直播间每天都发糖: 01 怎么报复渣男让他痛彻心扉?

您现在阅读的是哇叽文学www.yfwaji.com提供的《直播间每天都发糖》 01 怎么报复渣男让他痛彻心扉?(第1/1页)

    窗户上贴着大红的囍字,床边的矮几上点着几根金凤红烛,烛火深深,映衬着床边披着大红嫁衣,纤细高挑的身影。
    远处觥筹交错的热闹隐隐传来,端坐床边的新娘子却稳坐如泰山,红盖头纹丝不动,连喘气的动静都没有。
    “咔嚓”一声轻响,新娘子的头忽然斜斜的往一边歪去,那角度已经远远超过人类歪头能够达到的范畴,看起来骇人又怪异。
    “哎呀,再坚持一会不行吗?”清亮动听的嗓音从房间另一角传来,拖长了嗓音抱怨,“我还想吓唬一下那老头子呢!”
    回应他的,是新娘子越发怪异的坐姿,挺得笔直的腰塌了下去,身形变得干瘪又细瘦,盖着红盖头的脑袋越垂越低,眼看着就要掉下来了,忽然被一双细白的手接住,团吧团吧,顺手塞进新娘怀里。
    “衣服留下,滚吧滚吧。”清亮的嗓音不耐烦的催促,“这点小事都办不好,要你有什么用?”
    新娘衣服里面窸窸窣窣的一阵响,忽然哗啦一下垮下去,从袖口掉出一根细长的白骨,看粗细长度像是胫骨,洁白莹亮,隐隐散发着浅浅的白光。
    明明是一根骨头,在地上打着滚往前走时,却硬是透着一种违和的委屈感,像是时不时停下来抽泣两声似的。
    “……”清亮嗓音沉默片刻,实在看不下去了,无奈道,“行吧,回头我帮你算算其他骨头在哪里,带你去找。”
    骨头原地蹦了蹦,一反刚才半身不遂的模样,动作麻利的扒着墙跳出窗外。
    修长细白的手扣住窗沿,百无聊赖的敲了敲,又不耐烦的抽回来,动作间,腕间的银饰跳动着起舞,手腕上的一根细绳红的刺目,如血痕般紧紧缠绕着细腻莹白的皮肤。
    殷秀倚着窗站着,探出脑袋去看,却连一个人影都看不到,不由气闷的瘪瘪嘴,埋头玩手机。
    嫁给个素未谋面的老头子也就罢了,这婚房还这么冷清,好歹让他那便宜渣男儿子过来认认亲,给他个奚落报复的机会也好,就这么干等,实在无聊的紧。
    一想到连海,殷秀就气得牙根痒痒。
    三年前,殷秀拖着行李箱离开西南大山,到光鲜亮丽的首都讨生活,本以为靠自己的一手绝活,怎么也能吃穿不愁,谁知却被连海那个渣男欺骗感情,忽悠去打白工。直到不久前,才知道连海是故意把自己培养成网红,当成摇钱树赚的盆满钵满,却半点没分给他这个“合作伙伴”!
    殷秀当机立断,甩了连海单干,还想出个最阴损的办法报复——
    怎么报复渣男才能让他痛彻心扉?当然是嫁给他爸,给他当小妈!
    连海他爹叫连槐卿,恰好前段时间大张旗鼓的要娶新老婆,殷秀头脑一热,就去“应聘”了。
    万万没想到连槐卿都一老头儿了,找个媳妇还那么折腾,殷秀过五关斩六将,机关算尽手段尽施,终于成功上位,如愿嫁给了这位未曾谋面的连总,荣升连海新鲜出炉的后妈。
    “这老头儿怎么还不来呢……”
    殷秀正百无聊赖的抱怨,房门就忽然被人推开了。
    一道高大修长,穿着红色婚服的身影迈过门槛走了进来,修长的手指骨节分明,左手大拇指戴着一个白玉扳指,袖口领口系的一丝不苟,隐隐露出些许略有些苍白的皮肤,脸上带着一个鬼面具,遮住了整张面孔,只露出一双漆黑幽邃的眼眸。
    这鬼面具是连槐卿最显著的特征,从来不肯摘,神秘的很。
    都洞房花烛了,还戴着面具,该不会是毁容了吧?
    殷秀盯着男人看,想象了一下面具下不堪入目的脸,忍不住皱起眉头。
    他有点颜控,男人高点矮点胖点瘦点都无所谓,就是不能丑,如果连槐卿是个丑八怪,他可能就不得不动点小手段,来一场有名无实的表面婚姻了。
    他在打量连槐卿,连槐卿同样在打量他。
    纤细修长的少年面容清秀,唇角微勾,一头长发乌黑柔顺,一双桃花眼潋滟生辉,有种雌雄莫辩的美。
    新娘该穿的喜服随意丢在床上,少年穿着一身颇具异域风情的民族服饰,短而紧窄的小上衣勾勒出清瘦柔美的肩颈轮廓,下身是敞口的裤子,乍一看甚至有点像裙子,无论是上衣还是裤子都缀着细碎的银片,形状有点像细小的花朵,走起路来扑簌作响。
    中间一截细瘦的窄腰无所顾忌的露在外面,细白莹润到仿佛微微发着光,小小的肚脐精致可爱,平白的招人眼。
    走起路来时不太老实,细腰时不时摇晃着,越发诱人了。
    连槐卿看着走到自己面前的少年,忍不住皱起眉头。
    殷秀抬着头,饶有兴致的看向自己新鲜出炉的丈夫,挑眉道:“老头儿,看你的身材,也不怎么显老嘛?”
    这别开生面的称呼,让连槐卿的眉头皱的更紧了几分。
    殷秀嫣然一笑,忽然伸出手,去抓连槐卿脸上的鬼面具:“都是夫妻了,还藏头露尾的,快摘了给我看看!”
    也没见连槐卿怎么动作,殷秀就忽然站立不稳,纤细的身子直直往前扑倒,恰好被男人接在怀中。
    殷秀怔了怔,猛地推开连槐卿,柳眉倒竖:“你耍诈!”
    他不可能无缘无故的绊一下,而且刚才一瞬间,他分明感觉到了鬼气……难道这老头儿是同道中人?
    可连海明明是个普通人,他爸怎么可能会役使小鬼?
    连槐卿看了他一眼,忽然抬起手,自己摘下面具。
    鬼面具滑落,露出一张出乎殷秀意料的,如画中人般清俊秀雅的面容,双眉远山微黛般修长,狭长的凤眼眼尾微挑,黑白分明的眼眸瞳色极重,如无底的深海般幽邃。鼻梁高挺,红唇削薄,明明是多情至极的俊秀长相,却偏偏因为眉宇间的清冷,显得如山石般冰冷无情。
    一点嫣红的泪痣落在男人右眼眼尾,平添几分勾魂摄魄的风情。
    殷秀看呆了。
    不是因为男人长得太好看,而是因为这张脸,与他藏在记忆深处的某个人一模一样。
    ——那是和他一起生活了整整五年,三年前因病亡故的前夫。
    

【请收藏本站,或,浏,览,器,搜,索:哇,叽,文,学,,新手机端p.yfwaji.com,请重新收藏,努力为你分享更多更好的小说】

设置

字体样式
字体大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