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真: 1、第一章

您现在阅读的是哇叽文学www.yfwaji.com提供的《当真》 1、第一章(第1/2页)

    第一章
    暮色四合,深蓝色的夜幕之下,繁星点点。
    南城一处码头内,一艘私人游艇正静静停靠在其中。
    粼粼水面倒映着头顶皓月,盛夏的夜晚好像在此刻被无限拉长。
    甲板上莺莺燕燕无数,游艇上的纸醉金迷是这座城市的缩影。
    秦思渺被簇拥在中间,女人一袭墨绿抹胸长裙,刚好至脚踝的裙摆堪堪遮住一双白皙细腻的小腿。
    说不出的婀娜多姿风情万种。
    晃动的酒杯映出女人姣好的容颜。
    今天是她的生日,这场宴会自然也是为她举办的。
    秦家只是普通人家,然而秦思渺身后的沈明洲却是南城新贵之一。
    南城大有人想要攀附沈明洲,可惜男人拒人千里不近人情。
    唯一的短板,就是秦思渺。
    所以今天这场宴会,明着是给秦思渺过生,实际上却是想拿她当跳板借此巴结上沈明洲。
    秦思渺对此心知肚明,也不点破,只心安理得坐在中间,听着身边众人的奉承。
    梁茜之端着蛋糕过来时,众人已经将秦思渺全身上下夸了个遍。
    作为秦思渺的好友兼闺蜜,梁茜之过来,其他人自然是给她让路。
    待将秦思渺带离热闹之地,梁茜之才小小翻了个白眼,胳膊肘在秦思渺身侧碰了一碰。
    她笑着骂了一句:“真是受够你了,听那么久马屁都不觉得烦。”
    梁茜之觉得自己要是晚一步,估计那群人都能将秦思渺身上裙子的设计师扒拉出来,再挨个夸一遍。
    “有什么可烦的。”
    秦思渺笑笑,随手撩了下耳边的碎发,女人一双盈盈笑眼看过来。
    媚眼如丝也不过如此。
    秦思渺大言不惭,轻哂:“她们本来说的就是实话。”
    “不要脸。”梁茜之笑着追骂了一句,不过也没反对。
    毕竟秦思渺本来就长得好看。
    就是梁茜之不太明白,秦思渺为什么那么喜欢听别人夸自己。
    之前有一回梁茜之偶然问起,秦思渺也是含糊其辞,明显不显在这问题上多做停留。
    人都有秘密,故而梁茜之也没追问到底。
    何况秦思渺这张脸,真的称得上三百六十度无死角。
    就算一直看秦思渺不对眼的人,见了她这张脸也只会骂一句:“狐狸精。”
    说来也巧,这边梁茜之才刚念叨了一句,就看见秦思渺的死对头白楚楚从对面走来。
    梁茜之眉眼一挑,本能察觉到来者不善。
    事实证明梁茜之的直觉还挺准的。
    作为秦思渺的死对头,白楚楚当然不可能真的过来给人送祝福。
    都还没走近,梁茜之就听见白楚楚和人低笑的声音。
    声音不偏不倚,正好落在秦思渺和梁茜之两人耳中。
    “嗯,是新买的耳坠,我也觉得好看。”
    秦思渺过来之前,白楚楚已经三百六十度向人展示过自己新购入的耳坠。
    这会瞧见秦思渺过来,忙不迭一抬手,下巴微扬。
    “思渺呢,你觉得怎样?”
    猝不及防被点名,秦思渺懒懒挑起眼皮。
    也怨不得白楚楚逢人就炫耀。耳坠是去年Dt在巴黎时装周珠宝展展示的新品之一。
    红色碧玺椭圆形切割,顶上是十二生肖中的白兔,光是这一对的价格就高达六位数。
    这一系列主打的是中国风,用的十二生肖作噱头。
    白楚楚费尽心思,才哄得自己身后的刘少买了一对。才刚戴上第一天,就马不停蹄跑来秦思渺眼前炫耀。
