降降好感吧孩子被脑补怕了: 7、第七章

您现在阅读的是哇叽文学www.yfwaji.com提供的《降降好感吧孩子被脑补怕了》 7、第七章(第1/2页)

    熟悉的横滨暗夜,却是被悲鸣与爆炸般的碎裂声音笼罩,人群尖叫嘶吼,却深刻的了解到一件事情——
    无法从这场虐杀中逃脱。
    游离于黑夜的身姿从鲜血中而过,几乎与周围融为了一体,没有人能直视他的模样,因为早在视线所及前就断了气。
    最后的最后,这片黑夜里只剩下了火焰燃烧的声音,步伐踏在了地面都不曾发出一丝声响的他,独自沉寂着眼眸,才缓缓把视线移到了身后站立着的少女身上。
    “结束了,要赶紧回去才行。”
    那位少女的身形气息几乎淡薄到毫无存在感,但她在听着耳边的声响时,思绪周转了许久,就像是终于找到了机会一样,开始轻声说出:“敦,我…很喜欢夫人。”
    被喊出名字的中岛敦身形一顿,他似乎知晓少女的含义,但仅仅是说着另外的内容,“小镜花,现在我们只是在执行中原大人的任务,铲除阻拦港口黑手党道路的人。”
    泉镜花淡如薄雪的唇瓣轻抿,她却是不由自主地抬手握住了挂在脖颈间的手机,以及手机边上的毛绒玩偶,她像是鼓足了勇气,再次上前说着:“夫人她…”
    “镜花。”
    彻底站立在了泉镜花的面前,中岛敦的声线缓缓沉了下来,他含有暗金色光辉的瞳仁里,带着无人能懂的细碎波澜,“她是港|黑的人,上次你帮助夫人离开港|黑的事情,我只会忽略一次。”
    没想到竟然被中岛敦发现了。
    泉镜花垂眸间微不可察的瞳孔一缩。
    即使已经和中岛敦在港口黑手党认识多年,但泉镜花总觉得自从首领去世后,中岛敦就变了很多。
    可是她无法做到被夫人恳求着,也能坐视不管的样子。
    教会了她许多,温柔且美丽到足以令人沉溺的夫人,却是在首领去世的几日后,仿若被抹去了微笑,在不透进任何光线下的寝屋内,声音颤抖的说着:镜花,你在我边上对吗?
    泉镜花永远无法忘记那一日,撞入了夫人原本如同星河般璀璨的眸底现在却宛若枯涸,夫人恳求着,说出……
    带我离开这里,好吗?
    思绪至此的泉镜花一言不发,她跟着中岛敦速度很快地就回到了港口黑手党的大楼。
    可是现在只有她一个人发现了一件事情,无论是敦、红叶姐还是代理首领,他们似乎都没有察觉出,现在回来的夫人变得年轻了。
    一直在暗处保护着夫人的泉镜花意识到了这点,却不是突兀发现的,她向来喜静因此常常隐匿着来保护夫人,后来觉得现在的夫人即使还是状态不佳,却比之前要改善很多。
    为此感到高兴的泉镜花却是蓦然间,就像是眼前被突兀刷新了一般,她察觉到了些许异样。
    夫人似乎要年轻了一些,而且还……不太熟悉这里的环境。
    后续在和夫人慢慢接触的泉镜花,愈发加深了脑海中的想法,但她却是默默把夫人些许做过的违和行为,悄然抹去。
    无论如何,夫人还是夫人,她一直能感受到。
    *
    目前任务世界内,对于任务对象的好感度现状,系统发现自家的宿主先是很理直气壮地在心里把责任都推给了它后,似乎是心里舒坦多了,接着便越挫越勇的继续准备找任务对象。
    可是当——
    【任务对象好感已上升。】×n次后,饶是系统都开始怀疑是不是自己的检测功能出问题了,为什么宿主就站在人面前都可以加好感,不站在人面前也会慢慢加好感啊!
    从未遇到过这么棘手的情况,系统经过分析后,实在是忍不住出声。
    【宿主,请先停止去找任务对象的行为。】
    照桥花晴从一开始的怀疑人生已经转变成了无所畏惧,甚至听着系统所报的“好感已上升”,她都开始习以为常。
