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书后圣僧黑化了: 2、第二章

您现在阅读的是哇叽文学www.yfwaji.com提供的《穿书后圣僧黑化了》 2、第二章(第1/2页)

    叶离半夜吐血,引发旧疾,玉璋宫人仰马翻不说,还惊动了丽妃。这时叶离才知,原主这儿闹事这么久,她母妃一次也没来过。遂一大早睁眼看到床边坐着的美人,她一时怔忪,忘了唤人。
    “离儿莫怕,”丽妃以为她是教邪物吓得魂飞胆颤,恍如痴儿,一时眼泪簌簌,止也止不住,“阿娘为你请了开元寺的高僧,这回定能把那邪物驱除。”
    她抚着叶离的缎丝似的长发,哭得梨花带泪,叶离低头看到她高高隆起的腹部,安慰道:“阿娘别哭,离儿不怕。”
    连着数月风波,叶离两颊的肉很快削减,独衬出一双水瞳又大又圆,盯着人看时,眼底浸着无辜清亮的水波,轻轻上挑的眉尾却隐隐已有惑人之势。
    丽妃摸着叶离的脸颊,敛了苦意,强作笑脸,道:“高僧已在殿外等候,离儿,阿娘今日在这陪你。”
    一旁服侍的张嬷嬷上前劝道:“娘娘疼惜公主,也要疼惜肚里的皇子不是,若是待会有了什么好歹,奴婢怎向皇后娘娘交代?”
    “怎么,本宫难道自己不知轻重,需嬷嬷来提醒?”丽妃皱眉反问。
    谁知张嬷嬷不见惧意,讪笑着,待要说话。叶离古怪睨她一眼,转而握住丽妃,先开口道:“阿娘,殿中吵杂,别吓坏了弟弟妹妹。离儿如今是大孩子,会好好保护自己的。”
    丽妃心疼长女的懂事,捏捏她柔软的手心,道:“好,阿娘就在殿外,若有什么,要记得叫人。”
    等殿里清退众人,叶离端坐在正中。她歪着头,手支着下巴,估摸着是不是有点不对劲。
    男主只在殿外驱邪,那她一个人,该对谁一见钟情?
    想罢,叶离起身唤人:“王复,为确保抓住那秽物,请高僧到殿内作法。”
    王复应了声,马不停蹄去请人。
    吱呀----
    殿门敞开,一束冷光探来。门外,一道高大人影踏光而来。来人让光模糊了轮廓,身着白衣,周身虚影,如峭壁之上遗世独立的幻相,随时会羽化登仙。直至沉稳有力的脚步声越来越近,那虚化掉的面目,立时有了清晰的模样。
    原文借用“公子只应见画,此中我独知津。写到水穷天杪,定非尘土间人。”来写男主孤松独立,皎如冷月,看来不是没有道理的。
    “公主请先坐好。”玄隐指指软榻。开始环顾四周,目光悠转,看向叶离。
    他说话的声音像春夜里抚过发顶的手,带着对世间生灵的纵容和淡然。
    ”法师可看出什么来了?“叶离视线慢慢凝到眼前,喉底微痒,她掩唇清咳。
    “此怪隐于殿内,需带有公主生息的物件诱引出来,拙僧借公主发簪一用。”
    叶离抬手将发髻上的细纹金簪交给他。玄隐垂眸,一手微握金簪,一手并起食指中指往不远处徐徐升腾的香炉指去。随风浮动的烟流瞬间有了股力量牵引,尽数丢叠到玄隐掌中。须臾间,化作数支金簪模样。
    叶离但见他五指如玉骨,倏然张开。那数支烟化的“金簪”,霎时奔往殿里各处。先是四处游移,紧接着“金簪”仿若闻到什么气味,旋即全部调转方向,直直冲向红木雕就的妆台。
    哗啦啦-------
    “金簪”未触到妆台,妆台蓦然泛出黑气,顷刻剧烈晃动起来。香粉瓶罐,妆盒玉饰四下迸溅开。
    围观宫婢一时又惊又怕,接连低呼。王复听到呼喊,连爬带滚进屋,嘴里叫着“公主莫怕,奴才保护您”,不管不顾抢先挡在叶离身前。
    晃动的妆台仿佛注入抹恶灵,发出凄厉惨叫,从铜镜中冲出一大团黑气。“金簪”紧随而上,却被黑团连番撞碎。玄隐眸光微动,推出手心金簪,射向那黑团中心。
    金簪激发黑团的怒意,愈发躁郁,开始在殿中胡乱冲撞。宫婢们顿如鸟兽散,拼命往门口跑。
