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逃生游戏里宠爱boss[无限]: 15、李雅的新郎(15)

您现在阅读的是哇叽文学www.yfwaji.com提供的《在逃生游戏里宠爱boss[无限]》 15、李雅的新郎(15)(第1/2页)

    陈殊瞥了管家一眼,淡淡问道:“李雅的丈夫中,除了古堤岸外,还有谁不行。李雅怀有身孕这件事,你还告诉过谁。”

    是了,这才是最重要的问题,岑岑恍然大悟。

    李雅并不爱自己的丈夫们,她爱的人是管家,所以她也并不在乎她的丈夫们是否忠贞。

    大家住在一个宅子里,互不打扰,各自过各自的生活。

    按理说,这些人都不会起杀心。

    除非他们之中有个男人不行,他怕李雅怀孕后,会生出一个儿子,一个李家真正的继承人。

    到了那一日,他们这些没有儿子的丈夫们,就会重新回到自己的家,他们的平静生活将不复存在。

    刘大夫犹豫了,“这……我爆病人的隐私是不是不太好?”

    陈殊笑了,“你到处散播我的谣言,不觉得有问题,这会儿装好人,是不是有点晚了。”

    “算了,”岑岑把钱收了起来,通情达理道,“陈殊,既然刘大夫想当一个好医生,我们就成全他吧。”

    这陈殊和岑岑一唱一和的,刘大夫的脸是一阵红一阵白,脸是火辣辣的疼。

    他做的没有医德的事多了去,也不差这么一桩了。

    他喝了口微凉的茶水,神色坚定,他今天一定要拿到岑岑手里的钱。

    于是他道:“李雅的新郎里,说实话,张迪和古堤岸都不太行。但李雅有孕这件事,我印象中,有次喝醉酒了,只跟古堤岸提过一次,”他肯定地点点头,“对,我只跟古堤岸提过。”

    刘大夫家的大门破破烂烂的,透过巴掌大的门缝,能把前厅的情况看的一清二楚。

    有个人影往里看了一眼,就匆匆离去。

    陈殊和岑岑的注意力都在刘大夫的身上,没人留意到这一小插曲。

    事情到这里,已经彻底明了。

    古堤岸这个赌鬼,想当一辈子当李家的蛀虫。在他得知李雅怀孕后,他明白她一旦生下了一个男婴,他的好日子将一去不复返。于是,他就趁着李雅借着外出做生意的名头,去外面养胎的时候,刻意制造了一场事故,害死了李雅。

    他只需要为李雅守上三年,就能分得大量的遗产,供他挥霍。

    李雅真正要娶的新郎就是害死她的古堤岸,她让他在自以为得到想要的一切时,跟这他一起下地狱,日日夜夜折磨他。

    至于她的其他几个男人,她也是恨的。

    没有他们的掺和,她跟周管家就能幸福在一起,她乐于看到这几个男人困兽之斗,自相残杀,就没直接把古堤岸给杀了,反而想猫捉老鼠一样,戏弄着他们。

    李迪怕是至死也没想到,他那时候随便陷害了古堤岸一手,结果古堤岸还真就是李雅要的那个新郎。

    岑岑不明白,“古堤岸为什么要瞒着这件事?”

    他若是早早坦白,大家都能活下来。

    “或许是古堤岸过于惜命了,”哪怕所有的证据都指向了古堤岸,古堤岸还是希望他是最后一个去见李雅的。排除了所有的错误答案后,他就是唯一正确的答案,那才是真正的万无一失。

    陈殊继续道,“还有另一种可能,他的任务跟我们不同。他要通关,不一定非要找到正确的新郎,”他的声音沉了下去,综合考量古堤岸的种种行径,陈殊的声音沉了下去,“而是杀死所有的新郎。”

    这个游戏充满了恶意,明明把答案都摆在了明面上,但大家都有私心。互帮互助就是做梦,自相残杀才符合人性。岑岑心事重重地点了点头,“我们该回去了。”

    刘大夫忙道:“你们看我都这么配合了,这钱……”

    岑岑直接就把小包裹丢进了他的怀里,刘大夫美滋滋地数着钱,“我再免费送你们一个消息,前不久,古堤岸在我这里买了巴豆。”

    岑岑没有很惊讶,以古堤岸的性格,他什么都不做,才让人惊讶。

    张迪的身边有周一,他应该是不会有事。但为了以防万一,岑岑还是决定去找他,有了周一和陈殊的保护,他才能做到真正的安全。

    出了刘大夫的门,岑岑向陈殊邀功,“陈殊,我是不是很聪明,一眼就看出了那根烟斗有问题。”

    岑岑确实聪慧,聪慧到陈殊开始怀疑,她往日天真的做派,是不是她刻意伪装出来迷惑自己的。

    可她一开口,就把她刚才的机敏模样给冲淡了。

    她就像个纯稚的孩子,做出了她认为了不得的事情,就急于得到家长的认可。

    陈殊被她的笑颜感染,露出淡淡笑意,“厉害。”

    得到认可的岑岑笑意更浓了,喃喃道:“我会变得更厉害的,这样才不会拖你的后腿。”

    ……

    冷冷清清的街道上,张迪捂住了肚子,脸色很不好看。他头上流着虚汗,肚子发出叽里呱啦的声音。

    周一一眼就看出了问题,“你赶紧去找个地方解决。”

    张迪看到不远处就有个茅厕,他疼得声音都在颤抖,“姐姐,你能不能陪我去……”

    “陪你去男厕?看着你蹲坑?”周一拧着眉头,她下巴一抬,“你看那个厕所看门大爷同意吗?”

    哪怕周一留着飒爽的短发,还是能一眼就看出来她就是个女人。

    周一指了指旁边那堵塌了一半的墙,“要不,你就在那后面解决,我这边也能照看到。”

    这……街上虽然冷冷清清的,还是有人经过的。

    露天上厕所,张迪过不了心里那一关。

    张迪实在是忍不住了,也不再勉强周一,捂着肚子快步走向了厕所。

    刘姨:“我们真的不需要跟过去吗?”

    “古堤岸不是神,不会事事都料到,”那厕所,周一曾经去过,就只有一个正门,即便古堤岸真有这么神,真蹲守在里面了,她也不会让他在自己眼皮子底下把张迪给掳走,“我们好好在这边守着吧。”

    张迪一脱裤子,对着厕所就是一顿霹雳吧啦的轰炸。

    总算是舒服了,他舒出一口气。

    一摸口袋,完犊子,他忘记带纸了。

    就在这时,他的面前突然出现了一只手,手里拿着一叠纸。

    “谢谢你啊。”

    张迪有时候就像是单细胞生物,没有多想,拿过纸就擦起了屁股。

    屁股擦到一半,他才开始后知后觉起来,这只送纸的手是从哪里冒出来的?那人又是怎么知道,他缺手纸的?

    一阵阴风吹过,张迪的屁股蛋子凉快极了。

    张迪的腿打着哆嗦,低头一看,他手里拿的哪里是手纸,是一叠破破烂烂的纸钱,上面是密密麻麻的尸虫,柔软而又黏腻,顺着他的手腕往上爬,有好多已经爬到他衣服的领口了。

    他浑身鸡皮疙瘩都起来了,连忙丢下纸钱,又把尸虫从身上掸落。

    张迪想穿上裤子就跑,但他的腿直打哆嗦,根本走不动路。

    又想求救,他大张着嘴巴,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请收藏本站,或,浏,览,器,搜,索:哇,叽,文,学,,新手机端p.yfwaji.com,请重新收藏,努力为你分享更多更好的小说】

设置

字体样式
字体大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