    感谢这里的中也,助她练就了一颗强大的心,她已经没什么好怕的了。
    心里说着这些,实则正在给卧室里的植株浇花的照桥花晴已经飘忽了很久,终于被身旁忍不住提醒出声的佣人小心翼翼的说着:“夫、夫人,花要被……!”
    这才回神的照桥花晴一看眼前的盆栽里水都溢出来了,她赶快停手,手忙脚乱间终于把可怜的植株拯救了回来,然后就听到了系统所说的话。
    停止去找?那她现在还能干什么?
    正当她都准备好和系统详细“洽谈”一番,这任务到底该怎么做或者说她要做到什么情况才算任务完成时,却是听到了熟悉的声音正焦急的从她身后传来。
    “夫人!”
    等她转身一看,看到的就是中岛学弟的妹妹泉镜花,对方向来无什表情的脸庞竟然露出了些许慌张,更是恳求着说出:“中原大人现在的情况很糟糕,只有您能阻止!!”
    一听到泉镜花的话语,照桥花晴根本来不及多想,她连忙着急问出:“中也在哪里?”
    接着匆忙间终于和泉镜花赶到了港口大楼的顶层,这里饶是照桥花晴也很少来过,即使前几天想出了打搅中原中也办公的绝妙想法,她也只是去找对方而已。
    所以当此次再次踏足这里,相比其他楼层明显要森严许多的设施,周围人来人往的黑色制服人员,他们此刻的脸上都无法维持平静。
    但他们无一不在看到照桥花晴后,像是连忙松了一口气,又十分恭敬的说着:“夫人晚上好!”
    下意识点了点头的照桥花晴提起裙摆加快了步伐,她跟着身边的泉镜花来到了位于最深处的走廊,周边的装潢与陈色像是堆积着,相比白日的此处,要明显令人感到压抑。
    踏足在质地高级的毛绒地毯上,照桥花晴面前坚固的双门终于被打开,而门缝刚露出薄影的刹那,照桥花晴就听到了剧烈的声响。
    是玻璃瓶破碎的声音。
    身边的泉镜花神情紧绷着连忙靠近了照桥花晴,她护着对方的同时,往室内看去。
    只见偌大的室内地面已经堆积了许多破碎的酒瓶,原本就是深色的地毯被再次加深了颜色,周围的墙壁上是许多红酒残留下的暗色痕迹。
    接着泉镜花就听到了中原中也的声音:“啊——?!混蛋!想死吗?!”
    阻止着中原中也的中岛敦根本无从下手,他几乎是被单方面压制,中原中也的力量与异能力都过于强劲,中岛敦也无法在此刻使用异能力。
    若是失控的话,已经没有人可以来控制住他了。
    为了防止自己暴起,中岛敦一边强力阻止着因为醉酒而发起疯的中原中也,一边用手按压住脖颈间厚重的铁环项圈,项圈的外部与内部都有着锐利的钩爪,当尖锐刺入脖颈间产生剧痛时,中岛敦的神情清醒了一瞬。
    “中也!”
    他的动作因为外面传来的声音而一顿,脸部却是在此刻被挨了一拳,他被力量撞击摔在了地面上,但没有一丝停歇地站起来,连忙朝着夫人身边的泉镜花喊着:“镜花,带夫人离开这里!!”
    泉镜花很少接触到中原大人失去理智的模样,但记忆里曾经听过夫人笑着讲出:知道吗,这位干部大人喝醉酒了的样子,除了阿治能阻止,我也可以阻止哦。
    这里满是前任首领的痕迹,是夫人最爱的人,即使是中原大人,也不能破坏这里的一切。
    “夫人!”
    泉镜花连忙护着边上的照桥花晴,而照桥花晴看清楚中原中也的模样时也不由一顿。
    对方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A请收藏本站,或,浏,览,器,搜,索:哇,叽,文,学,,新手机端p.yfwaji.com,请重新收藏,努力为你分享更多更好的小说A

设置

字体样式
字体大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