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萌貂才不给随便rua: 7.那可就要和我一起睡了哦?

推荐阅读:
您现在阅读的是哇叽文学www.yfwaji.com提供的《小萌貂才不给随便rua》 7.那可就要和我一起睡了哦?(第1/1页)

    封司钧简直觉得,那些繁琐的商业企划、理财方案,都没眼前这个小家伙这么让他头疼。
    他有点儿恼火,但是看着小雪貂从床底下小心翼翼钻出半个头来,探头探脑的样子,刚刚窜上来的火不由得又消下去大半,他叹口气,半蹲下身,对小家伙勾勾手:“过来!”
    小雪貂歪歪脖子,不动窝。
    封司钧站起来,故作自言自语地说道:“本来还打算把你放回去来着,现在看来,你还是更愿意在这儿呆着?”
    一听到“回去”两个字,小家伙眼睛“噌”地一下就亮了,他飞快倒腾着四条小短腿窜到封司钧脚边,踮着后爪,用两只前爪扒拉着他的裤脚,开心地“吱吱”叫着。
    封司钧蹲下身,揪着小家伙的后颈把它给提溜起来,小雪貂两只黑溜溜的圆眼睛期待地看着他,封司钧微微一笑。
    “骗你的,你现在还受着伤呢,我怎么放心放你回去呢。”
    “吱?”这才反应过来被骗了的小雪貂愤怒地扭动着圆滚滚的身体,张牙舞爪:“吱!吱吱!”
    “叫也没用!”封司钧道:“乖,变回去,我再给你包扎。”
    小雪貂扬起脑袋,用鼻孔对着他以表愤怒。
    “不听话是吧?”看着小家伙粉红色湿漉漉的小鼻子因为愤怒而扇动着,封司钧忍不住伸手碰了碰。
    小家伙给惹急了,张嘴吭哧在封司钧手指上咬了一口,这口咬得一点儿不疼,倒是小家伙咬完以后自己还心虚了似的,把脖子缩回去。
    ……看来是完全不打算听话了。
    封司钧虽然学过医,但没学过兽医,他盯着小家伙的伤腿看了半天,最终还是怕自己上药会出什么差错,于是一手拎着小雪貂,一手掏出手机给陈郁景打电话。
    “喂,你现在叫辆车过来,对,立刻马上。”封司钧顿了顿:“你也跟着过来!”
    很快,一辆黑色的豪车就停在了别墅的门口,匆匆下车的陈郁景一眼看见了封司钧手里捏着的白团子,愣住了。
    “封总……你怎么把这小家伙儿拿出来了,不怕它咬你啊?”
    说着一眼看到封司钧大拇指上已经结了痂的咬痕,还有几道抓痕。
    ……妈呀。
    陈郁景暗暗出了一身冷汗,他好像知道为什么封司钧要大半夜把自己叫过来了,他已经开始想一会儿要怎么把这个不知好歹的小家伙处理掉才能让这位一向锱铢必较有仇必报的封总解气了。
    封司钧上车,道:“去附近最好的宠物医院。”
    陈郁景一想,宠物医院,难道是要安乐死?又转念一想不太对:“你开玩笑吧老板,现在这个点哪里还有宠物医院开着啊!”
    封司钧皱皱眉:“那就去全市最好的医院。”
    陈郁景脱口而出:“打狂犬针吗?”
    封司钧斜他一眼,冷冷道:“我发现你今天话有点儿多啊。”
    “得,不问了,不问了!”陈郁景赶忙识相道,又道:“那这貂我先替您拿着……”说着伸手想要去接手里的小雪貂,却发现已经把封司钧已经小心翼翼地把毛团子揣进了西装上衣的兜里,他的手尴尬地僵在半空中。
    算了,可能封总他有别的想法吧。
    夜半的街道比白天空旷许多,车在街上安静地飞驰,小雪貂窝在封司钧西装上衣的兜里,估计是困了,小脑袋垂着,一点一点的。
    陈郁景翻着手机上微博,忽然惊讶地“咦”了一声:“封总你看到了吗,微博上说咱们这次投资那部剧的男主好像传出负面消息了……”
    围脖?!
    听到这两个字小雪貂顿时一个激灵,睡意全无,害怕地把头埋进身体里瑟瑟发抖。
    封司钧眼看好不容易快睡着的小家伙给吓醒了,心里不爽极了,他冷冷地睨了陈郁景一眼:“闭嘴!”
    陈郁景:“?”
    封司钧:“你吵到他睡觉了。”
    陈郁景左右张望:“谁?”
    封司钧嘴角抽了抽,有些不耐烦道:“……貂。”
    “……”陈郁景看了看西装口袋里蜷缩成一团小家伙,不敢说话了,事实上他也不知道该说什么了,他转头看着窗外飞快闪过的夜景,沉默得如同今晚的康桥。
    ……简直离了大谱。
    车子到了医院,由于提前打过了招呼,远远的就看到许多人在门口迎接,院长一身西装革履的走在最前面,一群人簇拥着把封司钧领进了医院。
    “封总怎么了吗?”院长一脸郑重地问道:“您需要哪方面的帮助尽管说,我们肯定不遗余力给您解决!”
    封司钧道:“把你们这最好的外科医生都叫来。”
    院长道指了指周围几个医生,说道:“我们这几位主任都是外科的,封总您是想做哪方面的手术呢?”
    封司钧道:“不是我。”
    院长:“那是……”
    封司钧从西装的兜里掏出来一只瑟瑟发抖的小雪貂,面无表情:“他。”
    院长擦了一把秃脑门上的汗,和小雪貂黑溜溜的小眼睛对视了一会儿,半晌冒出了一个字:
    “……啊?”
    小家伙趴在桌子上一动不动,一脸紧张地观察着周围一圈大汉,封司钧目光落在小家伙身上,神色是自己都没有察觉到的温柔,伸手摸摸小家伙的脑袋:“别怕,他们不是坏人,他们一会儿给你包扎伤口的时候,你要乖乖的,好不好?”
    说完俯下身,压低了声音:“不乖就不放你回家,明白了吗?”
    小雪貂一脸悲伤:“吱!”
    于是院长和几位外科主任推着一只小雪貂进了治疗室,半个小时后又把腿上缠着绷带的小雪貂推了出来。
    车子一路返回,陈郁景依然沉默得如同今晚的康桥。
    回到家里,封司钧把小家伙从兜里掏出来,故意板起一张脸命令道:“在伤口好之前都不许给我变回人形了,听到了没?”
    小家伙支起眼皮,无精打采地“吱”了一声,封司钧知道他是困了,刚想带他回卧室,又忽然想到小家伙晚上可能会乱跑,又把纱布蹭掉,于是打算把他放回笼子里去。
    谁知道他刚准备往回走,小家伙就像是是看出了他的想法,“吱吱”叫了起来,两只前爪勾着封司钧领带不放手。
    “不想睡笼子里的话……”封司钧挑了挑眉:“那今晚可就要跟我一起睡了哦?”
    

【浏丨览丨器丨搜丨索:哇丨叽丨文丨学,y.f.w.a.j.i.c.o.m】

设置

字体样式
字体大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