    玄隐指尖一捻,更多烟流汇聚而来,化出一条白色长影,如蛇如龙,背有双翅,扑扇出的气浪霎时如千丈高顶滚下的雪啸。
    气团立即被扑掉一大半,立刻断尾求生。歘一下贴着墙根蹿远,遽然伸出一只无限长长的手臂,对着叶离掐来。
    叶离下意识出手,即要捏住近在咫尺的手臂。白色长影似有双目,划过一抹流畅弧线,径直卷起叶离,往上托起。
    玄隐的身影瞬移到近前,松松的袖袍滑下一串珍珠粒大小的佛珠。他手掌翻转,佛珠裂化成一道金色光线快如金链,紧紧绞住黑团。再细看,那不是光线,而是无数梵文聚成的笼,捆锁在黑团身上来回流转。
    黑团一鼓暴起,身形眨眼变大。玄隐无声唇动,梵文织就的笼强势压制,收紧。
    “啊!”黑团厉声呼叫,随着笼无限缩小,落在地上,团身散成黑烟。
    “快些掩住口鼻。”
    听到高僧警醒,众人急忙捂住口鼻。叶离飘在半空,绕着她的烟“龙”居然也伸出一爪,轻轻掩住她半张脸。
    黑烟散尽,众人定睛一看,地上捆着的不再是什么黑团,而是一个黑发裹成的茧。茧边缘耷拉着一只折断的丑陋手臂,指甲上还涂了丹蔻。
    是个女煞。
    “我错了我错了,”女煞想也不想跪在地上,低头认错,“尊者饶了我吧!
    女煞能屈能伸的韧性,只当个配角真是可惜了。
    叶离失笑,笑出的声量极小,这样混杂的情境里,何况她还在上方飘着,断不会有人能听见。可这笑一出口,烟“龙”似听懂般,回头“看”了她一眼。叶离甚至能想象出这家伙假使真有双眼睛,肯定还能对着她眨眼卖萌。
    玄隐眼尾余光掠过上头,复而回到地面,对那女煞道:“扰乱凡人生魂,妄图夺舍,此罪不可饶。”
    “尊者等等,”女煞急了,“我也是被逼的啊,是行宫里,啊?!”
    不待玄隐出手,她裹身的长发骤时窜起猛火,噼里啪啦眨眼间将女煞点燃,地面只剩下一团焦黑的影子。
    “呀,那邪物被烧死了!”
    “太好了,公主!”
    叶离身形一动,让烟“龙”稳稳放到地上。她望着即要围上来的侍女,后退一步,对准软榻瘫下去。烟“龙”望她一眼,化成飞烟飘散。
    宫婢们望着花容失色的公主,泪光闪动,唇色轻颤着唤了一声“阿娘”,双眼忽阖,整个人如脱力般往后一倒。
    公主本就病弱,给这么一闹,彻底撑不住了。太医守候多时,拎着药箱哒哒小步跑进寝殿。
    玄隐收回佛珠,视线滑过人群。女煞连番作恶下,公主心防濒近失溃,身体更是一塌糊涂,阳气最为薄弱。是以七魄不稳,容易离体漂浮。
    养魄可靠丹药,可靠强身健体,宫中揽尽天下药材至宝,调养得当,要不了多久就能稳固生魄。
    八道飘渺微光正自她身体里徐徐漾开,那是她的魄。
    一体八魄。
    丽妃含泪唤他:“尊者,本宫必会禀明陛下,为开元寺菩萨再塑金身。”
    玄隐合掌,道:“谢娘娘。”
    外男不便在内宫久留,玄隐回到开元寺,比丘智慧提着僧袍飞步蹿来。智慧十二岁,个子一直没长,到他腰线那儿止住了。上山的香客经常会拿他当七八岁的顽童。
    “师兄,”智慧脑袋上挂汗,伸手随意一抹,“藏经阁里丢了东西,监院正等着师兄呢。”
    开元寺藏经阁存放的大多都是孤本,涵盖奇人修仙论道这样的残卷。若是经书,监院印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A请收藏本站,或,浏,览,器,搜,索:哇,叽,文,学,,新手机端p.yfwaji.com,请重新收藏,努力为你分享更多更好的小说A

设置

字体样式
字体大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