死遁后渣攻为我火葬场: 8、灯火如昼夜

您现在阅读的是哇叽文学www.yfwaji.com提供的《死遁后渣攻为我火葬场》 8、灯火如昼夜(第1/2页)

    8章

    “小主子,晚膳的时辰到了。”绾绾端着铜盆入殿,回头轻声招呼着宫侍布菜。

    南一正赖在美人榻上看话本,身旁瓜果点心堆积成山。

    淼淼乖乖给他剥完一整碗瓜子递到唇边。南一视线未动,微垂首,一口咽下,嚼得像只餍足的小狐狸。

    绾绾哭笑不得道:“小主子莫要贪嘴了,小心积食。”

    南一这才撑起身,懒懒瞧了一眼远处桌面,问:“今晚吃什么?”

    “都是您爱吃的菜。”绾绾拧干软帕,仔细着一点点擦净南一的手指。小主子娇生惯养,手指也生的好看,肤若凝脂,纤细修长,沾了热气后更像是染绯白玉。

    待净完手,坐到桌前,南一却有些不满,“怎么没有甜点。”

    “您这几日吃了太多甜食,需得克制些……”绾绾端过一盘金黄酥脆的椒盐排骨,说:“尝尝,御厨新做的菜式。”

    南一毫无心理负担,“怕什么?我又不长牙了。”

    “谁让小主子年龄这么显小。”淼淼凑上前笑道:“而且,您每天吃这么多也不见长肉,好羡慕啊。”

    南一捏了捏她略带婴儿肥的脸颊,吩咐道:“去,给我端巨巨巨甜的芙蓉蒸糕!”

    ……

    晚膳最终还是吃撑了,寝前,南一被绾绾撵去沐浴。浴池里雾气洇湿,湿热温暖,他泡的双颊泛红,昏昏欲睡。

    门扉“吱呀”一声响。

    南一阖着长睫,迷蒙之中以为是绾绾进来了,眼也未抬道:“……不要添水了。”

    他浸着满池雾气,露出一段雪白清瘦的背脊,乌发披垂于水面,犹如成片蜿蜒的旖旎海藻。

    因为正泛困,声音便比平时更为软糯:“把衣服递给我。”

    脚步停在面前。

    迟迟未有回应。

    南一半睁开水雾潋滟的眼,入目只见一双玄云黑靴,金纹袍角。意识徒醒,视线顺着那挺拔的腿线往上游移——

    “怎么在浴池里睡觉?”君渊眸色幽暗,微俯身,探手一拨,“水也凉了。”

    靠太近了。

    独属男人的危险气息交缠侵进,犹如藤蔓攫心,瞬间唤醒了南一对君渊深入骨血的畏惧。

    但大抵是知道君渊现在不会伤害他,这种情绪总算不像前两次那样剧烈。

    南一尽量用如常的语气道:“哥哥……你怎么来了?”

    “顺路来看你。”

    君渊此刻还穿着君服,玄铁臂缚,高竖发冠,绑额的红绳间缀着血玉,更显整张面容俊美无俦……不像顺路,反而像刚刚忙完祭祀赶来。

    南一垂眸,目光落在微微荡漾的波面,“没有睡着,刚打算起来。”

    他僵直着不敢动,任由热气熏红颊面,清瘦肩颈尚坠着湿漉漉的莹珠,像是被露水打湿的花。

    君渊伸臂,从衣架上取了宽袍递过去。

    南一瞧着衣服,纯澈眼神带着怯意,“现在穿吗……”

    “现在。”君渊看着他,目光淡然,“凉水不宜久泡,易染风寒。”

    南一眨着眼,不敢提让君渊回避这种话,况且,再亲密的事都做过了……穿件衣服算什么?

    他只能试探道:“哥哥……你、你能不能先别看我?”

    似乎是察觉出南一的不自在,君渊难得勾了勾唇角,将宽袍放置池边,转过身。

    水池轻晃碎响,南一赤脚上岸,快速用软帕擦身,待罩好宽袍,抬眸时,却发现君渊不知何时已近面前,正光明正大地盯着他看。

    “……”

    南一脸色蓦然红了。

    幸而君渊将一张宽帕盖在了他的头顶,说:“擦干。”

    南一抓着软帕边缘探出一双水亮杏眼,润湿墨发贴于颊边,衬得面容瓷白,“……你怎么说话不算数呀。”

    “去睡觉。”

    沐浴后穿的宽袍轻薄,南一走动间,隐约透出腰间至臀的清瘦曲线,还有两个,最令人喜欢、最爱不释手的性感腰窝。

    君渊盯着那点弧度,喉间滑动,眼眸微微暗了。

    南一以迅雷之势快速上床,裹紧云被。待君渊走近时,差点连一个脑袋也看不见了。

    “困了吗。”

    南一不敢接话,有些不确定君渊跟来的意思。

    他……

    该不会要在这里睡吧?

    南一暗自攥紧被角,惶恐无措,眼看着君渊俯身靠近,距离只在咫尺,不由脱口而出道:“你做什么?”

    君渊稍顿,修长骨指虚虚勾住南一湿漉漉的额发,说:“发还未擦干。”

    音落,他手掌轻抚而过,湿漉漉的发丝顿时就变得干爽柔软。

    南一心下松懈,不由软了僵背,这才惊觉方才紧张的模样太过明显。转瞬,果然听见君渊问:“你刚刚以为我要做什么。”

    “没有啊……”

    君渊未退,手掌顺着南一的耳尖缓慢滑移,轻轻摩挲侧脸,那幽暗眼神看的南一越发局促,两人都没说话,周围空气涌起一层暧昧缱绻的热度。

    君渊突然道:“想要了吗?”

    “……??”南一瞳孔微睁。

    “夜深了。”君渊语气轻,手下却用力,将那白皙如瓷的侧颈磨出了红印,“你近日身体不适,不宜太累,改日再陪你。”

    南一好半天没出声,待回神,才磕磕绊绊道:“我?你说……我?”

    君渊平静道:“最近忙于祭祀典礼,有些冷落你,若想要,可以直接坦言,不必忍着。”

    若想要?

    谁想要?

    南一羞得眼尾泛红,“我没有!”

    他分明什么都没想,甚至恨不得君渊快些走,哪里表现出想要了?难道在君渊眼里,他就是这种人?

    虽然南一以前确实有些黏人……但君渊是怎么用这么平淡的语气,说出截然不同的反差!

    君渊神情淡淡,面对南一的解释也不知信没信,只道:“睡吧,我回佛恶殿议事。”

    南一索性将熟透的脸埋入云被,阖上眸,假意困倦,懒得理人了。

    起身间,君渊微微俯身,吻了吻他眉心,南一强忍着没躲,这些亲密举动,他以前很是喜欢,现在却只感觉难受。

    云被里闷得发汗,南一呼吸有些困难,不由微松手,伸出雪白小臂透凉。耳边却突然听到君渊暗沉的嗓音:“南南。你身上怎么回事。”

    冰凉掌心探在南一的额间,他这才睁开眼。只见白皙肌肤竟生出一片细密红晕,从肩颈一直蔓延到手臂,看不见之处还不知有多少,大片大片薄红,犹如盛放雪地的梅。

    “有些痒……”

    南一刚想伸手去碰,便被君渊按进怀里,男人一向淡漠的神情迅速冷了下来,说:“别动。”

    语气霸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请收藏本站,或,浏,览,器,搜,索:哇,叽,文,学,,新手机端p.yfwaji.com,请重新收藏,努力为你分享更多更好的小说】

设置

字体样式
字体大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