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不小心混成最红厨娘: 2、第二章

您现在阅读的是哇叽文学www.yfwaji.com提供的《一不小心混成最红厨娘》 2、第二章(第1/2页)

    沈知味自己家在市中心,虽然是从孤儿院出来的,可她从小就知道钱的重要性。小时候放学就捡废瓶子纸壳卖,钱攒在手里也不花,一直到读完初中,手里也有个几万块了。义务教育只管到初中,高中就不管了,孤儿院也不可能为她高中出学费生活费。事实上,到了高中,她就得离开孤儿院。就是靠着这几万块钱,以及自己的学习成绩真的很不错,减免了部分学费后,她才把整个高中读完。

    只是高中实在是忙,她没有攒钱的机会了,好在自己够努力,又考上了很好的大学,申请了贫困补助。但要生活费啊,原本她只是想在网络上记录自己凄惨人生的,结果误打误撞的拍到了自己做饭的视频,那个视频爆红了,她就做起了黑暗料理博主。

    好歹也是有五百万粉丝的人,不算什么大网红,也算中网红了。虽然不直播,但她会接广告啊,一般一条广告的费用是二十万到六十万不等。挣来的钱她都攒着,她又不追求穿衣打扮,日常花销只有吃喝和学费。几年下来就攒到了一笔小钱,足够她付出这里一套小房间的首付。

    至于为什么买小房间,还不是因为买不起大的。

    这房子沈家不知道,他们刚找到自己的时候一直以为自己是申请贫困补助才上的学,愧疚心泛滥的时候,沈开平给她塞了一张卡。就算知道了自己是五百万粉丝的博主,在他们眼里,也是上不得台面的事业,赚不了几个钱。

    房子虽小,却也是沈知味花费了心思请了很好的装修团队装起来的,与她的梦中情房一模一样。

    电梯停在35楼,刘依大跨步走出去,大波浪发尾甩得起飞,“还是你这一层好,清净,听说你们这一层就是两户,其他户都是三百平一套。让我挣上一辈子的钱估计都买不了,也就你捡了个漏。”

    沈知味很认同的点头,她这一层也是两户,只不过隔壁那户是540平,自己这一户是60平,为什么是这样的布局。据说自己这60是隔壁为保姆准备的,但人家说是呆在国外不准备回来了,保姆房用不着,就卖了。她看的第一套房子就是这,60平小是小了点,装她一个人够够的,主要这地界是市中心诶,楼下就是地铁,去哪都方便。于是她掏出自己做博主以后赚来的所有钱,付了个首付。欠下一大屁股的债,拥有了这套安身之所。

    窝进柔软的沙发里,刘依开始大骂特骂沈家,火气她憋了一路,这会就要发泄出来。沈知味知道她的性格,时不时附和一下,悄咪咪打开手机,看自己发的那条博文下面的评论。第一条第一条评论点赞已经超过3000+,沈知味试图在下面寻找到一些支持,好抚慰她受伤的心灵。

    【我家狗看了味味做饭都摇头:说什么傻话呢?洗洗睡吧!】

    【醒来还是很感动:你做的那些,我家狗都不吃。】

    【小味味是减肥之神:好耶,就您的手艺,继续加油更新视频的话,可以让我继续瘦十七八斤。】

    一溜下去不是嘲讽就是挖苦,把沈知味看得血压都高了。她把手机一扔,挽起袖子就冲进厨房,开玩笑,必须给他们看看自己的真本事。

    在和系统达成协议后,还没重生之前就被系统扔到了一个什么凝时空间。在空间里,她跟乞丐老人学做叫花鸡,跟身穿道袍的道士学做白果烧鸡,同光头和尚学做扒烧整猪头再和船娘学做宋嫂鱼羹等等,这些人往往只会一道或者两道沈知味听过的没听过的菜。无论是哪一道,味道都无与伦比。

    沈知味在学的过程中都已经被香麻木了,她认真的学,认真的记。然后发现自己用刀越来越灵巧,拆牛拆猪都毫无问题,她能落刀不到三分钟就把整只鸡和鸭的骨头拆干净,她能不用记时间仅凭肉眼或者嗅觉就能完美的掌握任何一道菜的火候。

    沈知味记不清有多少人来教自己,也记不清自己学了多少道菜,只记得自己从一开始做菜需要反复做个几万遍或者几十万遍才能让那些师傅满意,到后来越学越轻松,越学越容易,许多菜只需要看一眼,便能完整的复刻下来,连味道都丝毫不差。

    也就是那时候,系统说她可以重生了,她才回到这个世界。

    此时此刻,她已经迫不及待的露上一手,告诉自己这些粉丝们,她可比他们家的狗会做菜多了。

    给骂累了的刘依倒了杯水,人一斜眼,问,“你准备干嘛?”

