直播间每天都发糖: 27 殷秀是个危险分子

您现在阅读的是哇叽文学www.yfwaji.com提供的《直播间每天都发糖》 27 殷秀是个危险分子(第1/1页)

    夏清欢永远都记得自己被父亲带着离开的那一天,大姐清怡抱着她痛哭,妹妹清美一脸懵懂,瘪着嘴要哭不哭,拉着她的衣角不肯松手。
    最后还是王一程狠下心来,拉开清美的小手,抱着清欢上了出租车。
    夏清欢虽然和夏清美差不多大,心智却更成熟一些,她望着渐渐消失的夏家别墅,尽管觉得对不起姐妹,却还是有种如释重负的感觉。
    虽然她从此以后就没有妈妈了,但是至少可以离开那个老妖婆,不用再被折磨了。
    “可惜人都是会变的。”夏清欢垂下眸子,清冷的嗓音无悲无喜,“爸爸他……很快就变了。”
    王一程学历普通,能力普通,丢掉原本的工作以后,以他的年纪,很难再找到新的工作,身边还带着一个年幼的孩子,很快,夏清欢就成了他人生中最大的负担。
    他的确是个好爸爸,却软弱无能,被生活磋磨得直不起腰,很快就把所有的失意交由酒精发泄,成了一个彻头彻尾的酒鬼。
    人的堕落实在太快了。
    在夏清怡和夏清美遭受着祖母的虐待和母亲的无视时,“幸运儿”夏清欢,也同样遭受着父亲的拳脚相向,粗鲁喝骂。
    夏清欢有时候会想,她们三姐妹是不是被诅咒了,不然的话,为什么都要遭受这样悲惨的命运?
    直到前一段时间,王一程酗酒过度出了意外,潦草至极的退出了夏清欢的生命,夏清欢无人抚养,法院裁定由母亲夏雅履行抚养义务,就这样,时隔多年,她又被送回了夏家别墅。
    其实她很害怕,年幼时对祖母的恐惧深深烙印在她的脑海中,时隔多年仍然挥之不去,可是能重新见到姐姐和妹妹的喜悦,却又让她对未来的生活多了几分期待。
    她胆怯的按响门铃,很快,和记忆里一样温柔可亲的母亲打开房门,一脸惊喜的拉着她进去。
    ……
    殷秀看着陷入沉默的夏清欢,淡淡的说:“……你跟在夏雅身后走进别墅,看到了夏清美的尸体,对吗?”
    台上的木偶戏已经开场,两个女人被抬上舞台,她们紧闭双眼昏迷不醒,身上却像是被系了丝线,牵引着做出一个个怪异的动作,女孩嘻嘻哈哈的笑声隐隐从后台传来,台下的怨鬼们哄堂大笑,对舞台上的两个“木偶”指指点点。
    那两个不知是死是活的女人,正是夏姝瑛和夏雅。
    “……清美的尸体上,全都是伤痕。”夏清欢闭了闭眼,嗓音颤抖,“有些我能看得出来,是被皮带抽的,被火烫的,还有一些……还有一些……”
    她哽咽着说:“就连脸,都被划破了,流了好多血。”
    她和夏清美是双生子,面容一模一样,所以当她看到那张毫无生气,被鲜血遍染的熟悉至极的面孔时,惊骇得险些晕过去。
    夏雅温柔的轻抚她的脑袋,笑着说:“清欢,从今天开始,你就是清美了,要记清楚自己的名字哦。”
    “她们难道是想用你来代替夏清美,好掩饰害死夏清美的事情?”钱若枫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这也太胆大妄为了!”
    连槐卿摇摇头道:“夏清欢的存在,就连连海都没有查到,也许早在多年前,夏姝瑛和夏雅就有意与夏清欢和王一程撇清关系了。夏姝瑛有钱有权,想做到这一点不是难事。”
    “活着的时候备受折磨,死后更是连身份都没有了。”殷秀叹了口气,眸光有些暗沉,“这就能解释夏清美为何会有这么强烈的怨气,又为何会不断作祟了。”
    至于夏清怡,她一定是猜到了妹妹回到家里会遭受惨无人道的折磨,便想向殷秀求助,可惜殷秀那时候不在,等她回到家里的时候,一切恐怕都已经发生了……
    也难怪她会敲响阴阳鼓,在她心里,大抵是对殷秀也怀有怨恨的。
    “大姐知道一切之后,问我愿不愿意和她一起去报警,我……”夏清欢深深垂下头去,小声说,“我很害怕,一直不敢去。”
    一想到妹妹那张和自己一模一样,因为失血而苍白松垮的面容,夏清欢就会陷入深深的恐慌——妹妹已经死了,如果她违抗祖母和母亲,是不是也会落到同样的下场?
    她太胆小懦弱,会被大姐讨厌也是应该的,清美应该也很讨厌她,所以每日太阳落山城堡出现后,她都只能在下面的走廊和楼梯间孤独游荡,还是第一次来到这个游乐园。
    殷秀直起身来,拍拍手道:“行了,前因后果已经搞清楚了,接下来该办正事了。”
    钱若枫蹙眉看向舞台,夏姝瑛和夏雅跪在舞台上,手里拿着鞭子的恶鬼站在她们身后,一边抽打,一边发出凶恶的桀桀笑声,两个女人生生疼醒,不断发出痛苦的尖叫,脸白的像纸,已经是进气多出气少。
    恐怕这两个女人彻底断气的时候,就是这出血腥可怖的木偶戏落下帷幕的时候。
    一时间,钱若枫很是犹豫。
    殷秀看出他的心思,摆摆手道:“你去吧。”
    钱若枫有些惊讶,他还以为殷秀会阻止自己,毕竟这少年不是天师,而是巫。
    据说二十多年前横空出世的那位巫亦正亦邪,把整个天师界搅得天翻地覆,直到现在若是提起,都能令不少人色变。
    西南一带自古民风彪悍,巫蛊之术盛行,赫赫有名的大巫大都我行我素,全凭自己好恶行事,夏姝瑛和夏雅如此枉顾人伦,折磨幼女,殷秀若是厌恶她们,便是一刀砍了,也没人能置喙什么。
    这别墅早就成了鬼宅,死在扭曲空间里,根本没人能找到这二人的尸体。
    可殷秀却让他去救下夏姝瑛和夏雅……难道说这人表面上横行无忌,实际上竟然是个守规矩的?
    钱若枫刚迈出脚步,就听到殷秀补充道:“先吊着她们一口气,在我解决夏清美之前,务必让她们活着,这木偶戏要是早早落幕,可就麻烦了。”
    钱若枫脚下一滑险些跌倒——是他想太多了,这人果然是个危险分子!
    

A请收藏本站,或,浏,览,器,搜,索:哇,叽,文,学,,新手机端p.yfwaji.com,请重新收藏,努力为你分享更多更好的小说A

设置

字体样式
字体大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