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想动脑有错吗[主文野+咒回]: 5、第五章

您现在阅读的是哇叽文学www.yfwaji.com提供的《不想动脑有错吗[主文野+咒回]》 5、第五章(第1/2页)

    森鸥外被月见里虹映的强盗行为震惊得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当这位深蓝发少年理直气壮地说出“黑手党要有黑手党的样子”这句台词时,他意识到自己多说无用。
    “不用担心,不会和咒术师那边结下梁子的。”月见里虹映信心十足地担保道,“我处理得非常完美,他们不知道拿下这批货的是港口Mafia。”
    森鸥外狐疑地问:“你用原来的身份去的?”
    异能特务科的成员属于政府官员,是一个很好用的身份,但前提是咒术师那边消息滞后,不知道月见里虹映已经跳槽不干了,除此之外,森鸥外想不出别的他敢光明正大地打劫的理由了。
    要么就是他没有留下一点证据,但那么大一批咒具,神不知鬼不觉地盗走的可能性几乎为零。
    月见里虹映想了想,说出了一句废话:“是,但也不完全是。”
    森欧外:“……”
    “反正是抢来的东西,哪个身份都无所谓吧,只要不是冒充你不就行了?”月见里虹映抓了抓头发,无辜的口吻像是在为森鸥外的问题疑惑不解,他叹息一声,摆出一副受不了的表情,“不行的话,那我就还回去。”
    眼看这位年轻的干部候选人就要抱起这堆咒具,表演一场物归原主的迷惑行为,森鸥外赶紧头疼地阻止他:“不用,放在这儿就好。”
    此番行为再次证实了森鸥外在月见里虹映心目中的貔貅形象,他就知道他不会白白放走到嘴的鸭子。
    “那任务报告还要交吗?”月见里虹映只关心他的工作。
    “不用,我已经知道了。”森鸥外摇了摇头,随即下了逐客令,“没其他事了,月濑君,你可以先回去了。”
    “好。”月见里虹映微微颔首,转身离开前,他的脚步微微停顿了一下,他侧身朝着金发萝莉挥了挥手,“再见,爱丽丝。”
    爱丽丝愣了一下,然后笑容灿烂地蹦蹦跳跳地跟在了月见里虹映的身后:“嗯!”
    她陪同他一路走到了门口,目送他从办公室离开,“下次来找我玩哦,虹映酱!”
    一脚跨出办公室的少年提醒道:“请不要叫我真名。”
    爱丽丝笑嘻嘻地挥了挥手:“知道啦,见酱~”
    “吱啦”一声,那道深蓝色的背影像是被一张黑色的大嘴吞噬其中,森鸥外面无表情地注视着一点点关上的门,紫红色的眼睛晦暗不明。
    下一秒,他委屈巴巴地扑向了金发萝莉:“呜呜,爱丽丝!为什么月濑君不和我说再见?”
    爱丽丝往旁边一闪:“一定是林太郎的错!”
    ……
    港口Mafia的底层人员织田作之助正在等待电梯。
    他正在向新上司汇报工作的路上。
    按理来说,昨天他就应该把这个礼拜的保护费收取情况汇报给他的新上司,但他既没有月濑见的联系方式,也找不到他本人。据其他同事说,这位新上司有重要的事要办,下午就离开办公室了。
    他只好拖到第二天。
    等待了一会儿,电梯门打开了。
    织田作之助向内部望去,轿厢内站着一名深蓝发少年,他年龄不大,约莫十六七岁的样子,略微宽松的长款风衣披在他算不上强壮的身体上,让他看起来像个弱不经风的文员。
    电梯是从顶楼下来的,说明他刚才去见首领了。
    织田作之助没有多想,作为底层人员的他没必要揣摩首领及其周围的人,他和他们唯一的交集可能只有在这栋大楼里擦肩而过。
    走进电梯,他扫了一眼电梯的楼层按钮,好巧不巧,他们要去的是同一楼。
