满级恶女重回修罗场[快穿]: 6、第 6 章

您现在阅读的是哇叽文学www.yfwaji.com提供的《满级恶女重回修罗场[快穿]》 6、第 6 章(第1/2页)

    白马寺后山的道路修得还算齐整,但采摘野菜必然是走不了大道的,海瑶跟在小师父身后绕了几条小道后,终于到了一片满是野梅子的树林。
    几个丫鬟分散开来采梅子,海瑶一边摘一边留意着四周的情况,刻意离着人群远些,想给约自己的人留些机会。
    “施主,过了那条道,可以摘些野菜,小僧带施主过去。”一直领路的小和尚走到她身边低声说道,还指了指远处的山路。
    海瑶打量了小和尚一眼,见他眼神有些闪躲,指的那条道又跟丫鬟们在的方位相反,立刻猜到这和尚估计是专门在给她引路。
    “有劳师父了。”海瑶微微一笑,也低声回答:“可远?”
    “不远的。”小和尚说完这句话转身就走,海瑶瞧没有丫鬟留意到,便借着茂密的树林,跟在他身后上了条隐秘的小道。
    这条路杂草茂密,弯弯绕绕,往前看去只能瞧见错落的树枝,莫约走了小半刻钟林子才渐渐消失,眼前豁然开朗,是一处小山谷。
    小和尚指了指右前方,什么也没说,就再次退回了林中。
    海瑶懂他的意思,朝着他指的方向继续走,没多久就听到了潺潺流水声,转过一处转角,果然瞧见一座小别院。
    这院子有些老旧,外头布满了藤蔓,可还能瞧出样式装潢的华美,又依山傍水,想必曾是哪个权贵在山间的休憩之所。
    她心中更加好奇,约她想见的究竟是哪路神仙,又跟魏府有没有什么瓜葛。
    “有人吗?”海瑶轻轻推开门,没有想象中的灰尘扑面,想必是刚有人来过。
    既然对方已经恭候多时,她也没必要再试探,直接坐到了厅中的小石凳上,淡然说道:“出来吧。”
    “阿芙。”一声陌生的男声从厅旁的假山后传来,只见一个身着飘逸青衫的男子走了出来,朝海瑶露出个欢喜的笑容。
    喊得这么亲热,看来真是情郎?
    海瑶仔细打量了一阵这个青衣男子,只觉极其陌生,样貌倒是长得不错,就是身板子太瘦弱了,上一世的时候真有这号人物吗?
    有个情郎还惦记着魏珩,那她还真是够渣的。也是,这家伙样貌身材确实比不过魏珩。
    海瑶嘴角挂上一个淡笑,却没有立刻含情脉脉地回应,她要探一探这个青衣男的底细。
    青衣男见她如此态度,皱起眉走到她身边,颇为无奈地叹了一口气,“怎么,又怪我了?”
    海瑶还是不答话,眼中浮现幽怨的神色,半低着头别过脸去。
    “阿芙你信我,我是极想带你离开的,可是那魏府.....”青衣男皱着眉头说道,那模样甚是悔恨不甘,“我哪里有本事去抢魏府的人!这些日子我一直想着办法见你,才终于找到这个机会,你过得好不好,可有被为难?”
    这话要是骗骗小姑娘还行,海瑶是谁啊,恶女专业户,她一下就听出青衣男话中的破绽,能对魏府出行惯例打探得清清楚楚,还可以安排白马寺中事物,带她来了个这么隐蔽的别院相见,绝不可能是一个没本事没胆子的男人。
    那这青衣男背后定然还有别人指使。
    “你发誓?”海瑶看着他的脸愈发觉得假惺惺,想套他名字。
    “我钟毓发誓,所说绝不有假。”青衣男毫不犹豫地指天发誓。
    钟毓......果然没什么印象。
    海瑶脸上露出些许动容,又立刻恢复幽怨的模样,责问道:“那你今日来,究竟找我何事?”
    钟毓见她的防备终于有了松动,立刻道:“自然是想瞧瞧你,那魏琰可有对你不好?”
    海瑶摇了摇头并不答话,在钟毓看来却是受了一肚子委屈。
