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喂大反派(美食): 7、光顾

您现在阅读的是哇叽文学www.yfwaji.com提供的《投喂大反派(美食)》 7、光顾(第1/1页)

    医馆外面人声鼎沸,内堂之中却安静不少,微风透过门帘,将舒甜额前刘海吹得微漾,眉眼温和,粉颊娇美。
    张汝成有些出神,好一会儿才反应过来。
    张汝成忙道:“董姑娘请讲!”
    舒甜沉声问道:“还请张大夫告诉我,我爹爹的腿伤到底如何了?”
    张汝成愣了下,面露为难。
    舒甜又道:“我知道,爹爹和娘亲怕我担心,不让张大夫告诉我实话,但我为人子女,父母为我着想,我自然也要为他们打算,还请张大夫如实相告,我不会透露给爹爹,一定不让您为难。”
    她言辞恳求,眼神真诚,张汝成反倒有些不好意思了。
    “董姑娘严重了……其实我也早就劝过董伯父,他应该把实情告诉你的……”顿了顿,张汝成继续道:“董伯父的腿是多年前受的伤,虽然不知道是什么原因,但当时应该是彻底断过一次,后来也没有得到很好的救治,于是便落下了病根。”
    舒甜听着,蛾眉微拢:“我知道爹爹年轻的时候受过伤,竟如此严重么?”
    张汝成点点头,道:“令尊这伤当时拖得太久,断骨处长得不好,若是少走多休息那便罢了……但他偏偏时常走动,又总拎重物,长此以往,导致这次旧伤复发来势汹汹,若是再不好好治疗,恐怕两条腿都要废了。”
    张汝成说完,担心地看了舒甜一眼。
    舒甜眼圈微红,但却没有如他料想的一般哭哭啼啼。
    她轻轻吸了口气,问道:“那能治愈吗?”
    泪花在眼眶里打转,她却仍然有些倔强地看向张汝成,张汝成叹了口气,道:“若是他现在就开始卧床休息,配上针灸和中药,调理个一年半载,或许有可能治愈……但董伯父毕竟上了年纪,要恢复如初,也不太可能。”
    这话说得中肯,舒甜虽然有些失落,却仍然感激他对自己说了实话。
    “多谢张大夫,舒甜记下了。”
    张汝成又道:“一会儿我给你开一副方子,你先抓点药回去给董伯父喝着,等他什么时候准备好调养了,我再为他换方子。”
    舒甜认真点头,感激一笑,接着,她掏出诊金,双手奉上。
    张汝成愣了下,连忙推辞:“不用了!不过是聊聊天,你不必如此……”
    舒甜摇了摇头,道:“今日得了张大夫照拂,免去了排队的麻烦,我已经有些汗颜了……怎么能叫张大夫白白为我们出力?”顿了顿,她又道:“这里除了今日的诊金,还有上一次的出诊费,请您一定要收下。”
    前几日董松身子不适,刘氏便请了张汝成上门来看诊,结果张汝成只肯收药钱,不肯收出诊费。
    舒甜知道后,便打定主意,今日当面补给他。
    张汝成面色微顿,他低声道:“非得如此客气么?”
    虽然语气平平,眼中却有无法掩饰的失落。
    舒甜避开他的目光,笑了笑,道:“这本就是张大夫应得的。”说罢,她一把将银子塞到张汝成手中,温声道:“以后还要请张大夫多多照料我爹爹的病情,有劳了。”
    张汝成忙道:“分内之事,董姑娘不必介怀。”
    舒甜笑着点了点头。
    张汝成面有尴尬,他轻咳一下,道:“我先为你开方子吧。”
    说罢,他便走到了桌案前。
    舒甜站着没动,离他有几步距离。
    张汝成身量略高,一袭白衣,看上去风清月朗,其实不失为一个好的选择。
    但舒甜清楚,一直以来自己只把他当朋友……既然如此,就不要徒增彼此的烦恼了。
    张汝成背对着舒甜,挪开镇纸,正打算要抽出一张干净的宣纸,就在此时,一阵风吹过,桌上一张写满字的纸飞了出去,悠悠然飘落到舒甜身边。
    舒甜见状,拎裙蹲下,准备将纸捡起,张汝成却抢先一步,将白纸捡了回来。
    他将白纸捏在手中,连忙对折收起,面上有一丝惊慌,片刻后恢复如常。
    张汝成:“多谢董姑娘,我自己来便好。”
    舒甜勾唇笑了笑,没有做声。
    她虽然没有看清那纸上写的是什么,但见他如此紧张,不免有些奇怪。
    张汝成转过身,回到了桌前,他提笔写下董松的方子,又唤来了学徒,细细交代学徒去帮忙抓药。
    然后,舒甜便跟着学徒出了内堂。
    门帘微动,倩影消失在门口,张汝成面色黯淡了几分,他手中还攥着她给的银子,心中却有些怅然若失。
    舒甜提着药包,出了安平医馆,天已经彻底黑了。
    她走上回家的路,深思起来。
    自她穿越过来,爹爹和娘亲便对她疼爱有加,家中条件虽不富裕,但有什么好吃的、好穿的,他们都优先紧着自己。如今爹爹腿疾复发,已经无力再经营饭馆了,从此以后,莫说给爹爹治腿,只怕生计都成问题。
    舒甜想起爹爹在灶台前给自己做吃食的身影,还有娘亲佝着背,做针线活补贴家用的样子,一时有些心酸。
    她必须想办法多挣些钱,为爹爹把腿疾治好,让爹娘过上好日子。
    -
    翌日一早。
    天才亮了不久,舒甜便已经梳洗完毕,等在了家门口。
    董松拄着拐杖,缓缓从院子里挪出来,舒甜见了,连忙过去扶他。
    “爹爹,今日甜甜陪您去饭馆罢。”她撒娇道。
    董松笑了笑,道:“爹爹知道甜甜能干,但是去饭馆太辛苦了,你还是在家陪你娘亲罢……”
    舒甜抿唇一笑,道:“甜甜不累,爹爹最近腿脚不舒服,若是没有人陪着,甜甜不放心。”
    董松听了,心里暖融融的,笑道:“好好,那便听甜甜的。”
    舒甜笑着点了点头,拿起提前准备好的食材,便扶着董松一齐向武义巷走去。
    父女俩一路说说笑笑,走到了无名饭馆门口,饭馆门口人影闪动,绯红一片,烈烈灼目。
    舒甜惊讶地瞪大了眼:“锦衣卫!?”

A请收藏本站,或,浏,览,器,搜,索:哇,叽,文,学,,新手机端p.yfwaji.com,请重新收藏,努力为你分享更多更好的小说A

设置

字体样式
字体大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