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动物世界软O男妈妈(快穿): 8、漂亮软O汗血宝马

您现在阅读的是哇叽文学www.yfwaji.com提供的《我是动物世界软O男妈妈(快穿)》 8、漂亮软O汗血宝马(第1/2页)

    狄龙担心的情况还是发生了,他感觉到兰斯身上的温度越来越烫,只是在黑暗里,他并不能清楚地看到兰斯身上的颜色。

    虽然作为一匹马,在黑暗里的感光程度还可以,但依旧分辨不清楚颜色。

    但他知道,兰斯身上现在一定比以往的时候看起来更红。

    淡金色的毛发肯定全部被血管溢出的红覆盖了。

    他感觉兰斯的腿抖地厉害,细微的哭声传来,他的两条前腿突然溜下了马槽,他整个马身突然一下子倒在了地上。

    狄龙不得不停止标记行为,兰斯在哭,小声地呜咽着,好像连哭都带着让他无法淡定的旖旎。

    狄龙赶紧去找到兰斯脖颈上的腺体,咬了上去。

    叶臻哭地很难受,他感觉身体里要被一把火烧没了,他不知道要怎么办了,连叫狄龙都没有力气。

    他知道狄龙是好心想救他,可是太疼了,身体和疼痛的双重折磨,让他实在受不住。

    他想着,他要死了吧,结合热期太难受了,他不要当马了,死了算了吧。

    狄龙压根没法给他标记,太痛苦了。

    正哭着,狄龙突然咬住了他的脖颈,他感觉发痒的一处,被他咬在嘴里,好像有什么清清凉凉的东西,正在从狄龙咬住的地方渗入他身体的每一个角落。

    狄龙咬他的力度很大,但他并不觉得多疼,反而从中感觉到了一丝丝的缓解和舒服。

    和昨天一样,狄龙又给他做了临时标记吧。

    叶臻趴在地上,鼻子里还在抽泣,他委屈地不想说话。

    直到狄龙给他做完标记,放开他的脖颈,蹭他的吻部,叶臻才像是又活了过来。

    他的声音都带着哭腔:“对不起,狄龙,我不是故意的。”

    狄龙的声音在黑暗里沉稳冷静:“没关系,不是你的错。”

    叶臻还在落泪:“我不要做马了,太痛苦了。”

    狄龙安抚他:“人也是一样的,不管什么类别,都有结合热期,只是人类比较方便一点,我们不太方便而已,放心吧兰斯,我不会让你有事。”

    叶臻的心被狄龙安抚到了,他边哭边问:“狄龙你也有这样的时候么?”

    狄龙回答地肯定:“有啊,只是我常年被主人打抑制剂,所以才挺了过来。”

    叶臻又开始委屈了:“可我不想打针,打针多疼啊。”

    狄龙问:“打针疼,还是被标记疼?既然我无法给你标记,你就只能打抑制剂,打一个星期就好了。”

    听到要打一个星期的针,叶臻又崩溃了:“怎么还要打那么久啊?好痛。”

    狄龙也卧在了他旁边:“就算我要给你标记,我也得给你标记一个星期,痛苦都是一样的,你选哪个?”

    叶臻不说话了,低着头,委屈地回头抵在狄龙强有力的脖颈上。

    “当个动物都这么难,我以为我这辈子可以享受一下安逸了,谁知道比当人还痛苦。”

    狄龙问:“你还当过人?”

    叶臻抽泣着回答:“当然。”

    狄龙嗅着他脖颈上腺体释放出的花香味,感觉依旧在蠢蠢欲动,但他不敢再进行了,兰斯哭地止不住了。

    他也知道肯定很痛,但毫无办法。

    看来这项工作时进行不下去了,兰斯娇弱地令马发指。

    他等了一会儿,又咬了兰斯的腺体,将自己的信息素注入,兰斯仰起了头,发出了一声细微的轻呼,这惹得狄龙心头一动,身心都喧嚣。

    “兰斯。”

    “怎么了,狄龙?”

    “没事,好点了吗?”

    “嗯嗯,好点了。”

    “但也维持不了多久,大概明天晚上你还会这样。”

    叶臻又要哭了。

    “怎么这么难啊?”

    “没关系,我会一直帮你,直到你度过结合热期。”

    叶臻真的被感动到了,不断地在狄龙强有力的脖颈上蹭,示好。

    把自己的花香味都染在了狄龙的身上,狄龙低首回应他,用吻部触碰他的吻部,伸出舌舔舐一下他的嘴唇。

    叶臻压根没感觉到,还很热情地回应了狄龙的触碰,抬起头来让狄龙蹭地更容易点。

    狄龙太好了,叶臻心想,他千万不能失去狄龙这个朋友。

    狄龙咬了他的嘴,又咬他的耳朵,他轻轻地摆了摆耳朵,感觉身体里的痛苦慢慢地缓解了。

    他乖巧地靠在狄龙的脖颈上,感觉着狄龙的动作,狄龙在他的两只耳朵上来回地咬,叶臻不知道他在干什么,就乖巧地受着。

    狄龙咬地并不疼,但伴随着他的动作,叶臻只觉得耳朵发痒。

    他想着,肯定也是标记的一个步骤吧,狄龙为了他,真的是辛苦了。

    就这样,叶臻又忍受了一个晚上。

    当马棚外的光照进来时,狄龙才看清了他的样子。

    经过一晚上的折腾,兰斯身上的红格外地旖旎,还没有退下去,和他想象中的一样,漂亮的淡金色毛发都要被他血管里溢出的红色覆盖了,整个马身都是一种深一些的金粉色。

    狄龙不自觉地咽了咽口水,兰斯娇是娇了点,但真的太漂亮了。

    他都佩服自己,竟然忍住了,要是换成任何一匹名马,兰斯大概前天晚上就被糟蹋了。

    是匹公马都忍不住好吧。

    狄龙暗自喟叹,他还是太有点在意这个小家伙了,听到他哭,他的心就软了,所有的躁动都能忍住。

    兰斯趴在地上无精打采,当仆人前来给他添加草料的时候,见他依旧没有起来的样子,就被吓到了。

    赶紧去把巴蒂尔叫来,巴蒂尔跑来的时候,还在穿衣服。

    看到兰斯趴在地上一动不动,可吓坏了巴蒂尔。

    “哦,我的兰斯,你又怎么了?昨晚发生了什么?”

    他匆忙进了马棚,去检查兰斯的身体,只见兰斯身上的血管都要溢出毛发似的,明显有问题。

    狄龙凑到马棚边去吃草,心想着,巴蒂尔算是要发现兰斯不正常了。

    很快巴蒂尔就拨通了专用兽医的电话,兽医一大早赶来庄园,给兰斯做了检查,告诉巴蒂尔:“兰斯结合热期了,先打针吧,目前看来,是狄龙给他它做了临时标记。”

    叶臻听到要打针,吓得匆忙爬起来往狄龙身后躲。

    明显哭过了,两行泪痕格外明显,眼泪划过的毛发,颜色比其他地上的深。

    巴蒂尔安抚他:“兰斯,乖孩子,不要抗拒,不打针,你会有生命危险。”

    狄龙回头安慰他,蹭他的脖颈:“兰斯,没事的,也不是很疼,一下子就打进去了。”

    兰斯多信任狄龙啊,听到狄龙说不是很疼,便战战兢兢地停止了不安的行为。

    “狄龙,要是疼怎么办?”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请收藏本站,或,浏,览,器,搜,索:哇,叽,文,学,,新手机端p.yfwaji.com,请重新收藏,努力为你分享更多更好的小说】

设置

字体样式
字体大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