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残疾小夫郎(女尊): 22、第22章

您现在阅读的是哇叽文学www.yfwaji.com提供的《我的残疾小夫郎(女尊)》 22、第22章(第1/2页)

    怎么喂……
    洛屿看了眼尚在昏迷的顾锦棠,又看了看手中的药,为难二字几乎都写在了那张白皙的小脸上了,应该怎么喂?
    他抬头看着卫元,巴巴的问道“能不能把殿下给弄醒?”
    卫元果断摇头“正君,殿下昏迷了,轻易弄不醒的。”
    就算有法子他肯定也不会用啊!
    这可是给殿下谋福利的大好时候,到时候殿下一醒,他在这么一说,嘿,殿下到时候万一就不生干柳的气了呢,毕竟这干柳一走,就没有人偷偷摸摸给他塞东西了,至于那个坏阿九,没事儿就说他吃得太多,日后会没有女子娶他的。
    哼!他才不稀罕呢!
    瞧着洛屿还没动作,卫元小声道“正君,殿下身子弱,此刻又发热呢,到时候若是那药凉了,殿下喝下去怕是会很难受的。”
    “可是……”
    “正君,真的会很难受,很难受的!”
    看着卫元反复提及很难受,洛屿心都软了,可是这药他也不知道应该怎么喂啊。
    在玉关城的时候,他倒是看到过那些人喂药,可那是捏着嘴直接灌进去的,洛屿瞅了眼身侧靠在床栏上垂着脑袋的顾锦棠。
    若是这么喂下去,他,他还是有点舍不得的。
    “要不你帮我寻个勺子来,然后帮我将她扶着,我用勺子试一试?”
    “那正君稍微等一下。”
    卫元立马跑了出去,没过一会儿就拿了一个……拳头大小的勺子。
    “这么大,怎么喂得进去?”
    “就是要大一点才好啊,到时候就算殿下洒了一些出来,但大多也都咽下去了。”卫元理直气壮的说道。
    洛屿总觉得哪儿怪怪的,但又说不上来,只能将视线在卫元那张一脸真诚的包子脸上和那拳头大小的勺子上来回看了几眼,最后还是妥协了,他伸手接过勺子,在药碗里面搅了几圈,这才盛了一点放在唇边抿了一小口。
    苦涩的味道充斥在嘴里,一张脸都皱在了一起,“怎么这么苦?”
    卫元也没想到洛屿会亲自尝一下,阻拦都来不及,看着他因为苦涩皱道一起的脸,忍不住说道“正君,这就有所不知了,殿下身子弱,若是病上一回就要用一些特殊的药材,不然恐伤了身子,所以这药才这么苦,一般奴们都不会去尝的。”
    卫元这么讨厌阿九还有一个原因就是因为以前他被骗着尝了一口,苦得他连着两天嘴里都是那个味儿,吃什么都吃不下。
    “殿下不是带了些蜜饯回来么,去拿来吧。”
    洛屿感觉到嘴里的味道是越来越苦了,卫元自然也明白,立马去将放在榻上的油纸包拿了过来,从里面拿出一颗蜜饯递给洛屿,这才坐在床边伸手扶着顾锦棠。
    等这一碗药喂下去后,顾锦棠身前垫着的被褥也打湿了,而那药苦得就算顾锦棠晕了过去,眉头也紧紧皱在一起,洛屿顺手塞了一颗蜜饯在顾锦棠嘴里,这才将药碗递给卫元,让他又换了一床被褥。
    卫元将人扶着躺在床上后想要来帮洛屿,洛屿却摆了摆手,哑着声说道“你也下去休息一会儿吧,这一夜你都在忙活。”
    “诺,那正君也睡一下吧,奴把蜡烛灭了几盏。”
    卫元也不强求,他往后退了一步,将床幔放了下来,走到烛台那儿先是点了安神香后才用剪子灭了几盏灯,这才无声的退了出去。
    洛屿慢慢的躺在床上后,浓浓的困意就袭来了,但他还是强打着精神伸手去探了探顾锦棠的额头。
    虽说知道这药效不会这么快,但是探一下他才能安心,不过也不知是不是用酒擦拭身子起了作用,顾锦棠额头上的温度好像退了一些,就在他要将手放下来的时候,指尖不小心从顾锦棠的唇瓣上划了过去。
