帝王意: 14、第十四章

您现在阅读的是哇叽文学www.yfwaji.com提供的《帝王意》 14、第十四章(第1/2页)

    长公主回宫后不久,御前便来了人,说是陛下召她。

    一身素服尚来不及换,便匆匆乘了步辇赶往紫宸殿。

    内侍都在殿外候着,唯有周成,在见着她来了后,忙迎上行礼,而后领着她往殿内去。

    恰在此时,殿内走出一人,长公主定睛一瞧。

    ——竟是太史令。

    太史令见了长公主殿下,便拱手见礼,对方略一摆手,示意他不必多礼,接着便问对方因何前来。

    太史局观天文,测历数。若是无甚异象,抑或天子召见,甚少面圣。

    可一旦入閣,便意味着不是小事。

    故长公主才会有此一问。

    “回殿下,臣前些日子测定历数时,见天有异象,似是大凶之兆,这才入閣觐见,请圣上定夺。”

    大凶之兆?

    长公主一怔,正待要问,便听身前的周成着急地催了句。

    “殿下,快些入殿吧,陛下正等着您呢。”

    长公主便只能压下心中疑惑,眼瞧着太史令告退离去。

    入了内殿后,周成禀了天子声,说殿下到了。

    “你且退下。”

    天子手中拿着样东西正仔细瞧着,闻言并未抬头,只是让周成退下。

    待得殿内唯余下长公主和他时,天子也没放下手中的东西,半晌后问了句。

    “皇姐,阿姝如何了?”

    长公主猜到他召自己来便是要问此事,故而便大略说了对方如今的情况。

    “……我回来时,都阳侯府一切都安排得差不多了,听得说讣告也都发出去了,明日京中各府收到讣告后便会前去吊唁。”

    天子似乎并不在意侯府那些丧仪灵堂布置得如何了,略听了几句后便径直道。

    “阿姝瞧着可还好?”

    长公主便说面上看着还好,只是宁夫人病倒,府上一应事务具要她主持打理,只怕身子受不住。

    天子一听这话,修长的指尖不由地一紧,原本小心拿着的卷轴也被他捏出道印子来。

    几息后,他似乎意识到这点,霎时松了手,接着低头,细细地看了看那卷轴,确认上面的内容并未有所损毁,略皱起的眉心才放开了来。

    “皇姐说的对。”天子说着,轻轻将那卷轴合起,接着拿起一旁的帛布套上,又缓缓放入御案上原本敞开的一锦盒内,待合上后才将其往旁挪了挪,似是为了防止自己不当心碰着了一般。“这些事原就劳心劳力,阿姝只怕吃不消。”

    长公主原本见着他先前那小心的模样,心中便隐约有了些眉目,眼下瞧见那熟悉的锦盒后,才确定对方先前是在看什么。

    更不论方才天子合上画轴时,那隐约显露的场景。

    ——五年期,都阳侯府,关静姝大婚。

    那回长公主因着先帝身子不好,时常陪在身侧,便也没抽出空去参加自己至交好友的昏礼,还颇感遗憾。

    而那时尚是储君的今上也因着宫人照顾不周染了风寒,长公主身为胞姐便又多了个要照顾的人。

    便是那时候,她在自己这弟弟的寝殿内发现了副画,上面赫然便是关静姝大婚时的场景。

    也正是那次,长公主第一次发现太子对关静姝的感情。

    原本对方一直没表达出来,在被长公主发现后也不打算再隐瞒,这才发展到了如今的模样。

    而那副画,这几年来,天子只要得空了,总会拿出来看上许久,再好好收起。

    思及此,长公主看了看上首天子面上神情,接着想起在都阳侯府时关静姝说的那些话,正要开口说什么时,却听对方先一步道。

    “朕会让周成亲自去六尚局调几个伶俐人,明日还要皇姐替朕带着去侯府,就说是皇姐你替阿姝调去的。”

    这安排原是没有的,不过是方才听得长公主说起关静姝一人主持府上事务后,天子临时决定的。

    长公主听了还没来得及应,他便又接了下去。

    “还有一事,明日周成会和皇姐一道去。”

    长公主一听便问了句为何周成也去。

    天子便将那外室子孩子的事说了遍,又提了提宁成业生前最后一个见的,是那外室。

    原本还想着怎么把从关静姝那儿听来的事告诉天子的长公主,一听这话就懵了。

    “什么?宁成业死前还和那外室见了面?!”长公主声音一下提高,骂了句,“这混账东西!”

    似是发现她的反应有些过于激动,天子皱眉。

    “皇姐这是怎的?”

    长公主却攥起指尖,咬牙连着骂了宁成业好几句,接着在天子略沉下的眼神中说出了实情。

    “……静姝就是这样告诉我的。”说到最后,长公主又忍不住骂了句,“我本以为宁成业还算有点良心,眼下看来,他满心满眼都是那外室,什么为了给静姝买琴穗才没了命?”

    若非见了那外室,他又怎会忽然没了?

    虽不知两人之间究竟发生什么,可眼下看来,宁成业的死和那外室只怕脱不了干系!

    可怜静姝还一味地怪自己,觉得是自己太过任性,这才害了宁成业。

    天子并不知晓琴穗的事,也不知道这其中的缘由,眼下听得长公主这样说,原本还有些温和的面色骤然冷了下来。

    “阿姝她,果真说了要寡居一生这样的话?”

    长公主回过神来,却见上首天子面色极为阴郁,也不知想到了什么。

    她登时便有些迟疑,可天子却再次追问。

    “阿姝她是不是说了,要一辈子守着侯府?”

    “……是。”事到如今,除了说实话还能怎样?长公主索性破罐子破摔,把一切都挑明了,“不止如此,我当时还言语试探了番,莫说离开侯府,便是侯府没落,她也说自己要替宁成业向婆母尽孝,乃至日后替其摔丧驾灵。”

    说到这儿,长公主想到那外室子。

    “陛下,那孩子……”她顿了顿,“如今静姝认定宁成业是为着她才殁了,如此情况下,即便她知道了宁成业以往做过的事,也消不了这人在她心中的份量了。”

    当一个人为了自己而亡时,再多的误会也都不重要了。

    若是真照着先前天子的打算,将那外室子送到关静姝面前,再把一切都告诉她,只怕她也会忍下来,说不定还会主动接纳那外室子。

    毕竟不管怎么说,那孩子如今是侯府唯一的血脉,且生母下落不明。

    关静姝本就觉得自己对不起宁成业和侯府,若是届时她认下了那孩子,记在自己名下,于侯府而言是好事,可对她未免过于不公。

    长公主不是什么与人为善的性子,且最是护短。

    那孩子如何,对她来说一点不重要,可她不希望自己的好友不仅要带着对丈夫和侯府的愧疚,还要在日后的这么多年里,面对一个外室所诞下的孩子,将其视如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A请收藏本站,或,浏,览,器,搜,索:哇,叽,文,学,,新手机端p.yfwaji.com,请重新收藏,努力为你分享更多更好的小说A

设置

字体样式
字体大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