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残疾小夫郎(女尊): 1、第 1 章

您现在阅读的是哇叽文学www.yfwaji.com提供的《我的残疾小夫郎(女尊)》 1、第 1 章(第1/2页)

    时值初春,冰雪消融,但京城依旧寒冷如冬。
    此时屋外还在下雨,雨声哗啦啦的作响,一个侍人伞都没撑,冒着大雨就从外面匆匆进来了,他一路来到紧闭的房门外面,急促的敲了两声,“殿下,出事儿了!”
    “何事?”
    一道冷冽的声音从屋内传来,紧接着房门就被打开了,顾锦棠站在那儿,面色有些病态的苍白,一双凤眼半眯着看着来人。
    “殿下,刚刚传来消息说洛小将军在路过黑竹山的时候不慎从马背上摔了下来,马从他的双腿上腿上踩了过去,小将军他,他……”卫元说着还小心翼翼的打量着顾锦棠的反应,在看到她那本就苍白的脸色又白了几分后,卫元不敢再说。
    顾锦棠的身子虚晃了一下,她伸手紧紧扶住门框,整个人如同掉进了冰窟里面一般,冷到骨子里了,她定定的看着卫元,咬着牙问道“到底怎么了?”
    “传回来的消息说小将军的双腿怕是废了,而小将军至今昏迷未醒,听那大夫说若是马蹄再重一些,只怕是命都要……殿下!”
    卫元惊呼一声,忙上前将人扶住,只是他到底是男子,如何能扶得住顾锦棠,两人双双倒在地上,而顾锦棠双目紧闭,已经晕了过去。
    “来人啊,快来人啊,殿下昏过去了!”
    一时间三皇女府乱做一团,只是顾锦棠却半点都不知道。
    *
    时间一晃便是三日过去了,今日是三皇女和洛家那位小将军大婚的日子,若说在之前,京城中人人都在替洛家那位小将军惋惜,怎么皇家就将这么一位守护边关的功臣嫁给那扶不上墙还病怏怏的三皇女,这皇家不是明摆着忌惮洛家么,可如今,洛家那位小将军眼瞧着就要回京了,却在半道将腿给摔废了,不知多少人都在等着看热闹,有些还要叹上一句可惜了。
    可不管外面如何议论,但三皇女府内已经挂上了红绸,就连府上的那些侍人也穿得有些喜庆,只是顾锦棠到底是个不受宠的,就算今日是她大婚的日子,皇家也不过是随意派人送了点东西来,至于朝中官员却是一个都没有出面,也都只是派了府上的侍人送了一些贺礼来。
    不过顾锦棠却不在乎这些,她身上穿着一看就是赶制出来的喜服,坐在铜镜前认真的整理衣服,直到连一点褶子都看不见后,她才罢休,而那原本苍白的脸色今日也有了血色,随后她又取出那枚玉佩,看着玉佩的眼神中多了几分温柔。
    “殿下,大殿下来了。”
    干柳从外面进来,面色有些不好,紧接着她后面就传来一道张扬的声音。
    顾秋珺穿着一袭华服,怀里还搂着温香软玉,脸上带着荡漾的笑容看着顾锦棠,“今儿个是三皇妹大喜的日子,我这当皇姐的也不知应该送你什么,不如就将这小美人儿送给你,毕竟你那正君是个废人,想来在床上也不会有什么快活,有了这么个小家伙在身边也不会很无趣。”
    说着,顾秋珺就将怀中的小美人儿一把推向顾锦棠,眼看着那男子就要撞到顾锦棠怀里了,顾锦棠却捂着嘴低声咳嗽了几声,脚下往旁边让了一步,刚好与那男子错开,男子踉跄着险些摔倒在地上,而顾秋珺的脸色也沉了下来,“三皇妹这是何意,你与本殿一同长大,今日是你大喜的日子,本殿来给你送贺礼,你这是要拒绝本殿?”
    “依我看大皇姐怕是多虑了,毕竟三皇妹这身子骨也是不行啊,只怕是心有余而力不足啊,到时候还不是可怜了小美人儿要独守空房了。”
    顾琦从外面进来,长臂一捞就把一脸委屈的男子拉入怀中,手指轻佻的在他的脸上捏了一把,惹得那男子娇嗔了一声,随后她才道“将本殿送给三皇妹的新婚贺礼都抬进来。”
    一共有三个大箱子,侍卫将贺礼抬进来后就退了出去,而顾琦却搂着那男子来到其中的一个箱子面前,抬手打开,里面放着的赫然是一个盆子。
