亡故”的消息散播开来,在他眼下还是失踪状态的时候,就把他钉死在“身亡”的概念上。
    不过这种膈应人的事情,交给属下来办就好,偏偏傅时渊自己没有任何避讳,主动翻阅相关消息,淡定的好似现在外面各种追悼的人不是他似的。
    大部分追悼信息浏览过去,私人性质的,有的是真心悼念,有的是为了名利,并没有任何可疑人员。
    但等查阅到和官方有关的各种悼念活动时,事态就变得有意思了起来。
    傅时渊到底是真的在机甲炸裂当场就身亡了,还是在失踪状态,官方人士才该是最清楚的。
    民间各种自发举办的追悼活动,只是因为他们没有渠道得到更多更深层的信息,误以为傅时渊已经出事了,才会有的举动。
    可官方明知道现在具体是个什么情况,还牵头弄了几次小型的集体追悼活动,甚至还弄了个大型的灵堂,里面放上傅时渊的“生平”资料,供群众自发前往悼念。
    官方这种行为,岂不是在明晃晃的向群众发布信号——傅时渊确实已经身亡,官方已经得到确切消息了?
    傅时渊把发现的相关可疑信息截留,传给乔兴,让他去查。自己则是抱着余汀汀,进行每日的例行溜猫活动去了。
    傅时渊之前答应过余汀汀,会给它也弄个飞行器给它玩,并不是在逗它玩,而是真的让人准备了。
    余汀汀为此十分兴奋且上心,每天都要去溜一圈,围观一下进展。
    按理说,让军中的机甲制造师做一个小型的飞行器应该很简单,不需要有太大的攻击强度,只需要能让余汀汀驾驶着玩就行了。
    但因为傅时渊要求按比例还原一切功能,用最好的材料,还要有外控能力,才导致了制造进度过慢。
    没有模具,加上很多机密零件本来就小,现在又要按比例缩小到适配小型飞行器,导致负责做这个小型飞行器的机甲制造师在短短的时间内,头发都快掉光了。
    余汀汀沉浸在自己即将要拥有一个飞行宝器的喜悦中,每天都要求过去看一眼,盯着机甲制造师的进度,见证属于自己的飞行宝器诞生过程。
    余汀汀乐此不疲,可怜了机甲制造师每天都要经受一番巨大的心理压力,迎接元帅的观摩审核,头发掉的更快了。
    傅时渊看了一眼正手工做精细零件的机甲制造师,见他神态紧绷满头大汗的样子,抬手抹了一把余汀汀的毛脑袋。
    “蓝檩答应给你捕捉的三角兽送来了,”傅时渊低声哄道,“乔兴已经在厨房给你做肉干了,要不要去看看?”
    肉干!
    余汀汀立马来了兴趣,惦记着咸香味美的肉干,口水都快下来了。
    余汀汀不爱吃那些没有口感味道还乖乖的营养剂,就把肉干当成了自己的猫粮。
    可怜乔兴手上仅剩的那点肉干,都被拿来给余汀汀当饭吃,很快就吃没了。
    没了肉干当主食,被迫吃了两天的营养剂,余汀汀彻底炸毛,撵着蓝檩挠了好几爪子。
    蓝檩自知理亏,顶着被余汀汀挠成鸟窝扎起的脑袋,跑出去给余汀汀捉了说好的四头三角兽回来。
    余汀汀是个挑食的小猫猫,因为嫌弃营养剂的口感和味道,宁愿饿着都不肯多吃一口。
    无论傅时渊怎么哄,都没法让小家伙多吃两口,眼看着余汀汀都要饿瘦了,他也心疼不已。
    “三角兽做肉干口感偏硬有嚼劲,适合磨牙,”傅时渊抱着余汀汀往厨房走,一边走一边低声念叨,“我让乔兴留下一些新鲜的,用来给你炖着吃,味道也不错。”
    不肯吃营养剂的小猫猫,真是让傅时渊操碎了心。
    好在他也不是养不起,大不了以后经常捕捉些肉类可食用的兽来,专门供给余汀汀吃。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A请收藏本站,或,浏,览,器,搜,索:哇,叽,文,学,,新手机端p.yfwaji.com,请重新收藏,努力为你分享更多更好的小说A

设置

字体样式
字体大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