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书后圣僧黑化了: 9、第九章

您现在阅读的是哇叽文学www.yfwaji.com提供的《穿书后圣僧黑化了》 9、第九章(第1/2页)

    一大早,叶离就喝了碗苦兮兮的汤药。汤药滑过喉咙,她赶紧捏了块杏肉脯丢到嘴巴里。
    梳雨端了盘兔子模样的打糕进来,讨好道:“娘娘知道公主最爱这些小动物模样的点心,今日陛下在宴上赏的点心,特地为公主送来了。”
    叶离夹起一块,打糕是糯米做的,不易消化,原身压根碰不得。若是原主,估计又要开始自怨自艾。兔子小小一个,叶离吃了两团。
    “你们拿去分。”
    “谢公主。”
    梳雨欣然接受,待她出去,王复为难看着她。叶离看他欲言又止,笑道:“你要说什么就说,我可没堵住你的嘴。”
    “公主上回吃了一口,便疼得直不起身,这下,”他担忧道,“奴才给您请太医开个化食的方子去吧?”
    叶离:“王复,你可听有人说过,饭后走一走,活到九十九?”
    王复疑惑脸:“奴才蠢笨,没听过这等说法。公主,哪位高人说的?”
    叶离放下筷子,斩钉截铁道:“弗米维奇·洛拉·保利尔夫斯基。”
    “哈?什么什么鸡?”他绞尽脑汁要念出那一串名字,无奈名字拗口,再次反吹马屁。
    “公主果然博学,这般人物都知道。奴才听说尊者也是博学之人,今日来宫中为陛下讲经,公主可要去正极殿旁听?”
    “毒日底下晒得头晕,不去了。”反正女主还没出现,她也不着急。在玉璋宫四处转转也能消食。
    叶离拿水净了口,脑海中系统叮叮跳出来,给出一段文字。
    “听到玄隐进宫,李叶离耳根后兀地火烧般热起来。她按魂不守舍地在屋里坐了半日。最后还是换了身宫女的衣裙,偷偷离跑到正极殿附近。果然看到玄隐站在湖边。
    李叶离上前一步,忽然看到他身旁还有一人,太子妃沈菀。沈菀一把抓住玄隐的手.......李叶离惊慌失措地丢下刀,看着地上的尸体,被巨大的恐惧瞬间淹没。嘴里念着,不是我不是我!”
    给出剧情的中间省略一堆,让人一头雾水,她问系统:“中间的省略号什么意思?”怎么看着是李叶离杀人了?
    系统:“由于内容血腥,宿主生理上未满十八岁,本系统无法提供相关内容。”
    叶离:“......你确定?”
    系统丢出个认真脸表情,迅速下线。
    叶离看看墙角的滴漏,让梳雨去找一件她能穿的宫女衣裙。待到时辰差不多,吩咐王复守在门外,她避开众人从侧门绕小径往正极殿去。
    一路赶到正极殿附近,叶离找了堆假山隐住身形,手抚在胸口缓缓呼吸。这一段着实有些远,走得快些都快喘不上气。
    她特地提早来蹲点,湖边这会还没人。叶离低头把可能会导致自己暴露的树枝石头花盆全部挪开,刚做完这些,玄隐就出现了。
    他身后跟了个小和尚,两人走到湖边,小和尚不知说了什么,玄隐点头后,小和尚便顺着原路退回。
    玄隐的视线似不经意掠过这边,叶离悄悄蹲下身,屏住呼吸。确定他没发现,再次踮起脚。
    这次,玄隐身边多了个人。
    沈菀。
    沈菀没带宫人,一身华贵宫装恰到好处,举手投足间优雅雍容。
    隔得远,叶离听不清两人说话的内容。玄隐开口不多,多是点头,或是简短的字句回应。
    讲着讲着,沈菀有些急切地把手一伸。眼看就要碰到玄隐,却仿佛被一道无形的墙壁给挡住一般。她垂眼笑了下,伸出去的手,顺势挽了挽头发。
    收手的动作顿感明显,远处也能看得清清楚楚。
    叶离拨开石缝处支棱起来的细叶,脚尖一提,大脚趾竟撞上了凸起的石块。锥心的疼痛让人短暂失神,她憋住急促地呼吸,一掌按住面前的假山借力抬起脚。