    “同一楼?”深蓝发少年侧头看向了织田作之助,浅灰色的眼眸注视了他几秒后,疏远又礼貌地打了一声召唤,“你好。”
    织田作之助不知道该接什么话,只好木木地应了一声:“你好。”
    少年不再开口说话,他懒洋洋地倚靠在电梯的角落,心不在焉地半低着脑袋,深蓝色的碎发垂下,像是凝固的深海。
    气氛安静了一会儿,也就是在这时,织田作之助通过异能力「天衣无缝」预知到了五秒内发生的未来。
    「电梯门打开,两人同时示意对方先出去,沉默了一秒后,他们同时迈出了脚步,又在差点撞上的那一刻同时停了下来,再一次示意对方先出去,最后电梯门在两人尴尬的对视下缓缓地关上。」
    织田作之助:……
    ——礼貌谦让。
    日后回忆起来,这是织田作之助对月见里虹映的初次未来(?)印象。
    于是,仗着能够看到未来的优势,在电梯门打开之前、甚至可以说是电梯停下之前,织田作之助就率先做出了示意对方先出去的姿势。
    是的,他坚持不懈,没有放弃礼让的想法。
    月见里虹映:“……”
    他沉默地注视着关得严严实实的电梯门,现在他只有一个疑问——
    请问这位同事是想让他撞门滚出去吗?
    不愧是港口Mafia,他在异能特务科从来没有受过这种委屈。
    但他很快意识到他想错了,因为直到电梯门打开,这位赭发同事一直维持着请他出去的动作,若不是他跟着自己离开了轿厢,他都要以为这人是刚上岗的电梯小姐。
    这一跟,就跟到了他的办公室门口。
    说真的,月见里虹映已经开始怀疑,这人是不是森鸥外派来监视自己的?
    织田作之助见他突然停下脚步,不仅挡住了新上司办公室的门,还没有要敲门的意思,迟疑了一下,他问道:“你也是来找月濑大人汇报工作的吗?”
    “……我就是月濑见。”
    眼生的蓝发少年摇身一变成了自己的新上司,但想到他刚才是从顶楼下来的,以及近期关于那位年轻的空降干部候选人的传闻,织田作之助接受度良好,他只是微怔了一下,然后很快恢复常态:“抱歉,我不知道你是新来的月濑大人。”
    这位新上司似乎不是很介意:“没事。”
    然而,他非但没有要推门进去的意思,反而转身往门上一靠:“你是来汇报什么的?”
    “这周的保护费。”
    “……”
    月见里虹映匪夷所思地上下打量着织田作之助。
    虽然没和他交过手,但无论是他走入电梯时下意识估摸他实力的习惯性眼神,还是伸手示意时指节处的老茧厚度与位置,又或者身上散发的那股杀过人的血腥味,每一个微小的细节都透露着他的实力至少不应该是收保护费的底层人员,所以他才会误以为他是森鸥外派来监视自己的。
    该说港口Mafia是卧虎藏龙呢,还是有眼无珠呢?
    “月濑大人,我的脸上有什么吗?”织田作之助疑惑地摸了摸脸。
    “我在等你把任务报告交给我。”
    织田作之助恍然:“啊,原来如此。”
    他把那份早已打印好的文件递给了他的新上司,丝毫不在意对方没有请他进办公室的打算。
    倚靠着门的月见里虹映目送赭发青年离开的背影,直到对方消失在转角,他才站直了身子,转身推开了门。
    办公室内正上演着鸠占鹊巢的一幕,浅灰色的眼眸平静地注视着抢了他的位置的不速之客,月见里虹映的脸上没有一点意外的表情,他早就发现了里面有人。
    靠着椅背的黑发少年无所事事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浏丨览丨器丨搜丨索:哇丨叽丨文丨学,y.f.w.a.j.i.c.o.m】

设置

字体样式
字体大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