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味道[女A男O]: 2、姚稚的厄运

您现在阅读的是哇叽文学www.yfwaji.com提供的《你的味道[女A男O]》 2、姚稚的厄运(第1/2页)

    眼看着少年起身,周身燃烧着紫色火焰,仿佛地狱修罗一般朝自己走来。
    姚稚闭上眼睛,心说今天恐怕就要交代在这里了,怎一个惨字了得。
    然而,预想中的疼痛却迟迟没有到来。
    姚稚听到悉悉索索的声音,忽然感到肌肤一阵灼热,她偷眼看去,正瞄到少年体力不支地朝自己压下来。
    “喂!”紫色火焰渐渐熄灭了,禁锢身体的魔力也随之消失,姚稚下意识将人接住,觉得他似乎比自己想象中要轻一点。
    “唔……”刚刚还狂妄得要取人性命的家伙,此时唇色苍白,满头冷汗地捂住腰间伤口,纱布又渗出血色了。
    “你……你……”姚稚紧张得不行,少年只穿了一条黑色的短裤,她一低头就能看见缠满绷带的柔韧腰肢,此时他却几乎整个贴着自己,呼吸起伏间就要肌肤相亲了!
    我还是跑吧。一个念头闪过,姚稚红着脸把人推开,谁想到腰后一紧,妄将她紧紧环住。
    “别动。”清冷的声音自耳畔响起,温热的呼吸扑在脖颈间,被这样靠着,她控制不住地发抖,脊椎像是通了电。
    我是不是被非礼了?姚稚心脏怦怦跳,从小到大她只接触过黎疏白一个男人,那是辛苦拉扯自己长大的哥哥,她从不避讳,可是现在同样的拥抱换了个人,她后知后觉地发现——自己好像也是知道害羞的。
    怎么办?打是打不过,跑能跑得了吗?
    就在她胡思乱想的时候,休息了半天的魔法使大人终于纡尊降贵地开口了。
    他脸色也看起来好了不少,于是站直身体,稍微拉开距离,一双幽黑的眼睛看向姚稚:“你似乎跟普通人类不一样,我就直白地问了。”
    四目相对,姚稚这才好好打量他的外貌,他的轮廓不像黎疏白那样成熟锋利,而是一种属于少年人的清秀,不说话的时候带着故作严肃的冷意。
    “你说。”似乎被那双眼睛摄住,她乖乖回应。
    视线移到少年淡色的薄唇,妄语气认真:“你下面,应该有大**吧?”
    姚稚:“??”
    她怀疑自己听错了,然而魔法使倒是一脸坦然,说着就要去扯姚稚的裤子:“给我看看。”
    “看你个头啊!”
    啪地一声,姚稚又一次抡圆了巴掌扇了过去。掌心被震得发热,姚稚拽着松垮的校服,脸色涨红,眼底激出一汪眼泪,自觉真是受到了奇耻大辱!
    她发誓,这是她长这么大以来听到过最不堪入耳的污言秽语!
    “我长得有那么像男的?”姚稚简直要气死了。
    不可一世的魔法使大人却跌坐在地,茫然地捂着两次遭到重击肿起的脸:“跟男的有什么关系?为什么不能给我看?”
    这一番动静闹得有点大,黎疏白在楼下喊:“小稚,你在做什么呢?”
    “黎……唔!”姚稚刚想告状,却忽觉手腕一紧,接着整个人被扯着摔进某人怀里。
    少年仗着身高优势,两条手臂用力扣住挣扎不休的家伙,一只手捂住她的嘴巴。他本来受了伤,不应该这样靠蛮力打架的,但是没办法,自从来到这个世界,他似乎就受到了世界规则的限制,从前的魔力正在飞速流失。
    他想起清早的情形,彼时他初来乍到血流不止,偏偏又淋了一夜的冷雨,勉强维持清醒的魔力仿佛皮球漏气,他以为自己就要出师未捷身先死了。
    可是,迷迷糊糊中,一双手托起他的身体,他被抱进一个泛着果木清香的怀抱,不断消耗的魔力也忽然减缓了流失的速度。
    他感觉自己活过来了。
    想到这,他看向姚稚的目光又充满了怀疑——难道她真的只是普通人?
