直播间每天都发糖: 14 请我老公演劈腿

您现在阅读的是哇叽文学www.yfwaji.com提供的《直播间每天都发糖》 14 请我老公演劈腿(第1/1页)

    怎么说呢……
    因为这视频好像被剪辑过,多少有点断章取义,所以最后的结果有些偏离事情真相——乍一看像是殷秀跟美女深夜幽会,依依惜别的时候不幸被绿帽老公捉奸在窗。
    绿帽老公三分难以置信,四分难堪,还有三分幽怨,压低嗓音来了一句:“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围观群众吃了好大一个瓜,反应是啊啊啊啊直播间来了个大帅哥救命我恋爱了!
    帅什么帅只看到半张脸就犯花痴!殷秀“啪”的一下把手机丢到桌子上——这届粉丝素质实在不大行!
    沈万万心疼的抢救自己的手机,随口道:“你这次直播效果特别好,噱头十足,观众都喜欢看这种狗血大戏,短短几十秒就有好几十万点赞了。你把这两个演员的联系方式告诉我,回头我再找一下他们,咱们拍个连续剧,肯定能赚大钱!”
    殷秀幽幽的说:“沈万万,你还记不记得,我已经结婚了。”
    沈万万愣了愣,疑惑道:“记得啊,怎么了?”
    殷秀指指手机,眼神更加幽深:“这直播是半夜开的,凌晨两三点,你觉得会出现在我身边的男人,是谁?”
    沈万万沉默片刻,迟疑道:“这……这该不会是你老公吧?”
    “这特么的当然是我老公啊!”殷秀怒吼,一拳揍上他脑门,“沈万万你是想钱想疯了吧!还想请我老公当演员演出轨劈腿,你是不是想死!”
    沈万万抱头嘤嘤嘤:“我哪里想得到你胆子这么大居然敢当着自己老公的面红杏出墙……”
    殷秀怒道:“呸!谁红杏出墙了!那小姐姐是个人魂,昨天半夜是在击鼓鸣冤!这直播也不是我开的,这是灵异直播!”
    沈万万闻言一愣,霍然起身,神情严肃:“那些东西又找上你了?你怎么还没丢掉那个小鼓?”
    “我不会丢掉它的。”殷秀继续在架子上扒拉,语气淡淡,“我一定要等到他来击鼓。”
    “那万一他不来呢?你也说过,他是含笑离世的,怎么会有怨气?”沈万万眉头皱的死紧,“那小鼓只会引来怨灵,早晚会害死你的!”
    殷秀却十分笃定:“他一定会来的。”
    他不耐烦的摆摆手催促道:“行了,别耽误时间,赶紧帮我一起找,你那些旧报纸呢?生魂一定是有极大的怨念才会离体,近一年的报纸里可能有线索。”
    沈万万拿他没办法,只能跟他一起翻找,找着找着忽然愣了愣,像是想起什么,又仔细看了一遍那段直播录像。
    他把生魂出现那短短数秒翻来覆去的看,还点了暂停放大,忽然惊呼道:“秀儿!我认识这个妹子!”
    殷秀搁下手里的旧报纸,挑眉道:“你认识?”
    “她是你直播间的观众啊!”沈万万十分激动,“这妹子长得挺漂亮,是大学生来着,我之前见过她一面——”
    殷秀狐疑的打断他的话:“我的粉丝你怎么会见过?你该不会是埋伏在我的粉丝群里泡妹吧?”
    “怎么可能!”沈万万瞪圆了眼,毫不犹豫的反驳道,“我那是在努力帮你经营好不好?不然就你这三天打鱼两天晒网的直播频率,粉丝早就跑光了!”
    殷秀懒得跟他讨论直播的问题,催促道:“赶紧把这女生的情况说说。”
    沈万万解释道:“我之所以认识她,是因为她上个月来过侦探社,想找你接一份委托,可惜你那时候忙着竞争上岗成为豪门男妻,我就只能拒绝了。”
    神他妈忙着竞争上岗成为豪门男妻……殷秀无语道:“她的委托是什么?”
    沈万万来了兴致,拉着殷秀在小桌子旁边坐下,压低嗓音道:“说起这个倒是新鲜,她想让你帮忙,带她的妹妹离开。”
    “离开?”殷秀重复了一遍,“去哪里?”
    “去哪里都行,她反复强调,妹妹绝对不能再留在家里了。”沈万万的嗓音压得更低,神色古怪,“她说妹妹如果继续留下,一定会杀人的。”
    殷秀头疼的揉揉眉心:“好家伙,把要杀人的妹妹塞给我,这怕不是个黑粉。”
    沈万万摊手道:“我听完这些之后,又仔细问了问她妹妹的情况,才知道她妹妹刚上初中,还是个小屁孩呢。十二三岁的小女孩会杀人?反正我是不太相信的,所以只随便应付了一下,就让她回去了。”
    “她的家庭住址你有问吗?”
    “有的。”沈万万走到柜台前翻看记录册,很快找到目标,拿给殷秀看,“晨江花园8栋602,这个女生的名字叫夏清怡,妹妹叫夏清美。姐姐在H大上学,就在本市。”
    殷秀抬头看了看时间,沉吟道:“现在过去可能没人在家,等六点以后,姐妹俩都放学了再去。趁着时间还多,你先帮我上网搜一下,看能不能找到这姐妹俩的更多信息,我先去H大看看,说不定能见到夏清怡。”
    于是两人分工,沈万万窝在电脑前,把键盘敲得噼啪响,殷秀拿起头盔,准备出门去H大。
    他刚推开侦探社的门,就差点跟一个高个男人撞上,吓了一跳。
    “草,走路不看路啊,什么玩意儿!”
    这嗓音很耳熟,殷秀抬头看去,果然看到连海那张拽的二五八万的臭脸。
    这时连海也发现自己差点撞上的是谁,嚣张的气焰顿时一扫而空,脑袋上花里胡哨的杂毛也跟着萎靡下来,软趴趴的贴在头顶,活像一个被雷劈过的鸡屁股。
    殷秀被自己的想象逗笑了,难得好脾气的问:“原来是我的好儿子,终于被你爸放出来了?跑到我这里来做什么?”
    连海白了他一眼,蔫蔫的说:“我爸说了,让我从今天开始来你这里打工,直到你满意为止。”
    打工?连海?看这鸡屁股脑袋,哪家老板想要这样的员工?
    殷秀被连槐卿的奇思妙想震撼到了,刚想尴尬而不失礼貌的拒绝,口袋里的手机就震了震。
    拿出来一看,是连槐卿发来的短信:“咱儿子交给你教育了,任打任骂,随你喜欢。”
    

A请收藏本站,或,浏,览,器,搜,索:哇,叽,文,学,,新手机端p.yfwaji.com,请重新收藏,努力为你分享更多更好的小说A

设置

字体样式
字体大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