    “是挺好看的。”
    难得听见秦思渺的赞赏,白楚楚心下窃喜,她暗暗挺直了腰背。
    正想着在秦思渺跟前炫耀一番时,蓦地却听见女人慢悠悠的后半句。
    “这一系列我去年也买了,胸针也有,你喜欢的话我送你。”
    秦思渺轻描淡写的一句,直接将白楚楚眼底的笑意完全击碎。
    她目瞪口呆看着几分钟前还围着自己惊羡不已的“好姐妹”,此时却一窝蜂赶着围在秦思渺身边,好话不尽。
    “思渺你又一整套入手了?”
    秦思渺淡声:“嗯,本来想换着戴的。”
    可惜她耳坠太多了,没找着机会。
    之前还信誓旦旦想着打秦思渺的脸,冷不丁却碰了一脸灰。
    白楚楚暗暗捏了拳头,不轻不重冷哼了一声。
    “有什么好羡慕的,除了花钱也不会别的了。”
    一行吹捧的言语中,白楚楚的声音尤为突兀。
    话音刚落,现场忽然陷入一片死寂。
    所有人面面相觑,面色说不出的难看。
    只除了秦思渺一人。
    她倒是半点也不介意白楚楚的说辞,甚至还坦然接受。
    女人稍歪了歪头,一双狐狸眼笑得狡黠。
    “那也是没办法的事。”
    “我倒是羡慕你这样勤俭持家的,不像我,就只懂得花钱。”
    白楚楚:“……”
    一拳打在棉花上,白楚楚面红耳赤,嗓音不自觉都变了调。
    “今天不是你生日吗,沈总怎么没来陪你?”
    白楚楚幸灾乐祸,“不会是吵架了吧?”
    “有什么好吵的。”
    秦思渺笑弯了眉眼,她手背托着腮,慢条斯理回复。
    “说是去给我准备惊喜了,还说只能我一个人看。一个生日礼物还弄得神秘兮兮的。”
    秦思渺不动声色将话题绕了过去。
    周遭立刻响起一片倾慕声。
    关系不熟的人看不出来,然而像梁茜之这样的,却明显察觉到秦思渺眼底一闪而过的失落。
    惊喜这事自然是秦思渺诓骗人的。
    将近十一点,沈明洲还是迟迟没有现身。
    沈明洲上周出差,本来说好的昨天回家,结果临时有事耽搁,归期不定。
    今天一整天都没有消息。
    秦思渺早就借着醉酒的名义提前回家,没在宴会上逗留。
    梁茜之搀扶着人回家时,秦思渺整个人都晕乎乎的,都这时候还不忘翻看自己的手机。
    可惜手机捏得发烫,秦思渺还是没有收到沈明洲丁点回复。
    梁茜之上楼送蜂蜜水时,秦思渺还在和自己的手机死磕。
    “行了。”
    梁茜之不耐烦收走秦思渺的手机,将刚泡好的蜂蜜水塞到人手上。
    “你再盯一个小时,沈明洲也不会回来。”
    即使知道沈明洲工作忙,然而作为秦思渺的闺蜜,梁茜之还是不忘为对方抱不平。
    “怎么说也是你生日,沈明洲怎么连个电话都没有。”
    秦思渺撇撇嘴,女人纤长睫毛低垂,她手指轻敲杯沿:“可能是在忙吧。”
    听着像是不以为意,然而等梁茜之离开,秦思渺还是没舍得放下自己手机。
    夜色堙灭了她身影的轮廓,莫名勾出几分孤独和落寞。
    梁茜之缓缓眨了眨眼。
    秦思渺性子就是这样,像是一只小刺猬,只有面对亲近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A请收藏本站,或,浏,览,器,搜,索:哇,叽,文,学,,新手机端p.yfwaji.com,请重新收藏,努力为你分享更多更好的小说A

设置

字体样式
字体大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