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萌貂才不给随便rua: 9.想狠狠吻上去

推荐阅读:
您现在阅读的是哇叽文学www.yfwaji.com提供的《小萌貂才不给随便rua》 9.想狠狠吻上去(第1/1页)

    头顶上响起“嘶”的一声吸气。
    白绒抬起头,看见男人脸色似乎比刚才更难看了,甚至看向自己的眼神也恶狠狠的,仿佛是要把自己生吞活剥那种。白绒被他这副样子吓到了,他本能地往后缩,却被男人一把揪住了后脖颈。
    “你以后……”男人深吸一口气,咬牙切齿道:“以后只能对我做这样的事情,除了我之外,对其他任何人都不可以,明白了吗?”
    白绒被凶,垂下脑袋不敢吱声,心想这人这么凶,以后他才不敢再这么玩儿了。
    男人看他样子乖乖的,终于是松开了他,白绒缩在洗手池里,眼看着男人伸手要去解腰带,他经过刚才的教训,这下可不再敢看了,连忙转过身去,用小爪子捂住眼睛。
    身后响起哗哗的水声,白绒百无聊赖地舔着自己身上的毛,直到身后的水声终于停止,白绒再一次被一只大手捏了起来。
    男人上半身依然没有穿衣服,下半身围着一块儿浴巾。白绒低着小脑袋不敢看他,就这样被提溜着进了卧室,被放在大床上的枕头边儿上。
    白绒乖乖趴了一小会儿,感觉到在一旁躺着的男人安静了许久,像是睡着了,这才抖抖小屁股打算站起来,还没走出两步,就听到身后低沉而富有磁性的声音:
    “这房间门窗都是关着的,你又想跑哪儿去?”
    这声音在白绒听起来无异于魔音入耳。白绒颤巍巍回头,只见男人半支起身子看着自己,一手把枕头上的枕巾扯了下来,白绒还没来得及反应,就被大手捉住放在枕巾上,骨碌碌地转了好几圈,卷成了一个雪貂卷儿。
    卷完了,男人还伸出手指摸摸他粉红湿润的小鼻子:“再不乖,就不止这么简单了哦?”
    白绒被卷在枕巾里,一动都动都不能动弹,小鼻子抽了抽,简直快要哭了。
    男人道:“还跑不了?”
    白绒泪眼汪汪地使劲摇头。
    “这才对,”男人这才一脸满意,把雪貂卷儿往枕头旁边一放,伸手点点他的小脑袋:“睡觉!”
    -
    第二天早上,封司钧是被压醒的。
    他半梦半醒之中就感觉感觉身上重重的压了什么似的,睁开眼,发现本来应该被卷在枕巾里的小雪貂已经变回了少年,此刻正像一只八爪鱼一样缠在他身上,身上的奶香味儿若有若无地在他的鼻尖萦绕。
    他第一个念头就是,这小家伙怎么又变回来了,那昨天包扎的伤口岂不是又白费功夫了?
    随即他意识到,当前最重要的,好像不是伤口的事儿。
    少年全身赤裸着,小脑袋就枕在他的胸口,睡得很是香甜。封司钧的目光不自觉地划过他又长又卷的睫毛,嫣红润泽的唇,精致而纤细的锁骨,还有胸前娇嫩粉红的……
    要命。
    而更要命的是,封司钧一向有裸睡的习惯,所以他现在和身上这个小家伙儿,可以说是完完全全的坦诚相对。
    封司钧深深地吸了一口气,热气不受控制地下涌,感觉自己真的快爆炸了。
    他伸手拍拍少年光裸的后背,哑着声音道:“起来……”
    手上的触感像仿佛牛奶一样丝滑,封司钧忍不住留连许久,不舍得离开。
    少年纹丝不动,胸口均匀地起伏着,甚至还发出轻微的呼噜噜的声音。
    封司钧眼看着少年近在眼前的双唇,像是盛开的玫瑰一样娇艳欲滴,微微张着,浅浅的唇纹都能看得清楚。封司钧忍不住凑得更近一点儿,一股甜甜的奶香味儿钻进鼻孔,封司钧忍不住伸手抚上去,指尖轻轻地摩挲。
    手感也像是刚采摘的玫瑰花瓣,嫩得仿佛能掐出水。
    封司钧喉咙阵阵发干,他喉结上下动了动,满脑子都是一个念头,那就是狠狠地吻上去。他一向不是什么正人君子,想得到什么,不择手段都要立刻得到,所以他现在也等不及少年清醒问他愿不愿意,用手扳起少年下巴,低头便要凑上去。
    而就在这时,少年忽然睁开了眼睛。

【浏丨览丨器丨搜丨索:哇丨叽丨文丨学,y.f.w.a.j.i.c.o.m】

设置

字体样式
字体大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