    一旁的干柳脸色一变,藏在袖中的手紧紧握着,而顾锦棠却没有丝毫的反应,只是刚刚咳嗽过,脸上有了一丝丝的红晕,看着那木盆的目光没有半点波澜,只是那两个人今日就是来看热闹的,又如何会放过她。
    顾秋珺大笑着说道“本殿觉得二皇妹这贺礼送得不错,做人嘛最好是不要忘了本。”
    “谢二皇姐的贺礼。”
    顾锦棠语气平缓,就连那目光都没有一丝的波动,惹得那两人顿时觉得无趣,最后还是顾秋珺大手一挥,带着顾琦和那男子离开了,直到二人走后,顾锦棠身子才晃动了一下,伸手扶住旁边的桌子,干柳道“二皇女真是太可恶了,殿下大喜日子还来这般说,还有那大皇女也是。”
    “早已习惯了,她们要说就说吧。”
    宫中谁不知顾锦棠的生父原是君后身边的一个宫侍,名叫阿酌,还是偶然的一次,皇上喝醉了,与他发生了关系,这才有了顾锦棠,也是多亏了肚子里有这么一个孩子,才没让君后将其除了,皇上也将他封为了侍君,赐了一处偏院,任其在里面自生自灭。
    只是阿酌身子不好,生下顾锦棠三年后就病逝了,而顾锦棠也被君后接了去一直养着,说是养着,其实就是折辱顾锦棠,直到她成年后搬出了皇宫,这日子才算是好过一些。
    而顾秋珺二人自来都看不惯顾锦棠,没事儿的时候就会到三皇女府来奚落一番,随后就扬长而去。
    这些年不都已经习惯了么……
    顾锦棠看着身上的喜服,嘴角总算是露出一抹笑容,她看着干柳道“等一下洛屿来后我不去拜堂,到时候直接将人送到晓园。”
    “殿下!”干柳意外的看着顾锦棠,“你,你不是这么期待今日么,为何?”
    “正是因为期待,我才要这样,你照做就是,还有这些东西也一并收了吧。”
    “诺”
    *
    天色渐渐暗下来了,而晓园内却与外面的冷清不同,里面一看就是被人精心布置过的,红烛摇曳,而今日新过门的皇女夫正安安静静的坐在那撒着红枣桂圆的喜床上。
    身上穿着一袭艳红色的喜服,头上还盖着喜帕。
    被派过来的卫元站在外面瞧瞧的探了个脑袋进去,一想到今日殿下的安排,卫元那肉嘟嘟的小脸皱了起来,也不知殿下这般,那小将军心里会不会有什么怨言,毕竟是大喜的日子,结果这进府后殿下连面都没露过,堂都没拜,这到底算哪门子的大喜日子呢。
    “你在这儿鬼头鬼脑的看什么呢?”
    干柳走过来后就看到卫元扒着门在往里面看,上前去伸手在他的脑袋上轻轻地拍了一下,拍得卫元险些扑了进去,最后还是干柳伸手将人拉住,这才免了卫元脸贴地。
    “你吓死我了!”
    卫元气鼓鼓的看了眼干柳,随后又往她身后看去,干柳自然知道他在看谁,摇了摇头“殿下还没来,你先在这儿守着。”
    “殿下没来,你过来做甚?”
    由于方才的惊吓,卫元现在看干柳很不爽,干柳也不介意,她将手中的食盒提高了一些,“殿下怕正君饿着了,让我送一些吃食过来。”
    干柳伸手在卫元的小脑袋上拍了拍就进去了,她将食盒放在桌案上,打开后将里面的菜都端了出来,若是此时洛屿头上没有盖上盖头,他必然会发现,干柳端出来的那些菜都是他最喜欢吃的,只可惜他现在什么都看不到,只能看到眼前那刺眼的红色。
    “正君,殿下还要一会儿才能过来,这时辰也不早了,你先吃点东西吧。”
    “不必,多谢。”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请收藏本站,或,浏,览,器,搜,索:哇,叽,文,学,,新手机端p.yfwaji.com,请重新收藏,努力为你分享更多更好的小说】

设置

字体样式
字体大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