满级恶女重回修罗场[快穿]: 3、第 3 章

您现在阅读的是哇叽文学www.yfwaji.com提供的《满级恶女重回修罗场[快穿]》 3、第 3 章(第1/2页)

    献出灵与肉?
    海瑶心中嗤笑,说的这么抽象,不就是身心都要吗?
    她再从头到脚看了一遍魏珩,这少年郎身量颇高,那件赤红的喜服又勒出宽肩窄腰,加上眉眼间的英气和常年习武沾染的野性,不由让海瑶觉得攻略也不算是吃亏,甚至还有些新鲜感,毕竟她与男主之间从来都是势不两立,还极少有机会谈情说爱。
    交杯酒喝完,一众丫鬟再说了几句吉祥话,又陆续退出了房中,不过最后一个离开的丫鬟竟然没有将门合上。
    海瑶有些纳闷,这意思是还有人要进来?还是要出去?
    一旁的魏珩看了眼开着的房门,仍旧冷着一张脸,看也没多看海瑶一眼,就迈开步子离开。
    他真要走?
    海瑶早就料到这一出,毕竟之前得罪过他,洞房花烛夜怎么可能这么顺利,只是没想到魏珩一句话都不愿意跟她说,与白日出轿时贴心搀扶的态度天差地别,想必那都是做给周边人看的。
    她虽没多少攻略的经验,但也知道不可操之过急,今天晚上不如就先让他离开,等她摸清楚之前的纠葛,再制造时机也不迟。
    海瑶放下有些僵硬的笑容,朝那个决然离去的背景努了努嘴,正想着要不要出声挽留一下,意思意思。
    谁知道魏珩的脚步忽然止住,扶着门框顿了顿,竟然回头若有所思地看了她一眼。
    海瑶连忙又扯出一个笑容,她被这眼神看得心头一跳,不由警觉起来。
    可魏珩只看着她却不说话,诡异的沉默持续了好一阵,海瑶才终于忍不住说道:“魏......郎君,你这是要去哪里?”
    话一出口海瑶就后悔极了,还能去哪里,不想跟你待在一起呗!你还问出来多尴尬!
    魏珩并不答话,却出乎海瑶意料地转身又进了房中,他反手将门轻轻合上,竟还推上了门栓。
    “咔嗒——”
    随着门栓落下的声音,两人就都锁在了这间满是红绸烛火的新房中。
    海瑶微微挑眉,有些摸不清魏珩究竟要如何,她只得还保持着娇羞的淡笑,毕竟伸手不打笑脸人,新婚夜这般情态,总是无错的。
    过了好一会儿,魏珩才走到她身旁,一甩衣摆坐到了床榻上。
    “郎君今日辛苦了?”海瑶不知道该称呼他什么,喊珩郎太过亲昵,而郎君是通用称呼。
    魏珩闻言终于扯了扯嘴角,只不过却像是在嘲笑她的没话找话。
    海瑶眼中笑意不散,也小心翼翼地坐到了魏珩身边,却不敢离他太近。她一双手不停地搓揉自己的衣袖,再偷偷瞄上一眼身旁的人,脸上的红晕更甚。
    就在她思考下一句该说什么的时候,终于听魏珩说道:“无碍。”
    “那便好,从前听闻成亲繁琐,可经历一次才知道说得轻了。”海瑶笑眼盈盈,刻意放柔了语调,“只是,现下能见到郎君,再苦再累也是......甘愿的。”
    海瑶心中盘算,这人既然愿意娶她,两人总不至于是血海深仇,甜言蜜语糖衣炮弹应该是有点用的。
    可她完全没想到,魏珩闻言脸色更冷,那眉头凝结的寒气像是能把人冻死。
    “你甘愿?”魏珩疑惑问道。
    海瑶不明所以地点了点头,她心中嘀咕魏珩该不会是知道她是被迷晕了送上花轿的吧?可不管如何她嘴上只能继续道:“嫁与郎君自然心甘情愿......”
    魏珩不答话,似乎在等着她继续说。
    “......也是我日思夜想的。”海瑶硬着头皮加上了这句话,便紧紧盯着魏珩的脸观察他的变化。
    魏珩漆黑的眼眸闪动,似乎真的被这句话触动,他微微垂眸,嘴角再次扬起一抹淡笑。