    门外传来有人上楼的脚步声,姚稚的挣扎更剧烈了,少年下巴搁在她头顶,深吸了一口果木的气息,他忽然松开桎梏,低声问道:“你真的不是女Alpha吗?”
    什么?姚稚愣住了。
    脚步声越来越近,仿佛踩在她心跳的鼓点上,姚稚不由得反问:“你呢?你真的不是臭流氓吗?”
    闻言,原本还有一丝伤感的少年脸上顿时浮现出恼色,他嫌弃道:“谁对你耍流氓了?说起来,明明是你先占了我的便宜,你才是流氓!”
    “我不过是眼瞎救了你,我怎么了?”姚稚不服气。
    却见少年抿了抿唇,偏过头去,眼尾脸颊烧红了一片,他不甘又羞耻地开口:“你……你摸了我的尾巴尖!”
    “哈?”姚稚恍然,“你是说那个小肉球,那有什么不能碰……”
    “住口!”少年整张脸都红透了,他恶狠狠地把姚稚推开:“最讨厌人类了!”
    “什……”姚稚只觉得眼前紫光一闪,少年忽然没了踪影,床上多了一个小毛团,与此同时,卧室房门被敲了三下。
    黎疏白关心又克制地站在门口:“小稚,发生什么事了吗?”
    “我……”刚要开口,余光却发现毛团正在幽幽地瞪着她,脊背一凉,姚稚下意识回道:“没事,我在换衣服。”
    “哦,换好就下来吃饭吧。”
    门口脚步声渐行渐远,姚稚回过神来,愤恨地回瞪毛团:“你到底要干什么?问一些莫名其妙的问题,怎么说也是我和黎疏白救了你,如果没事希望你能离开我家。”
    看她的反应,也许她真的不是自己要找的人,妄眼神幽暗,有些失望。
    “我不会走的。”妄开口,为了保持魔力,他也懒得再变回人形,小毛团趴在垫子上,将长长的尾巴藏进肚子下面,“我发现你能帮我抵抗魔力的消耗,虽然不知道具体的原因,但我决定就住在这里了。”
    “哈?”姚稚第一次见到把白吃白住说得这么理直气壮的人。
    毛团不理她的吃惊:“为了能让你更听话地为我所用,刚刚控制你的时候,我从你身上拿走了一点东西。”
    姚稚:“……”
    她已经被这无赖行径气得无语了。
    “那就是你的寿命。”
    刚刚决定心平气和的某人再次炸毛:“什么意思?!”
    “意思就是——”浑身漆黑的毛团扫了一眼姚稚头顶,念出只有他能看到的倒计时,“你还能活23小时46分52秒,51,50……”
    “够啦!”姚稚热血直冲脑门,只觉得对话如果再进行下去,她就会成为横阳街虐狗第一人!她气得脸色涨红:“你怎么能随便夺取别人的寿命!你这个臭流氓!魔鬼!怪物!”
    “叫吧,叫破喉咙也不会有人来帮你的。”妄语气欠揍,得意忘形地晃了晃尾巴。
    这一刻姚稚明白了,魔法使大人是真的狗。
    她看着那细长漆黑的尾巴在自己眼前晃过来晃过去,一时间怒从心头起,恶向胆边生。
    姚稚眼疾手快,一把将那黑色的毛茸茸抓在手里,肉眼可见魔法使大人炸了毛。
    “嗷!你放手!”妄被吓得一个激灵,呵斥中夹杂着一些混乱的狗叫。
    姚稚冷哼一声,才不管狗的威胁,罪恶的手一把攥住尾巴尖上最柔软的一颗肉球。
    “呜呜!”声音从喉咙里滚出来,小毛团登时站立不住,塌腰趴在了垫子上。它浑身打着颤,尾巴被人揪在手里,被迫高高翘起,一时间看着竟有些可怜。
    姚稚恶狠狠地捏住他的尾巴尖,一字一句道:“把-寿-命-还-来!”
    “不要!”小毛团挤出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A请收藏本站,或,浏,览,器,搜,索:哇,叽,文,学,,新手机端p.yfwaji.com,请重新收藏,努力为你分享更多更好的小说A

设置

字体样式
字体大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