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书后圣僧黑化了: 21、第二十一章

您现在阅读的是哇叽文学www.yfwaji.com提供的《穿书后圣僧黑化了》 21、第二十一章(第1/2页)

    叶离掂着手里的木棍,警惕扫过门口的小厮。见人还是如死猪一样,便放心拐进转角。
    她身影一消失,地上的小厮却悄悄睁眼,一对绿色眼珠在幽蓝夜幕里,骇人又惊悚。
    叶离摸到隔壁小院,这儿是个空屋,里里外外都都吊着灰色蛛网,遍地横生的野草长得茂盛葱郁,都没地儿下脚。
    时间紧迫,不好细看。叶离穿过长廊,起先还注意着小心避人,一路往东走,渐渐觉察出不对味的地方来了。
    高门大院一定会留有看护院子的小厮,守夜的婢女,可除了最初遇见过用京墨毛发幻化的假人,和守门的瞌睡小厮。她经过几处院子,厨房,一个人影都不曾见过。
    周围暗影幢幢,一派平静,枝丫和草尖舒展摊开,不见任何晃动。仿若空气凝成了推不开的胶装物,灌到这个大院子里,将里面所有的事物都固定在这一刻。
    好似一块巨大的琥珀。
    叶离算算时间,和智慧约定好的一刻钟已到,没法再继续往里。她握着木偶,闭上眼,开始想着心中想去的地方。
    眼皮拂过一缕清风,她睁开眼,眼前陌生的房间,令人心下一紧。
    这儿什么地方?
    房内烛火通明,大片大片的绯色帐幔从空中垂落,堆叠在地。轻软的香纱半遮半掩挂满一整个屋子,迷蒙视线一眼望不到头,只能一次次撩起纱帐,去追寻后方的真实。
    叶离鼻尖轻动,四下漂浮着若有若无的清雅檀香。脚下着迷般循着气味浓的方向走,她一层层拨开纱帐。
    房屋正中摆着一面五人合抱,近乎穹顶高的金色雕花鸟笼。笼中的男人背对着盘坐在中间,一头墨发用玉簪随意挽起,薄如蝉翼的素色芷衣贴着他宽稳有力的背熨帖铺展,徐徐勾勒出后背紧绷的肌肉线条,劲瘦的腰肢。
    再往下,叶离冷静阻止自己继续往下。
    不过仅仅是看这样的背影,也能肯定笼中坐着的男人,是何等绝色。他似有所感,冷峭的下颌稍一收回,逐渐转身。
    叶离吞了吞口水,险些惊掉下巴。
    “法,法师?”
    玄隐淡漠的眉眼瞬间将一身糜.艳芷衣踩到泥里,见到叶离时反而眸光倏软,化作点点繁星,眼尾染上欲色。昔日的无上高僧,此刻如同已将圣洁交付给了邪魔,唯剩眼前的女子。
    他伸出手,濡湿的薄唇轻轻启开:“阿离,过来。”
    叶离刹那间听到脑海中同时绽开一场盛大的烟火,五光十色的璀璨点亮墨色夜空,噼里啪啦的哨响不绝于耳。这一瞬,犹如在她心头炸出个大坑。
    玄隐静静等她,眼底晦暗不明。
    和尚长头发原来是这样?
    还,挺好看。
    叶离的唇像是被人粘住一般,两个小人在头顶疯狂打架。
    去,不去。
    玄隐面色舒缓,眉骨略扬,漫不经心浅笑一声,低沉的音质仿佛一瞬间拱到人心里头。
    “阿离,渡我,可好?”
    叶离大震,檀香渐渐蚕食着她的理智,这不经意的笑让勾得她心猿意马。她咬破舌尖,一丝铁锈味悄然化开。
    血液的腥咸和舌尖的刺痛,让人恢复些许清醒。叶离长吁一气,大步往前迈到他跟前,手指挑起他的下巴,柔声说道:
    “好呀,哥哥。只要你乖一点,没到处沾花惹草,我现在就送你上天。”
    玄隐面上显露出疑惑的神色,抬手握住她的手腕,拇指指腹在她小臂内侧纤薄的肌肤上缓缓摩挲,一点点将她的脸拉到面前,温热的鼻息喷在她耳边。
    “没有别人,一直都只有你。”
    叶离一手抚上他的后颈,安抚似的揉上去:“嗯,真乖。不过下次骗人,不要变成和尚哦,不然我会生气的。”