    沈知味指了指厨房,“去那儿。”

    刘依翻了个白眼,以为沈知味要拍黑暗料理了,“刚回来就开始拍,你厉害。得,我进去睡会,昨晚在酒吧嗨到早上八点,到这会才困。”

    沈知味哼了一声,“迟早猝死。”

    刘依挥挥手,转身就进入房间,沈知味只看到她往床上一扑,也懒得管她。

    装修这套房子的时候,沈知味只做了一室一厅,为了拍摄需要,厨房也是开放式的,空间还特别大。连她的抽油烟机还有灶台,以及锅碗瓢盆等等,都是市面上非常好的大牌子,她的粉丝不止一次评论过。用最昂贵的厨具,做最垃圾的菜。

    她打开冰箱,里面塞满了食材。天上飞的海里游的,应有尽有。

    面对这么多食材,她一眼就落在了冷冻区一位朋友送的大黄鱼上,然后脑海中就浮现了几个字‘脱骨酿黄鱼’。

    在空间里,是一个穿着朴素的古代厨娘教她做的这道菜。那位厨娘性格温和,一直自称奴家。困在凝时空间里一直学习,是个人都想找人说说话,这些师傅便成了她唯二的目标。边学习边跟人聊天,倒也知道了不少事。她还很清楚的记得,这位厨娘师傅素手芊芊灵巧的拿着一把笨重的大菜刀,这边划一刀,那边手一抽,整条完整的鱼骨就被她抽了出来。在沈知味学抽鱼骨学到崩溃的时候,这位厨娘师傅讲笑话似的同她说起这道菜的由来。

    “奴家家中原是开酒楼的,生意甚好,打东边来了户人家,在对门也开了家酒楼。这生意啊,就不好做了。家父着急,却也无可奈何。县官老爷的娘亲过寿,就想在奴家酒楼和对家酒楼中选一家去做菜,只提了一个要求,老人家爱吃黄鱼,却不爱刺。这做的黄鱼,不能有刺,因要摆着好看,黄鱼还要保持完整。这事难办,但奴家自小学厨,想着既然鸡鸭骨头都可拆还能保持完整,那鱼自然也可以,更何况黄鱼骨头是一整条的。在家练习了好些日子,奴家还真把这骨头给鱼全脱了,寿宴就选了奴家酒楼。之后就脱骨酿黄鱼便在奴家那出了名,也因为这道菜,酒楼生意越来越好,对门酒楼抢不过生意,自然就开不下去。”

    想到这里,沈知味嘴角含着笑意,将锅里红烧收尽汤汁的黄鱼盛到盘中。

    整条黄鱼完完整整,完全看不出骨头已经全部抽了出来,黄鱼皮经过先炸再红烧,如同被揉搓后丝滑绸缎,褶褶皱皱,又薄如蝉翼。葱丝几根,姜条少许,八角两颗,花椒六粒,便将这大黄鱼料理得服服帖帖。鱼肉吸收了这吊香的汁水,盛到盘中都得小心,那肉已经塌烂了,每一瓣鱼肉里都裹满了盈盈汤汁。

    沈知味将镜头对准这份脱骨酿黄鱼,凝眉拍视频素材,边上却传来一声爆喝,差点没把她镜头吓掉。

    “淦,怎么这么香?”

    刘依头发睡得稀烂,此时瞪大了眼睛站在开放式厨房的吧台外,直勾勾的往里瞅。

    “怎么样,我做的,牛吧?”

    沈知味把盘子端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浏丨览丨器丨搜丨索:哇丨叽丨文丨学,y.f.w.a.j.i.c.o.m】

设置

字体样式
字体大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