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书后圣僧黑化了: 14、第十四章

您现在阅读的是哇叽文学www.yfwaji.com提供的《穿书后圣僧黑化了》 14、第十四章(第1/2页)

    “三公主?”
    叶离被两个双头人捧着丽妃肚子猛吸的画面,惊得有些怔愣。宫婢端着双耳铜盆在她面前叫了一声,她立时想到自己要不要马上提醒丽妃。
    毕竟她对双头人一无所知。
    电光火石间,阿玉的身影竟和那日撞到她的人重合起来。
    重影,瘦高。她看到的不是重影,而是那人就是有两个脑袋。
    皇后放下茶盏,似闲聊般问:“昨日听说阿离睡得早,可是身上不舒服了?”
    叶离敛下心绪,镇定答道:“许是太医换了新药方,一日都有些晕眩,就睡得早了些。”
    皇后没再多问,让丽妃和她二人去偏殿多说会话再回去。
    丽妃带着她到了偏殿,魂不守舍地和她说着话。一刻钟没到,便让她赶紧回宫。
    走在路上,叶离特意让人跟得远一些,小声问京墨:“你在殿里,可看见两个脑袋的人没有?”
    京墨不假思索摇头,道:“没有。”
    那不就是只有自己才能看见了?叶离咋舌。
    入夜,梳雨熄灯后退出殿。床榻上的叶离登时睁开眼,翻出准备好的黑衣换上。对着屋檐上坐的京墨招手。
    京墨做了一千年独行的狼,此刻有人拉着自己玩小黑屋游戏,瞬时有了莫大的新鲜感。
    他施法定住守门的宫婢和太监,叶离偷偷溜出,指指屋脊。京墨勾唇笑了下,背上她跃到屋脊,顺着她手指的方向去往长乐宫。
    两人避开巡视的守卫,悄声落地。叶离凝眸看了会,指着一角的身影,道:“那个阿玉出门了。”
    “坐稳了。”京墨纵身一跳。
    阿玉偷偷摸摸往偏殿去,她对地形了如指掌,没从正门进去,反而去了侧面的假山处。叶离看着她在山体摸索一会,假山底下出现个半人高的地洞,她想也不想钻了进去。
    “跟上去。”她道。
    叶离在山体附近找了半会,摸到一块略微低于表面的凹槽。手掌往里左右试着拧了拧,果然打开。
    两人矮身走进去,直到看到前方昏昏的烛光,叶离放轻脚步。
    屋里,丽妃躺在榻上,孕肚高高耸起,身上就披了一层薄纱。阿玉一手拿着把尖利的短刃,一手摁在丽妃的肚皮上。
    阿玉神色疯狂,两个脑袋一左一右摆来摆去:“娘娘可要千万忍住,勿要发出声音。”
    京墨靠近叶离,热乎乎的气喷在她耳后:“我现在看到了。”
    隐形的另一个脑袋此时毫无顾忌地现出形,丽妃恍若未见,直愣愣躺着。叶离按捺住急切,决定再等一会。
    阿玉一手抬起,眼见刀尖就要捅下去,叶离就见那刀尖反向一转,阿玉居然刺向了自己颈后。
    她仿佛无知无觉,刀扎进颈后用力一挖,挑出来一块血淋淋的硬物。一直活跃的双头,有一个瞬间瘪下去。如同吹胀的气球,教人松了气口,顷刻缩小成一个拳头大小的肉球。
    “嗯?”京墨忽而出声,叶离赶紧捂住他的嘴。他握住叶离的手,指指自己背后。
    叶离点点头,阿玉手上的东西和京墨背上的,是同一样的事物。
    阿玉经此一扎,毫无异色,好像只为完成某种神奇得仪式。她将丽妃翻身,露出后颈,握着血色甲片的手贴向那处白洁的肌肤。手还来不及触到,阿玉被人猛地推倒。
    “京墨,定住她!”
    叶离赶到丽妃身边,扯被子盖住她。
    “阿娘?”
    丽妃呼吸顺畅,但人就是睁着眼不给外界反应。
    “没用的,没用的,”阿玉面色苍白的看着她,“三公主,不给她放上双生器,她醒不过来的。”
