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桃妄我: 8、擦肩而过

您现在阅读的是哇叽文学www.yfwaji.com提供的《白桃妄我》 8、擦肩而过(第1/2页)

    江令住的地方太偏僻了。

    白桃抬眸看了看门牌号,没找错。

    她按了两下门铃,里面却没有声音。

    “江令?”

    白桃提高声量,叫了他的名字。

    里面还是没有回音。

    就在白桃打算拿手机给江令打电话时,身后突然出现一道阴影。

    “啊!”

    白桃被吓到了。

    她睁大双眸,下意识的向前跑。可前面是锈迹斑斑的铁门,就在她将要撞上的时候一只骨节分明的大手护住了她的额头。

    指骨与铁锈碰撞的声响让白桃微愣,然后,她听到男人冰冷的声线。

    “是我。”

    白桃坐在床上的时候,心里还在想着刚刚的事。她双手托腮,嘟囔着说:

    “不是说不出去的吗?”

    江令将手中的购物袋放在桌上。道:

    “买东西。”

    白桃进来的时候还出于惊魂未定的状态,也就没发现江令的手里拿的是什么。她从床上起来翻开购物袋看了两眼。

    里面有一些甜品和蔬菜。

    都是她喜欢吃的。

    却不是江令会吃的,所以…

    “你早就知道我要来找你!”

    白桃漂亮的眸子瞬间睁大,她还不知道自己是怎么暴露的。

    明明一切都进展的那么顺利,她都没有和江令透露过半点信息!

    江令“嗯”了一声,没有做多解释。

    他一向话少,情绪也是没什么波动的状态。

    心里想的是什么要是不说没人能察觉到不对。

    所以白桃也就没意识到,江令回来的时间和她从司柏翎车上下来的时间应该是统一的。

    也就是说,她从车上下来时。她的男友就站在她身后看着她。

    房间里没有空调,白桃身上有点出汗。

    白皙细腻的皮肤很容易就变成了淡粉的蜜桃色,还是沾着水珠的蜜桃。

    “好热啊。”她抱住江令的腰,蹭了蹭他的胸口。

    高中的时候,白桃就发现江令身上比别人都要冷。

    这种体制在冬天是大灾难,可要是在夏天那就是移动的解暑抱枕。

    少女的身上还带着清甜的果香,像以往一样贴在他怀里。

    可江令却嗅到了一丝陌生的味道。

    他伸手抚摸着白桃的秀发,然后捏住她得下巴抬起,低头埋在她修长白皙的脖颈处。

    “呜”白桃缩了缩脖子,嘟囔说:“痒。”

    江令没抬头,他将白桃横抱起大步上前放在床上。

    少女的模样就如同一颗新鲜待摘的水蜜桃,无时无刻不散发着清香。

    诱惑着他,以及一些不该出现的人。

    白桃和江令的第一次是在高中毕业后的暑假,那时他们都已经成年了。

    她依旧清楚的记得,那天江令紧紧的握着她的手来到了民政局门口。

    那次,江令的话格外的多。他问她愿不愿意和他永远的在一起,问她是真的喜欢他吗。

    白桃看着民政局,只犹豫了两秒就答应江令。

    以后和他结婚。

    她记得那天江令的眼神变了又变,最终下定了决心似的带着她回到住所。

    那晚二人都是第一次。白桃却并没有感觉到疼。

    白桃睁开眼时,天色已经暗了下来。

    她揉了揉脖颈,只觉得江令这次用的力气好大。

    床上只有她一人,脸侧却传来淡淡的清凉。

    白桃抬头,床前的桌子上摆着一台老式的电风扇,还有一盆冰块。

    难怪她没觉得热。

    手机上消息提示的声音响了很多次,白桃拿过来打开看了几眼。

    是司学长。

    司:【下午没课了来社团。】

    中间隔了十分钟后

    司:【?】

    现在已经去不了学校了。

    白桃便发了个小桃子说对不起的表情包过去。

    然后给他发了条信息

    蜜桃味的桃子:【抱歉,才看到。去社团是有什么事吗?】

    白桃等了两分钟对面没有回复,她就放下了手机。

    江令在隔间的厨房做晚饭,他没穿上衣,露出来的腰腹劲瘦有力。

    上面还有星星点点的红痕,像是被猫抓的一样。

    唯一破坏氛围的是,他腰间有三道狰狞的疤痕。

    每道直径三厘米,看样子是早就有的陈年旧伤。

    “送我来的是学校同学。”

    白桃侧过头,看着正在厨房切菜的男人说道。

    她记得半梦半醒时江令咬着她的脸颊问她

    送她回来得那个男人是谁。

    “他人还挺热心的,但是性格不太好。”

    白桃趴在床上有一搭没一搭得摆弄着腕上的手链。

    江令端着盘子一言不发的走过来。

    “啊”

    白桃张开嘴巴,撒娇道:“喂我嘛。”

    “明早没课?”江令确认道。

    “嗯。”

    白桃并不明白他在想什么,只睁大双眸无辜的看着他。

    *

    包间里,司柏翎长腿屈起坐在沙发上。

    在他对面也坐着一个男人。

    只不过与之不同的是,男人的神情以及气质十分的胆怯。

    他小心翼翼的看着对面专注着摆弄手机的司柏翎,咽了咽喉咙说:

    “表哥,我我不是故意跟你作对的。是有人引诱我!”

    一旁的博义源皮笑肉不笑,温声道:“柏翎,你的表弟真是一点都没变啊。”

    他话里的意思在座的人心里一清二楚。

    陈惊与脸上收住了往日的嬉皮笑脸,眼神讥讽的看着他:

    “提醒一下,你还没那个资格跟柏翎“作对。””

    只会耍些恶心人的招术,着实不配。

    但凡江勉的手段能给他们带来些实质性的伤害,那他都能高看江勉一眼。

    毕竟像他们这种人,要是不多张几个坏心眼。那就只能被排除在权利的外围。

    可惜蠢货就是蠢货。

    二人的话让江勉低下了头,放在腿上的手却是捏紧了拳头。

    "表哥,你就原谅我这次吧。要是被江叔叔发现,我就完了。"他指尖用力揉搓着裤子布料,又说,“而且,这本来就、就是我的…”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请收藏本站,或,浏,览,器,搜,索:哇,叽,文,学,,新手机端p.yfwaji.com,请重新收藏,努力为你分享更多更好的小说】

设置

字体样式
字体大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