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御厨与美人影帝[古穿今]: 7、第 7 章

您现在阅读的是哇叽文学www.yfwaji.com提供的《小御厨与美人影帝[古穿今]》 7、第 7 章(第1/2页)

    七、正式相见,你是他吗?
    裴斯羽恍然以为,梦中的人走进了现实。
    一股难言的悲伤涌上心头,裴斯羽凝望那一袭身影,不禁抬手捂住心口。
    “藕粉来啦!”
    随着小马哥的一声欢呼,打破安静的氛围。
    裴斯羽回过神时,苏唐已经捧着餐盘送到床边。餐具都是粉彩骨瓷,看起来过于正式。
    朝思暮想的正版美食送到面前,裴斯羽却又顾不上吃了。他看着苏唐的脸,怎么都移不开目光。
    裴斯羽恍惚问道:“我们见过,对吗?”
    苏唐用标准答案回答:“见过两次,第一次在电影节红毯,第二次在你晕倒之前。”
    这么说似乎能解释熟悉感的由来,但裴斯羽又觉得,他和眼前的人应该早就认识了。只是,他想不起来何时相遇过。
    苏唐打开骨瓷碗盖,捧上藕粉羹:“尝尝看?”
    裴斯羽吃过无数顶级料理,但在第一勺藕粉羹入口的时候,那些都成了过眼烟云。
    他仿佛回到从前畅游水榭的时光,穿过碧绿荷叶丛。遥望小舟头,有人含笑看着他。
    等等……为什么是“回到从前”?为什么眼前又浮现那个身影?
    裴斯羽愣住,再度打量苏唐——明明就是一张陌生的脸。
    眼前,苏唐托腮冲他笑,含着期待问:“好吃吗?”
    裴斯羽愣怔着点头,竟有些懵。
    苏唐又送上龙井茶糕:“再尝尝这个。”
    小马哥见苏唐真敢喂裴斯羽甜点,连忙阻止:“斯羽从来不碰过甜的东西,你别胡闹……”
    裴斯羽拿起一块,细细品嚼:“茶香四溢,清甜不腻。”
    顿时,苏唐的笑眼又明亮了三分。
    裴斯羽拿起点心时,手背上的伤疤再次出现在苏唐的眼皮底下。渐渐地,苏唐眼底漾起粼粼的波光。
    眼前的是疤痕,和故人的那一道“胎记”太过相似。它们不光位置一模一样,形状也大致相同。
    连他都能莫名其妙古穿今,旁人怎么就不能转世轮回了?
    更何况乾国还信奉鬼神,一年三祀,上至君臣贵胄、下至贩夫走卒都笃信轮回之说。
    或许裴斯羽,就是那人的转世?
    苏唐不禁朝裴斯羽凑得更近些,甚至想捧起他的手背,仔细地确认一下。
    然而,裴斯羽对他还不熟。面对突然的靠近,裴斯羽只觉得是冒犯,眼神里还有几分防备:“你干什么?”
    苏唐自知唐突,幸而应变能力强,顺手挑出一块桂花糖糕:“再尝尝这个,保证好吃。”
    裴斯羽戒糖已久,本想拒绝看起来就糖分超标的糕点。但在嗅到桂花香气的那一刻,他犹豫了,喉结不可察觉地颤了颤。
    最后,推拒的手势变成了接过,鬼使神差的。
    苏唐凝望着他时,神情中含着期待,像等待表扬的三好学生。
    裴斯羽的双眼渐渐明亮,即使不说话也猜得到,他又一次被苏唐的手艺惊艳了。
    再看小马哥,就差惊掉下巴。他给裴斯羽做经纪人这么多年,还是第一次见裴斯羽主动品尝甜点。
    就算是顶级甜品师的作品,裴斯羽也向来看都不看,直接送给助理处理掉。
    难道说,糊咔的手艺真的好过享誉世界的大厨?
    还是说,食物里有蛊?
    就在他天人交战的时候,裴斯羽喝完了藕粉,吃完了糕点。
    小马哥想送客,却见苏唐拿出小纸条,递到裴斯羽跟前。
    裴斯羽狐疑:“这是什么意思?”