    叶离捡起甲片,这块比京墨的要小,像大的被分成许多不规则的小块。甲片光滑,挂不住血珠,手上一抖,便非常干净。
    京墨现出人形,见到世上还有赤螭鳞甲,诧异道:“赤螭鳞甲还有这等作用?”凡人用它能长两个脑袋,怎么在他身上,反而成了禁制?
    叶离拿刀对着阿玉,问:“说清楚,双生器是怎么回事?”
    阿玉惨然笑了笑,道:“三公主,奴婢的使命已经完成了。这双生器若不放在丽妃颈后,就是大罗神仙也救不了她。”
    她说完,缩小的肉包咕地一响,回吸进身体,后颈立刻恢复成原样。京墨一见不妙,将叶离拉开。与此同时,阿玉瞳孔瞪大,喉咙咔咔一响,身体直直倒下去。
    “死了,”京墨上前探过她的脉息,上前看了看丽妃,奇道,“她没死,就是被人封了五感。”
    “你能救吗?”
    京墨看看丽妃的肚子,迟疑道:“你阿娘可以,肚子里的那个,就救不了了。”
    叶离看着手里的鳞甲,决定道:“先将阿玉弄走,然后带阿娘去开元寺。”
    阿玉让京墨悄悄放回了那间侍女住的屋子里,她死前没有异状,和睡着差不多,今夜不会有人怀疑。长乐宫情况不明,她还是带走为好。
    京墨化成原形,背上丽妃和叶离,一同往开元寺急速奔去。他跑得极稳,没有半分晃动。三人到了开元寺前,叶离上前叩开寺门,有个陌生的比丘过来开门。
    “小师父。”
    她还没说话,比丘恍神,揉揉眼,道:“可是来找尊者的?”
    比丘合掌,遗憾道:“师兄今夜无法出寺,檀越还是明日再来吧。”
    叶离:“那智慧可在 ?”智慧发现了车里隐身的京墨,必然也有些本事。
    比丘摇头,嘀咕道:“怎么都是今夜找师兄?”
    叶离回头看看丽妃,不知她能不能撑到明天。
    “公主?”有一道熟悉的声音叫她。
    叶离转身,看到来人不由松了一口气,“法师。”
    她对京墨招招手,示意把人背过来,对玄隐道:“我阿娘被人封了五感,请法师帮我救救阿娘。”
    玄隐抬眼往了下失去意识的丽妃,道:“先进来。”
    京墨作为妖,本不应进,也进不去这佛门之地,这儿处处与他相斥。不过那和尚在凌空对他一点,像是为他加了层护罩,让他毫无阻碍地踏了进去。
    玄隐命守门的比丘不要声张,将三人带到香客们留宿院子。
    丽妃躺在塌上,玄隐伸手附在她额上,菁纯的灵气缓缓渡到她体内。须臾,他睁开眼,问:“公主手上是否有赤螭鳞甲?”
    京墨忽而扫了他一眼。
    “有。”叶离拿出那半块残缺的鳞甲,顺便将宫里的事和薛府的事一同告诉他。最后道:“那宫女说若不用鳞甲,我阿娘便不会再醒来。”
    玄隐嗯了声,接过鳞甲,放在掌心。那鳞甲翻出淡淡微光,随着玄隐一捏,融成白色粉末。他将粉末化在水中,喂进丽妃口中。
    丽妃喝下药水,扩大的瞳孔慢慢回缩,随后沉沉闭上眼。
    “明日丽妃便会无恙,”玄隐垂下手臂,“不过,公主近日不能再接近娘娘。”
    “好,嗯?”叶离点着头,顿在那儿。她和丽妃见面有这么大影响?
    玄隐罕见没多解释,叶离继续说好,反正人救回来便好。
    京墨变成青狼,背好丽妃,叶离坐上去,抓住他的耳朵,莫名觉得有道视线落在她手上。
    “多谢法师。”叶离托起丽妃的脑袋。京墨等不及似的,呼呼便跑。
    玄隐在门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A请收藏本站,或,浏,览,器,搜,索:哇,叽,文,学,,新手机端p.yfwaji.com,请重新收藏,努力为你分享更多更好的小说A

设置

字体样式
字体大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