    温热的唇瓣,洛屿觉得自己的指尖都在发痒,只是架不住那浓浓的困意,洛屿就这么靠在顾锦棠的身侧沉沉的睡了过去。
    *
    顾锦棠醒来时,感觉自己浑身酸痛,想要说话,却感觉嗓子干得都要吐火了,她微微蹙眉,想要抬手掀开那床幔,结果发现自己的手被一只暖乎乎的小手紧紧握住。
    她转过身来,看着靠在他身边睡得正香的洛屿,眼底还有几分青色,顾锦棠知道,自己昨夜发热了,怕是将这小人儿折腾得够呛。
    想到这儿,顾锦棠觉得自己的心都有些抽疼,她伸手想要去将搭在他脸上的那缕青丝拨开,手刚放上去呢,一声嘤咛声就从那红唇中泄了出来。
    长睫轻颤了两下,只见那小人儿迷迷糊糊的醒过来,眼睛都还没睁开呢,那手下意识的松开顾锦棠的手去碰了碰她的额头。
    顾锦棠眼神幽暗,她抬手将那只放在她额头上的小手拿下来,轻轻的握在手中,“阿屿,再睡一会儿吧。”
    眼瞧着小家伙要醒过来了,顾锦棠伸手遮住他的眼睛,长睫轻轻的在她手心撩拨了几下后就没了动静。
    一早干柳就拿着顾锦棠的病贴去了兵部,三皇女又请了病假的消息再次传了出去,不少人叹息,这位三皇女当真是可怜,不过这次宫里倒是派了人送了很多补品,虽说看似是皇帝关心自己的皇女,但若是别人,大家都不会那么意外,但是这三皇女……
    一时间,许多人自己都开始泛起了嘀咕。
    不过这些顾锦棠都不在乎,她只想抱着怀中的洛屿再好好的睡上一觉,这么想着,顾锦棠也是这么做的,她伸手将洛屿一把抱在怀里,将脸埋在他的肩窝处轻轻的蹭了蹭,这才满足的又睡了过去。
    至于嗓子干,反正也不是要命的,干了就干了吧。
    *
    等两人再次睡醒后,外面又开始下雨了,顾锦棠一手抱着还在努力清醒的洛屿,另一只手则是拉响了铃铛。
    没过一会儿,卫元就从外面进来,他伸手掀开床幔,看到顾锦棠的脸色没有昨晚那么苍白了,心中这才松了口气,视线落在顾锦棠怀中的洛屿身上,卫元小小声的说道“殿下不知道,昨夜你发热了,正君急坏了,奴瞧着正君怕是都要哭了,而且,正君还帮你……”
    “卫元!”
    话还没说完呢,就传来恼羞成怒的声音,洛屿小脸通红,冲着卫元眨了两下眼睛,启唇无声说道“我明日带你去吃好吃的!”
    卫元自然是看懂了,一想到好吃的,就忍不住咽了下口水。
    而这时半搂着洛屿的顾锦棠突然转过身来看着洛屿,搂在他肩膀的手指轻轻动了动,眼神微眯,温柔的问道“阿屿这和卫元有了小秘密了不成?”
    “没,没有啊。”洛屿一脸无辜的看着顾锦棠,他就算是扯谎了也要将那件羞人的事儿给瞒下来!
    顾锦棠戏谑的看着洛屿,伸手轻轻的在他的下颚处挠了挠,凑到他耳边低声道“阿屿认为这晓院里是没有暗卫么?”
    “嗯?”
    洛屿直接呆了,一双眼睛瞪得圆溜溜的看着顾锦棠,仿佛一只受了惊吓的猫儿,脸上的红晕还未散去,这下那露出来的一小节玉颈都红了。
    实在是太可爱了。
    顾锦棠恨不得将人抱在怀中狠狠地揉两下。
    洛屿直接侧身从顾锦棠怀里翻身出去,然后迅速的用被褥将自己一盖,只要他看不见,那顾锦棠的嘲笑的人就不是他!
    卫元砸吧了两下嘴,这个他是真忘了,他也不是故意不告诉正君的,那正君明日说的还作数么?
    “你先出去吧,让人备上膳食,顺便让阿九一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A请收藏本站,或,浏,览,器,搜,索:哇,叽,文,学,,新手机端p.yfwaji.com,请重新收藏,努力为你分享更多更好的小说A

设置

字体样式
字体大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