    苏唐一双笑眼亮晶晶,两颗卧蚕饱鼓鼓,活像一只精明的小狐狸:“交个朋友嘛~”
    裴斯羽没接纸条,目光冷淡。从小到大,他看惯了奉承和搭讪,早就习惯用冷脸回应。
    苏唐塞纸条的行为很冒失,足以把美食建立的好感全都抵消。
    随着裴斯羽眉宇渐蹙,温馨的气氛变得冷淡。
    苏唐在心里叹气,暗道太过着急。连裴斯羽的性格都没有摸清楚,就急着递纸条,显得他上杆子巴结。
    王公贵族、富家子弟身边,最不缺前倨后恭的哈巴狗。想必,裴斯羽也把他当成靠拍马屁讨好处的小人了。
    意识到这些,苏唐立刻把纸条压在花瓶下。
    他依旧笑眯眯,解释道:“你别多心,我是想跟你做生意。这是我的电话,订餐随叫随到~”
    不等裴斯羽回应,苏唐提起餐具,转身就走。
    小马哥一边质疑苏唐的用心,一边拿起纸条就想撕:“我看他就是想红想疯了。”
    裴斯羽突然叫停:“先等等,别撕。”
    小马哥有些诧异地愣住:“斯羽,你不会真想和那种人交朋友吧?”
    裴斯羽拿来纸条一看,发觉写的竟都是繁体隶书。虽然用的是水笔,但字迹堪称笔走龙蛇,颇有古风,竟不似当代人的手笔。
    这个苏唐,一言一行、一举一动里,处处透露着古怪。
    裴斯羽愈发迷惑:“太奇怪了……”
    小马哥搭腔:“是啊,为了吸引你注意,居然连繁体字都写上了。”
    说话间,小马哥又想撕掉纸条,生怕裴斯羽被没有底线的糊咔吸血。却不料,裴斯羽侧身一躲,把纸条握在了手掌心。
    小马哥闪到了腰,疼得直哼哼:“我跟你说,这种人就跟狗皮膏药似的,一粘上就撕不掉了。”
    裴斯羽握着纸条说:“放心,我心里有数。”
    小马哥盯着他紧握的手,无奈地摇了摇头,很想提醒他——虽然嘴上这么说,但你心里可能真的没数。
    另一边,苏唐走出医院,心情好到一路哼歌。
    徐哥在前面开车,欲言又止好一番,终于开口:“小苏,你今天是不是热情过度了?”
    苏唐不解:“什么叫热情过度?”
    徐哥回答:“就是你对裴斯羽的态度和举动,徘徊在越界的边缘。”
    这一点苏唐无可反驳。
    他必须承认,刚才看见疤痕一时忘情,把裴斯羽当成了乾国的故人。
    徐哥继续说:“裴斯羽的家世你应该只知道一个皮毛吧?我仔细告诉你之后,你就该明白,这人不好啃。”
    娱乐圈一直戏称裴斯羽为禹杭圈“太子爷”,并非无凭无据。
    裴斯羽含着金汤匙出生,母亲那边称得上艺术世家,父亲那边则是国内数一数二的富豪。
    而禹杭圈之所以能发展起来,甚至在文娱界和燕京圈并驾齐驱,都是由裴斯羽他们家一手主导。
    了解了这些消息,苏唐思忖着说:“这样看来,圈里管裴斯羽叫一声太子爷,还真挺贴切。”
    徐哥提醒苏唐:“所以你要更加小心,搞好关系就行,但千万不要越界。否则惹怒了他,我怕你连网红都当不了。”
    苏唐接近裴斯羽,并不是想讨娱乐圈资源,而是为了验证心里的猜想。
    当时匆匆一眼,发现那道伤疤和故人的胎记颇为相似。苏唐觉得,其中或许有所关联。
    还有那种难言的熟悉感,每次靠近裴斯羽的时候,都像浪涛般拍打他的心头。
    既然可以有借尸还魂、穿越,那投胎转世这种事情,是不是也不在话下?
    他需要接近裴斯羽,慢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设置

字体样式
字体大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