    “嗯,你?”玄隐后颈一紧,一股剧痛传来,他低声叫:“阿离?”
    叶离五指一捏,身前的人霎时化作一缕青色毛发,从半空晃晃悠悠荡到地上。她拍了拍身上的灰烬,甚为无语。施法的人是不是把进来的人都当成LSP,只会以色为诱饵么?
    而且,仿得一点也不诚心,玄隐会穿成这样来勾引她,还说出那样的话?那得受什么刺激?这分明是她的戏份和台词。
    叶离脑海里划过一道亮光,呼吸猛地滞住,愣愣站在那里。须臾,她恍然大悟。
    这破院子竟然抄袭她的脑洞拿来做幻境忽悠她!
    她曾胡乱想过,若是京墨和女二组CP,估计就是小狼狗和病弱美人。故而一进院子,那个“京墨”便是狗系人设。但破院子只记得狗,丢了“狼”。
    系统给她安排任务时,她脑中短暂的闪过一副画面。破院子竟然也截取到了,不过本末倒置,两人的角色进行了对调。让幻化的玄隐媚缠于她,说着本该是她的台词。
    这就离谱。
    叶离扶额,还有没有点隐私?她随手挥开眼前的纱帐,难道玄隐也是因为这样的原因困在里面了?他能见到什么?
    叶离走出这间鸟笼房,脚刚踏出,她听到叮铃铃的击缶声。
    四周凭空响起哒哒哒哒的动静,沉寂的院子乍似受了惊得鸟巢,忽然便有人开始来回走动。叶离四下扫了一溜,藏到一间空房里。
    不想几个婢女停在门口,叽叽喳喳准备进来。叶离跳到最近的八宝床上,将帘子摆好。
    “今日姑娘要出嫁,自然要戴攒丝七宝璎珞,姑爷看了不知道会多喜欢。”
    “姑爷又看不见,呵呵,便宜那蒋家大少爷。”
    “欸,你们说,姑爷为了当道士抓妖怪,真的不要小姐了么?”
    “嘘,小点声,上次蒋家还写了帖子来,说是姑爷现在唤凌虚子,等学完功法,姑爷就会回来。”
    “嘻嘻,姑爷都入了道门,别是不中用吧?”
    “哎呀,你们的嘴可太坏了。”
    “道门姑爷不行,官门这位必是不错。”
    “我那日在外头听见了,小姐可哭了一晚上呢。”
    “羞死人了。”
    几个人在屋里敞开了编排那位新任姑爷和代理姑爷,言辞之大胆,令叶离自叹弗如。她们在屋里收拾好要用的首饰,再次嘀嘀咕咕关门走了。
    叶离跳下床。
    凌虚子?姜巫国设计伏击赤螭的那位国师,好像就是这名?她环顾房内,这儿的陈设和大晋没什么不同,角落摆的滴漏正至寅时。
    外面似乎越发热闹起来,叶离翻出件差不多的衣裙换上,垂着脑袋跟上一队手捧锦缎的婢女。
    此时天还蒙蒙亮,廊檐下挂着的灯笼隔远点看,俨然浮在半空的鬼火,看得人心里毛毛的。
    院子里人声一起,前半夜的诡异似乎不存在一般。她们一行人来到前院,家仆准备着招待客人的桌椅,热闹的气氛异常和谐。
    “欸,你等等。”一只手蓦地搭到叶离肩上:“说你呢。”
    叶离低着头转过去,面前是个身形偏胖的妇人。
    “去,将小姐放出来。”
    叶离面前多了一把钥匙。
    “告诉她今日最好老老实实穿上嫁人,若再不从,便打断她的腿。”
    叶离接过钥匙,妇人瞪她一眼,手冲着西边一指:“还不快去!”
    她连连称是,趋步赶往妇人指的方向。这幻境说来就来,不知道是她自己原本的画面加以改编过的,还是别人的。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A请收藏本站,或,浏,览,器,搜,索:哇,叽,文,学,,新手机端p.yfwaji.com,请重新收藏,努力为你分享更多更好的小说A

设置

字体样式
字体大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