    “坊间都在传魏琰得了重病,命不久矣,我原以为等他死了,你就可以出府,与我再续前缘,可那日迎亲,我看人还好好的,都说他脾气臭瞧不起人,真没有对你不好?”钟毓继续问道。
    海瑶心下了然,原来是想打探魏琰的情况,倒是让他费心一句话绕了这么多弯,这人愿意演,那她也陪着演。
    “魏府对我挺好的。”她避重就轻地答道,完全不提魏琰的状况。
    钟毓叹了一口气,淡淡一笑,纤长的手指搭在了一旁的石桌上,“那就好。”
    这小细节被海瑶看在眼中,立刻觉得两人的关系没有那么的亲密,若真是私会的怨侣,话都说到这份上了,钟毓方才必定会轻拍她的肩膀或手背,哪里会生分地摆在石桌上。
    “你怎会如此大胆约我来见,若是被发现了,岂不是坏了名声。”海瑶继续试探道。
    钟毓低笑一声,“我自然有我的办法,以后你要是愿意,每月魏府夫人来拜佛,我们都可以见面。”
    “见面做什么?”海瑶轻叹一口气,低喃道:“又不能带我走。”
    “我如今还没本事,可不用等多久,或许就是一两年,等我有了官身,等魏府......”说到此处钟毓连忙住嘴,眼神有些闪躲,一副等着海瑶来问的样子。
    “魏府怎么了?”海瑶顺着他的意问道。
    钟毓故作纠结了一番,即便此处没人,也压低了声音继续说:“这事关你性命,千万莫要说出去,魏府......魏府怕是通敌。”
    海瑶心中一惊,她有点印象,上一世魏府倒台,似乎也是被扣上了通敌的罪名,这还跟她有关系呢?!
    怪不得魏珩看自己眼神那么可怕,不管怎么样,这一次一定不能沾上丝毫!
    “怎么会!魏府满门忠烈,怎么会通敌,你定是听了别人瞎说。”海瑶一脸凝重地否认。
    钟毓有些惊讶,他原以为这个仰慕自己的女子会言听计从,没想到竟会这样维护魏府。
    “阿芙,我怎会骗你呢!”钟毓语重心长地说:“魏府......魏府是真的通敌,具体的事我还不能告诉你,否则是害了你,我现在一颗心就只想着如何把你救出来,毕竟这可是诛九族的大罪啊!”
    听了你的话我才是死无全尸!
    “那你要如何救我?”海瑶心下玩味。
    钟毓皱着眉头沉思了片刻,轻叹了一口气,才凝重地说道:“你如今已经跟魏府绑在了一起,除非......”
    “除非我能探到魏府通敌的证据,到时候用来保身?”海瑶受不了他继续演戏,直接替他说道。
    钟毓惊讶片刻,连忙点头,“正...正是如此!阿芙聪慧。”
    海瑶忍不住勾了勾嘴角,这男人果然对她虚情假意,完全当她是个傻姑娘在哄。
    “阿芙可愿意?”钟毓瞧着她的表情古怪,心下有些犯嘀咕。
    海瑶微微歪头想了想,脸上的笑容更盛,朝钟毓凑了过去。
    “我......”海瑶轻声道:“不愿意。”
    钟毓看着她的笑容还以为是要答应,得到这意料之外的答案极其惊讶:“你可是担心被发现,这大可放心,我都会安排妥当的,你只管待在魏琰身边,老老实实的,他们不会起疑心的。”
    “你如何安排妥当?”海瑶轻蔑一笑,“凭你的身份,连魏府的门都进不去。”
    “你......”钟毓完全没想到李秋芙还嘲讽自己,一下子不知该说什么是好。
    海瑶见他这窝囊模样,那点儿当反派养成的使坏习惯终于压不住了,天知道这几日在魏府唯唯诺诺有多么难受,还不借着这个机会发泄发泄,何况对象还是个想利用她的渣男。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浏丨览丨器丨搜丨索:哇丨叽丨文丨学,y.f.w.a.j.i.c.o.m】

设置

字体样式
字体大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