    海瑶不知道自己这话说得对不对,但见魏珩半天了都是这个若有所思的表情,心中暗骂,这男的什么毛病,要成亲就成亲,要走人就走人,在这里不明不白的,让人心头直冒火。
    “呀,郎君的额头伤着了。”她瞧见魏珩脑门上被她撞出来的淡红,故作担忧地转移了话头,起身去桌上拿来了个琉璃杯盏。
    海瑶靠近魏珩,伸手就要将琉璃杯壁按在他的额头上,“我替郎君揉揉。”
    可魏珩却一把拽住她的手腕,那力道极大,海瑶被捏得生疼,手一松,琉璃杯便掉在了地上。
    她没想到魏珩对自己的防备心如此之重,完全是对着性命相搏的敌人才会如此,或许这是习武之人天生的反应?可海瑶在那一瞬间,分明感受到了杀气。
    “疼。”她知此时绝不能由着性子硬碰硬,便掐起嗓音委屈巴巴地说道,晶莹的泪水在眼眶中打转,差一点就要从颊边滑落。
    魏珩这才意识到自己下手重了,连忙将手松开,有些慌乱地侧过身去。
    海瑶等了一会儿,才轻叹了一口气,继续道:“我知自己是配不上你的,你若实在是嫌弃,就将我赶出去吧。”
    其实她这一番话完全是在试探,想看看魏珩与她之前的梁子究竟有多深,如果是深仇大恨,他定会冷嘲热讽甚至顺口答应,如果不是,那两人的关系还没到不可调和的一步。
    魏珩闻言沉默了一瞬,再开口时,他的态度有了微妙的变化,“你既已嫁入魏府,一颗心就应该守在这里。”
    “那是自然。”海瑶心想这应该是不会休妻的意思,连忙道,“我自然会尽到妻子的本分,心中念着魏府好,为郎君分忧。”
    “如此......便好。”魏珩直视着她的眼睛,像是在探究这话的真假。
    海瑶心中更加疑惑,她越来越摸不清与魏珩之间究竟是个什么关系,看着好像瓜葛颇深,但又好像极其生分。
    再说这魏珩,明明就是十七八岁的年纪,可怎么话语间的城府一点儿也不像这个年纪该有的样子。
    就在海瑶思索间,魏珩弯腰拾起了跌落的琉璃杯,递到海瑶的手中。
    这是要我继续的意思?
    海瑶愣了愣,便试探着将琉璃杯再次按在了魏珩额头上,这一回魏珩倒是没有什么反应,只不过那冷脸一点儿也没有软下来的意思。
    “疼就告诉我,都怪我今日大意了。”海瑶继续温声软语,轻柔地滚动冰凉的杯面。
    她见魏珩半眯起了眼睛,不再有先前那般抗拒,忍不住想,这家伙该不会是个傲娇性子?非要折腾一番才愿意顺着来?
    方才他态度虽然冷硬,可见她流泪就软了下来,对付这类男人最是容易不过。
    海瑶瞧了眼边上摇曳的红烛,见暖室中氛围不错,不禁勾了勾嘴角。
    她刻意朝魏珩贴近了些,让发丝垂落在他衣上,再装作借力的模样,轻轻撑着他的肩膀,暧昧的气息顿时萦绕在两人之间。
    魏珩仍旧垂着眼眸,他的身体有些僵硬,可却没有再抗拒海瑶。
    海瑶本行虽不是走爱情线,但多多少少看过一点,不经意间肢体触碰,最是能擦出火花。
    她见时机差不多,便手臂一软直接跌到了魏珩身上。
    琉璃杯再次落地,而这一回魏珩没有推开她。
    海瑶埋在他胸前微不可查地笑了笑,再抬头时,眼中是一汪秋水,含羞带怯又别有深意地朝魏珩勾了勾,如在平静的湖面上惊起阵阵涟漪。
    而魏珩深邃的眼眸也看着她,有些紧绷的下颌透露出了他的紧张。
    海瑶没想到这么顺利,毕竟这人一开始那么难搞,还以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浏丨览丨器丨搜丨索:哇丨叽丨文丨学,y.f.w.a.j.i.c.o.m】

设置

字体样式
字体大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