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成反派的小作妻: 6、06

您现在阅读的是哇叽文学www.yfwaji.com提供的《穿成反派的小作妻》 6、06(第1/2页)

    演得正过瘾的叶时被这声音打断,他遗憾回头,谢知行一手插袋,风衣腰带松垮垂下,他眼眸轻眯,脸上一贯是要笑不笑的表情,正在看他。
    而此刻的叶时眼眶发红,长睫沾染泪珠,整个人失去方才的光采,黯淡不已。
    见谢知行忽然出现,霍然心中咯噔一声,他优雅起身:“阿行,你怎么才来,我们都等你好久了。”
    “刚刚不过是无事闲聊,”霍然笑吟吟对叶时道,“对吧?”
    叶时轻咬下唇,低低嗯了声。
    谢知行长腿迈开,走到叶时身边,自叶时回国起两人便针锋相对,互相对呛,他从未见过他这副模样。
    动动脑子就能知道对方在胡言乱语,一向鬼马精灵的叶时会傻到被三言两语蒙骗?
    但现在看样子不仅是信了,而且还深信不疑。
    自谢知行出现后,几个人便都一齐望着他,尤其是林奇,此刻颇有些提心吊胆。
    谢知行自十八岁起便开始混娱乐圈,最讨厌的便是捕风捉影乱嚼舌根的人,所以平时开玩笑归开玩笑,但哪些话该说哪些话不该说,大家心里门清。
    霍然眼睁睁看着谢知行伸手搭在叶时肩上,带着他往前面走了两步,为他拉开椅子,待叶时坐下后,他站在他身后,手指扶在镂空椅背上,姿态很是散漫。
    不带任何意味的视线轻飘飘落过来,看得让人不自觉坐直背脊:“什么闲聊是我不能听的?”
    这一举动做出来,所有人都明白,显然是他们低估了叶时在谢知行心中的分量,霍然绞紧手指,有些不安:
    “刚才叶时对我们的关系有所怀疑,他可能是误会了什么,这种事情我解释了也没用,怕你们心生隔阂,所以林奇建议他去问你。”
    这话说得他自己都信了,声音又轻又慢,似是委屈:“阿行,你不会怀疑我们故意挑拨离间吧?”
    谢知行还没说话,叶时在心里啪啪啪为霍然鼓起了掌。
    好家伙,先歪曲事实,后把路全都堵死,那我见犹怜的表情做出来,哪个男人看了不心软?
    连他这种惯会给谢知行泡茶的人都不得不说声佩服。
    要不然怎么叶时拿的是炮灰剧本,而人家霍然是主角呢,这不高下立见?
    在小说里,这段剧情结束后,原主意识到自己地位不保,愈发没有安全感,变本加厉地作,而这也惹得谢知行更厌恶。
    叶时做好准备,等谢知行明目张胆的偏心。
    “是不是你自己心里清楚,”谢知行站在叶时身后,视线环视整张长桌,微微一笑,“我希望没有下次。”
    那点浸在声音里的笑犹如刀锋上一点雪亮,尖锐锋利。
    霍然手指头被攥出了些血色,林奇小声不满:“不过是个叶时,又怎么了……”
    但终究不敢让谢知行听见。
    话题中心人物叶时此刻已然懵了,他脑子里的14接连看完几出大戏,熟练地为自己准备好了花生瓜子西瓜板凳。
    叶时不能理解:“为什么剧情走向跟小说写的不一样?”
    他以为刚才谢知行是要维护霍然,可没想到是要维护他??
    有点意外。
    14害了声:“我们的目标是什么?用爱感化反派!这证明谢知行已经有了变化了。”
    叶时理解了下这个字面意思:“你是说他喜欢上我了?”
    14望着停留在零,还隐隐有下降空间的好感值:“……倒也不是。”
    直到姗姗来迟的谢母出现,这顿气氛诡异的饭才得以继续下去。
    *
    吃完饭后,谢知行跟叶时一起离开。
    意识到谢知行已然发生变化,叶时没想到完成任务这么容易,有些飘飘然。
