帝王意: 2、第二章

您现在阅读的是哇叽文学www.yfwaji.com提供的《帝王意》 2、第二章(第1/2页)

    泽夏进殿时,关静姝心中正想着该如何开口向长公主辞行。

    她已经入宫大半日了,眼见到了午膳时分,她惦记着府中事情,自然要先出宫。

    可泽夏跟长公主说了句话后,原本还拉着她说话的长公主唇边勾起一抹笑。

    “竟到了这时辰了?”她看着对面的关静姝,“静姝,小厨房已经备好膳食,你同本宫一道用膳吧。”

    关静姝一句“时候不早,妾先告退”登时卡在喉间,不上不下。

    “走了,不然菜该凉了。”

    长公主也不管殿内还有别的宫人,起身便拉住对方的指尖,接着将人往膳厅带去。

    匆匆来到膳间后,果见一切皆已布置妥当。

    关静姝原不想坐下,毕竟身份不合适,可还不等她开口,长公主指尖便按在她双肩,接着微微用劲,让她在椅子上落座。

    “本宫叫你来一道用膳的,你在旁边站着算个什么?你是本宫至交好友,难不成还用你来侍膳不成?”

    从小到大长公主的性子始终如此,明媚潇洒,无所顾忌。

    许是自幼便千娇万宠,甚至先帝崩逝,新帝继位,也没能撼动这位长公主在宫内丁点位置,她仍旧是皇城中最尊贵的长公主,不用屈就任何人,可以肆意做自己。

    曾经的关静姝也是这样的人。

    她看着眼前明艳的长公主,眼中隐隐有什么东西闪动,最终什么都没说,只是低低应了声落座。

    泽夏在长公主刚起身时便已叫人吩咐小厨房传膳,两人落座后不久,手捧着精致的肴馔的宫人鱼贯而入,将瓷盘小心地放在了桌上。

    “快些吃吧,喜欢什么叫人夹便是。”眼见对方有些拘谨的模样,长公主便亲自夹了一筷子吃的往她碗中放,不待对方谢恩,便先一步道,“早些吃完也早些出宫不是?”

    原本一直想着用完膳要如何挑个时机告辞关静姝闻言一怔。

    “瞧你。”长公主嗤地笑了一声,“你心中想些什么都放在面上了,还用得着瞒?”

    关静姝闻言忙开口:“殿下恕罪,妾并非……”

    她想说自己并非不愿留下陪她,只是记着府中的事,可对方却似乎并不在意,略一摆手便道:“好了,不用这样紧张,本宫又没生气。”

    若是以前,长公主还会说些让她不必如此拘谨之类的话,可日子久了,长公主发现,无论她怎么说,关静姝下回见她还是那样恪守规矩,再不似儿时那般和她无话不谈,便也不再勉强。

    “人都说,女子嫁了人后性子多少都会有些改变,可似你这般全然换了个人的……”之后的话,长公主没再说,只是几不可察地轻叹了声。

    也不知是为关静姝,还是为她和对方曾经无所不谈的情谊。

    关静姝明白对方意思,可她却什么都没说,只是静静用着膳,仿佛方才那句感慨,她一点儿没听见般。

    时值盛夏,即便什么都没做,膳间也放了不少解暑的冰块,可一顿午膳的功夫,还是叫人有些受不了。

    “天这样热,陛下却总也不愿去行宫避暑,叫人在这宫中熬着难受极了。”一片安静中,长公主似是随口抱怨了句天子不欲避暑的事。

    她是最怕热的性子,幼时便如此,先帝尚在时,每回避暑都带上她。只是后来先帝不好,再加上新帝继位后这两年,一到避暑时节便说朝政繁忙,不去行宫。因而算起来,长公主已经有好几年没能去行宫避暑了。

    关静姝默默听着,并不作声,长公主见她一副对陛下的事毫不在意的模样,眼波一转,正要说什么,却见殿中监周成带人进来,手中捧着些吃的。

    “唷,周大人这是做什么?”眼见周成和身后跟着的人恭敬地见了礼,长公主便问了句。

    “前几日殿下不是总说没胃口?陛下想着殿下您这会儿该是用完午膳了,便叫了尚食局做了近来您爱吃的寒消龙髓膏,叫臣带人送来。”周成说着,示意身后几人将东西呈上。

    那几个内侍倒是知机,眼见关静姝也在一旁,忙替她也盛了碗。

    好巧不巧,这寒消龙髓膏正是关静姝最喜欢的,当年她尚未出阁时,每到盛夏时,一日间都能将此当饭吃。可眼下看着跟前的碟子,关静姝并未因着这龙髓膏而感到高兴,反而想起另一事。

    “殿下您……不是素来不喜欢这寒消龙髓膏吗?”

    和关静姝不一样的是,如此怕热的长公主恰恰最不喜欢这道糕点,只因这道点心唯有盛夏时节能做,可偏偏不能解暑,反而叫人越吃越热,因而长公主对此深恶痛绝。

    长公主这会儿正看着自己跟前的寒消龙髓膏,面上神色未变,眼底深处却隐约闪过些复杂,但她很快回过神来。

    “偶然吃了次,觉着口味不错,便喜欢了。”她笑了声,“怎么,这么几年,就许你变了,本宫的口味还不能改改?”

    关静姝忙回说不敢。

    那候在一旁的周成也不说东西送到了就离开,愣是在旁站着,等到长公主和关静姝两人将龙髓膏用得差不多了,才说了句告退。

    全程眼神也没怎么往关静姝那儿看,只在对方偶尔低头吃东西时瞧了眼。

    眼神看着却很认真,似是在记着些什么。

    之后关静姝便也趁着机会起身告退,长公主这回没再拦着,略摆了摆手便叫人送她出去,还叮嘱她过几日再进宫陪自己。

    直到关静姝的身影消失在膳间的门外后,原本面色如常的长公主才骤然起身。

    “快,拿水给本宫!”

    泽夏早已准备了清水,见状忙递了过去,还匆匆忙拧了条半干的帕子,又叫人端了盥盆来。

    长公主接过那水便赶紧咽了下去,神色看上去并不太好,她连着漱口好几回,才将口中那寒消龙髓膏的味道去了一些。

    “陛下真会折腾人。”叫人将方才盛过龙髓膏的碟子拿走后,长公主才慢慢说了句。

    明知她最厌恶那龙髓膏,还巴巴叫人送来,到底是给谁,被派来的周成心中门清。

    否则怎的期间他就只盯着关静姝瞧?

    可不就为了回紫宸殿有话可回。

    这样的事也不是一次两次了,想起以往的那些,长公主有些头疼地揉了揉眉心。

    得寻个机会和她那皇弟说说了,否则照着今日再来几回,她可真吃不消。

    .

    关静姝刚回到侯府,便在回房的必经之路上见着了婆母身旁伺候的嬷嬷,对方说宁夫人在正院等着她。

    原本打算先回去换身衣服的关静姝一顿。

    “我这便过去。”

    带着云隐匆匆到了正院后,门外的丫头也没进去传话,只是打起门口的帘子说了句。

    “少夫人来了,夫人正等着您呢,快些进去吧。”

    关静姝往里走时,身后跟着的云隐却被拦了下来。

    “云隐姐姐还是在外等着吧。”

    关静姝见状心中不由地一紧,心道这回只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A请收藏本站,或,浏,览,器,搜,索:哇,叽,文,学,,新手机端p.yfwaji.com,请重新收藏,努力为你分享更多更好的小说A

设置

字体样式
字体大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