直播间每天都发糖: 24 泪流满面大眼睛

您现在阅读的是哇叽文学www.yfwaji.com提供的《直播间每天都发糖》 24 泪流满面大眼睛(第1/1页)

    怨灵们如潮水般奔涌,全都冲向游乐场最中央的售票处,却也有几个意志不坚定的,没跑两步就注意到散发出浓郁生人气息的殷秀等人。
    主要是钱若枫身上的血腥气太重,天师的血肉灵气丰盈,对于怨灵们而言是大补之物,诱惑力十足。
    好几只经过钱若枫的怨灵都猛地停住脚步,缓缓回过头来,露出狰狞可怖的面容。
    喉口只有针尖大小的饿鬼,舌头吐出来半米长的吊死鬼,甚至还有一只不停滴着血水的眼球,全都像是发现了可口的美食一样,流着口水扑向钱若枫。
    钱若枫本能的把站在自己身边的夏清美推到身后,神色凝重的捏住眼镜腿,刚想把眼镜摘下来,眼前就忽然多了一道纤细修长的身影。
    “又——见——面——啦——”
    殷秀刻意拉长了的嗓音满是戏谑和兴奋,漂亮的小脸直冲疯狂淌下血水的大眼球,唇畔的笑容甜美至极,直接和怨灵来了个脸对脸。
    钱若枫一口气差点没上来,刚想怒吼着把这个不要命的神经病推开,就看到大眼球和其他几只怨鬼猛地一个急刹车,仿佛见了鬼似的,掉头就跑,几个呼吸间就跑了个八百米冲刺。
    那个硕大的眼球不流血水了,而是哗啦啦的淌下晶莹剔透的液体,看着居然有点像是……眼泪。
    钱若枫:“……”
    夏清美:“……”
    连槐卿面色如常的走上前,把一脸遗憾的殷秀搂进怀里,柔声道:“宝贝,吓坏了吧?”
    钱若枫:你特么的哪只眼看到他吓坏了!人家大眼球都被吓哭了你咋不安慰一下呢!
    有殷秀这个人形自走驱鬼器挡在前面,再没有怨灵敢找他们这一行四人的麻烦,众人便也朝着售票处走去——按照殷秀的说法,要想救人,就得找到公主大人,木偶戏这么受欢迎,公主大人一定会露面,所以现在的当务之急,是搞到木偶戏的入场券。
    钱若枫仰头看看天上赶火车似的怨灵,又看看慢悠悠往前走,仿佛游山玩水一般自在的殷秀,直言道:“我们走的这么慢,等到了那里,入场券肯定都被这些怨灵抢光了。”
    殷秀盯着旋转木马拔不动腿,险些一屁股坐上去,还是被连槐卿拉住,哄他出去以后就去玩,才肯罢休。
    听了钱若枫的担忧,殷秀无所谓的摆摆手道:“走得再快也快不过这些怨灵,想要入场券还不简单?到了以后抢几张就是了。”
    ……抢怨灵的东西还这么心安理得,您老人家真是独一份了。
    夏清美脸色古怪,低咳一声道:“你们……还想不想知道我双胞胎姐姐的事情了?”
    自从怨灵现身,这几个人就仿佛完全忘记了之前的事情,反而弄得她很不自在,有种被遗忘了的诡异感觉。
    怎么回事?她的身份不是很重要吗?怎么忽然就没人在意了!
    殷秀头也不回的说:“倒也不是很需要知道,如果你非要说的话,就说一下她的名字好了。”
    夏清美额角崩出两条青筋,忍气吞声的说:“夏清欢。”
    “我的双胞胎姐姐叫夏清欢,是个幸运儿。爸妈离婚的时候,只有她被爸爸带走了,过上了正常人的生活,剩下我和大姐,在那个老太婆的折磨下,活的连猪狗都不如。”
    “夏清怡看起来过得还不错,至少考上了很好的大学。”
    “大姐是祖母唯一认可的孙女儿,等她从大学毕业以后,就要接手祖母名下的产业。大姐的确不会被打骂,但是那又有什么用呢?她没有办法离开这个城市,没有办法拥有自己的生活,就算和喜欢的男生交往,也会被祖母逼迫着分手……她承受的痛苦,一点都不比我少。”
    她的陈述,让所有人都沉默下来。
    虽然一切都和殷秀之前的猜测差不多,可亲耳听到这些描述,还是让人心里很不舒服。
    夏姝瑛果然是这个家庭里站在金字塔顶端的女人,她虽然年纪大了,却凭借着金钱和权势,把家中的每一个人都死死攥在掌心,压榨利用为所欲为。按照夏清美的说法,她的双胞胎姐妹夏清欢,是三姐妹中唯一的幸运儿,因为被父亲带走而幸免于难。
    连槐卿对这个故事不置可否,只淡淡的瞥了夏清美一眼。
    被男人的眼风扫过的夏清美脚步一僵,心底陡然生出一丝畏惧,默默远离了连槐卿一些。
    在沉默中行走了近十五分钟后,众人终于抵达售票处,此时的售票处已经空空荡荡,就像钱若枫说的那样,入场券早就被怨灵们抢夺一空,只剩工作人员坐在里面美滋滋的数钞票。
    钱若枫仔细看了看,发现那些“钞票”上面印着夏清美笑容甜美的面容,官方称谓八成是“公主币”之类的中二名字。
    殷秀丝毫不着急,带着众人绕到售票处后门,看看左右没人,便干脆利落的甩出腕间红绳,从半空中扯了一只脖子断了半截的鬼下来。
    面对殷秀打家劫舍的恶劣行径,该鬼表示自己绝不会向恶势力低头,并叫嚣公主大人一定会要你们好看!
    话音刚落,就被殷秀扯住头发,直接把摇摇晃晃的脑袋拔了下来。
    钱若枫躲避不及,肩膀上被甩了一行血点子:“……”
    直播间的观众们被这血腥场面吓得倒抽一口凉气,感慨道具做的逼真的同时,也纷纷担忧直播间会不会因为血腥暴力被封禁,随即就看到直播画面打上了马赛克,体贴温馨至极。
    一分钟后,殷秀拿到了还热乎着的入场券,心满意足的放鬼离开了。
    怨鬼抱着被扯下来的脑袋,恍恍惚惚的飘走了,很快,这条僻静的小巷子里,又爆发了第二和第三起缺胳膊少腿的惨案。
    到最后一张票的时候,殷秀一看到被自己绑下来鬼就乐了。
    又见大眼睛,殷秀笑的像见到老乡似的,热情又亲切。
    大眼睛同样很激动,流着瀑布般晶莹的泪水,把自己的入场券拱手奉上。
    

A请收藏本站,或,浏,览,器,搜,索:哇,叽,文,学,,新手机端p.yfwaji.com,请重新收藏,努力为你分享更多更好的小说A

设置

字体样式
字体大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