    谢知行坐在主驾上,单手扶方向盘,另一只手撑在车窗上,狐狸似的凤眸微微勾起,似是在思忖什么。
    叶时眼角余光望着他,尽本分泡茶,轻轻咳了声:“刚才谢谢你为我说话,如果没有你,我都不知道怎么办。”
    谢知行过了会儿才回:“不用客气。”
    叶时偷偷瞥他好几眼,终于下定决心,结束磨蹭:“你刚才,为什么会帮我说话啊?”
    这个问题很关键,决定叶时究竟会如何对谢知行进行定义和分类。
    按照书里的人设,谢知行这个反派大BOSS人狠心恶,并不像是个给他泡几次茶就会心软的主。
    难道是自己魅力太大,他一时抵抗不住?
    叶时很快忘了昨晚设计翻车的事情,情不自禁开始幻想。
    谢知行此刻也在沉思一个问题——叶时是不是脑子忽然犯病,突然喜欢他了?
    结合刚才谢母跟他复述叶时说过的话,以及最近叶时一系列反常表现……
    谢知行微微偏头,看向旁边的叶时,似是察觉到他视线,青年绽开抹笑,眉眼清隽,像是幅丹青画,端的是乖巧娴静。
    伸手松了下领结,谢知行平静道:“不帮你说话,然后看着你丢我脸?”
    叶时:……?
    好家伙,原来他不是看他被欺负而动恻隐之心,居然是嫌他丢人??
    方才幻想犹如破碎泡沫,消失得什么都不剩。
    谢知行,好绝一男的。
    叶时有些不服气地咕哝了声:“是他们先找茬,都是你朋友,我哪敢说话?”
    红灯路口,车子停下。
    谢知行轻轻一笑,意味不明:“这会儿倒敢呛嘴,之前干什么去了。”
    车厢内本就不大,那低哑笑声融入空气里,像是带软刺的钩,勾得叶时耳朵发痒。
    叶时抬手揉了下耳廓,把分寸把握得很好,他可以闹脾气,可以不舒服,但现在谢知行对他好感度不高,不能作得太厉害。
    他见好就收,语气软了下来:“之前不是有你?像阿行这么好的人,怎么会忍心袖手旁观呢。”
    青年眼如弯月,碧波荡漾,仿佛有星星坠入其间,闪亮发光。
    绿灯亮起,谢知行顿了顿,收回视线,轻踩油门,把车开出去。
    叶时以为他们是回家,但没想到谢知行把车开到了家珠宝店。
    这家店藏于深巷,名字大气非凡,TI两个字勾金雕银,透着低调的贵气。
    14只看了一眼便叹道:“哇哦,谢老板牛批,这家店只对高消顾客开放,一年只接五十单生意。私人定制,百万起步,上不封顶。”
    下车后,叶时语气轻快地问道:“阿行是要买首饰吗?我可以帮你参考。”
    已然日暮时分,谢知行关上车门,大半昏黄光影勾勒出他挺拔身姿,他率先走了进去。
    店内开了空调,温度保持在恒温状态,红绒布整齐排开,围成个不规则形状,琳琅满目的珠宝首饰分门别类放好,大厅正中央放着3D版珠宝设计理念。
    店长闻讯赶来,他穿着燕尾服,金丝眼镜架在鼻梁上,眼睛是纯粹的宝石蓝,颇有种英伦风情。
    一开口,便是地道的英国腔:“Mr. Xie, what can I do for you?”
    叶时四处打量这儿的珠宝,站在前面的谢知行忽然偏头看向他:
    “选一款你喜欢的戒指。”
    叶时眨了下眼睛:“是给我买?”
    “不然呢,做戏不得做全套吗,”谢知行抱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A请收藏本站,或,浏,览,器,搜,索:哇,叽,文,学,,新手机端p.yfwaji.com,请重新收藏,努力为你分享更多更好的小说A

设置

字体样式
字体大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