    轰地一响,叶离掌心顿空,身前偌大的假山陡然倒塌,她险些跟着往前扑下。无数碎石纷纷滚落,山体一倒,仿佛方圆几里的土地都在跟着震动。
    巨大的动静,霎时让湖边的两人直直看过来。
    叶离举着那只罪孽的手僵在那儿。
    “三,三妹妹?”沈菀震惊着呐呐出声。
    “唉哟。”
    叶离的身体比脑袋反应更快,“害怕”地快要跌到。身后却像被一团看不见的气团托住,怎么也跌不下去。
    玄隐注视她着她,抬脚便走过来。叶离像闯祸的猫被主人抓个正着,背脊一抖。立刻先发制人,表现出比他们见到自己时翻倍的惊讶。
    “这山怎么倒了?”
    玄隐:......
    沈菀:“三妹妹,你。”
    “咳咳。”
    沈菀的话被咳嗽声打断。
    叶离捂着胸口,一副我快被这玩意儿吓死的表情,惊问:“天啦,这是怎么回事,阿离刚到就被吓了一掉。太子妃和法师一直在这吗?可看到发生了什么?”
    沈菀:“我,我也是刚到,并未注意。”
    “拙僧倒是看见了。”
    这话一出,叶离立刻瞪圆眼睛盯向他。
    玄隐敛眸,神情淡然,指着假山底下一处坑洼道:“这里地势低陷,似乎有动物掘土做了巢穴。山底内里中空,久而久之撑不住假山,所以会倒。”
    沈菀恍然大悟:“竟是如此。”
    沈菀神色微变,这么大得声音,很快会有人过来。她手指掐了掐掌心,道:“所幸这次三妹妹没出事,御花园石山多,说不定还有这样的。我这便让人好好查勘,以免伤了人。”
    沈菀欲走,而后迟疑停下脚步。刚才事发突然,有点不对劲没细想。
    这会,她回过味来,一向深居简出的病弱三妹,怎穿着宫女的衣裙出来了?
    “三妹妹,不走?”她问。
    叶离垂下眼,拉着沈菀走到几尺外,悄声道:“阿离特地来谢法师的救命之恩,很快便回,太子妃能帮阿离保守这个秘密吗?”
    小姑娘透白的皮肤,泛起红晕,眼尾的目光若有若无关注着几步外的男子。
    这是来谢恩的?分明是少女怀春.......
    沈菀眼底的阴翳一闪即逝,动心又如何,那人一心向佛,注定不会为谁停留。更何况,三公主性子不讨喜,看这病相,已经快被倒下的假山吓去了半条命。
    思及此,沈菀挥掉心头的顾虑,怜惜地点点她的额头,道:“你呀,记得早些回去。”
    “嗯,阿离知道了,谢太子妃。”
    小姑娘娇羞地颔首,手指悄悄绞起禁步上的穗子。
    随着沈菀一步步走远,叶离轻笑一声,救命之恩真是个万能的借口。她转向玄隐,眉眼弯弯。
    “法师。”
    上前的身子倏地一扯,一支斜出的枝丫挂住她腰间的锦囊。叶离以为是树枝,反手一挥,生生将锦囊从腰带下挥落。
    锦囊一下飞出去,袋口松散,小小的木雕就这么滚到玄隐脚下。
    叶离躬身去捡,一只骨节分明的手已先她一步将木雕捡了起来。
    玄隐的视线在木雕上凝得久了点,叶离不禁心跳滞了一下,有些心虚地解释:“木雕是七妹妹送我护身的,法师见过?”
    玄隐轻拢了下手指。
    佛说,一切诸法皆从自业因缘力故而得生起,而是因缘念念不住犹如电光。
    兜兜转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A请收藏本站,或,浏,览,器,搜,索:哇,叽,文,学,,新手机端p.yfwaji.com,请重新收藏,努力为你分享更多更好的小说A

设置

字体样式
字体大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