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味道[女A男O]: 7、酒宴

您现在阅读的是哇叽文学www.yfwaji.com提供的《你的味道[女A男O]》 7、酒宴(第1/3页)

    褚雨,你清醒一点吧!
    工位上,美丽的实习生女孩颇为神经质地拍了拍自己发热的脸。我这是在干什么?憋太久了吗?
    她觉得自己良心受到了拷问,难道是太久没有尝到过Omega的味道,连普通男人喷点香水都受不了了?
    扪心自问,Omega怎么可能会是严莫寒那样,冷冰冰硬邦邦,整天臭着一张脸。最关键的是,Omega们只会在发.情期释放信息素,如果刚刚她闻到的味道是信息素,怎么可能只有那么浅淡的一点?
    这个世界又没有抑制剂,如果信息素到了能被她闻见的程度,严莫寒估计都腿软得走不动路了。
    “不要被普通人迷惑了心智。”褚雨嘟囔着,着手开始修改图纸了。
    另一边,严莫寒被徐总叫进了办公室。
    总裁办可是要比工作间气派多了,严莫寒一走进去,徐总边拨冗从真皮老板椅上坐直身体,他笑道:“小严,昨天干得不错。”
    昨天?严莫寒腹诽,昨天他什么也没干,只是体力不支晕倒了而已,现在他额头上还在擦药呢。不过想归想,嘴上还是要谦虚:“哪里,都是分内的事。”
    “这件事你可是我的大功臣,要不是你的牺牲精神,他们哪那么容易松口?必须给你奖励!等着吧,下午全公司表扬。”
    “谢谢徐总。”严莫寒看到徐总如今春风得意的样子,知道事情已经完美解决了,他想起昨天陈工那副有苦难言的表情,心道这是让他们吃了哑巴亏,那些工人怕是更加艰难。
    “徐总,如果没有其他事我就回去工作了。”
    “去吧。”徐总乐呵呵道,又似乎想起什么,“哦对了,新项目对接团队今天跟我联系了,晚上你带新来的那个实习生一起去见一下,然后有什么要谈的趁机谈一谈,早点把合同签了。”
    闻言,严莫寒皱了皱眉,却也没说什么:“我知道了。”说完离开了总裁办。
    徐总的心思他是知道的,什么项目谈合同需要带上一个涉世尚浅的实习生?不过就是看小姑娘长得乖巧漂亮,带去讨好合作方而已。
    不过,即使知道这样的龌龊心思,他又能怎么样?反对徐总的提议,跟他处处对着干吗?严莫寒并不想这样,他只想低调地在这个世界生活下去,不想出现在任何人的视线之中,毕竟一旦有人关注他,那么他身为Omega的秘密就多了一丝暴露的风险,更何况是徐总这样小肚鸡肠的人。
    严莫寒不想给自己找麻烦。
    出了总裁办,他没有回到工位,而是来到楼梯间。见四处无人,严莫寒便站在空旷的窗前拨打电话,大楼外明晃晃的日光把他的身形勾勒成一道剪影,他等了一会儿,电话被接通了。
    “陈工,是我,严莫寒。”
    电话那头不知道说了什么,只见严莫寒不断捏着眉心,沉默了好一会儿,然后才又开口:“我知道你们的难处,这次的事情我也无能为力,这样,我给你的账户打了一笔钱,没有你们原来商定的酬劳多,但是也稍微能贴补你手下的工人了,算是我给你们的补偿。”
    电话那头明显激动起来,隐约能听到几声谢谢、感谢之类的话语。严莫寒只是摇了摇头:“不用。”
    两人又寒暄几句,他便挂了电话。
    楼梯间的脚步声渐远,严莫寒离开了,空旷的楼梯间却吱呀一声响,门后阴影处走出一个人。
    褚雨穿着修身连衣裙和尖头小高跟,齐肩碎发随意地扎在脑后,她修长的指尖夹着一根细长的女士烟,在明晃晃的窗前呼出一口云雾。
    有意思,褚雨看着严莫寒离开的方向,不自觉地笑了笑,她本想在没人的地方抽根烟,却不想撞到了严组长的秘密,那么严厉的严组长,他从前也一直这样烂好人吗?
    “啧,怎么又想他。”
    褚雨最后把烟吸了一口,然后熄灭在垃圾桶里。
    一整天相安无事,除了某位实习生心不在焉、严组长在办公室里走来走去,她的视线就跟着晃来晃去而已。
    好不容易挨到下班,褚雨卡着点关闭电脑,多一分都不想在公司待。下班不积极,思想有问题,她飞快地拎起手包,把高跟换成平底鞋,潇洒地离工位而去,然而,就在她即将打卡成功的时候,一个声音叫住了她。
    “褚雨,等一下,今天要加班。”
    “啊?”褚雨因着自由而雀跃的心登时落入谷底,即使叫她的人是严组长,她也高兴不起来。
    褚雨苦着一张脸:“组长,有什么安排?”
    严莫寒目光都没有离开电脑:“跟我去见客户,森林公园的承建方,你参与了图纸绘制,到时可以给她们讲解一下设计意图。”
    “啊?我?”褚雨有些意外了,她看了眼主要负责绘制的张姐,疑惑道:“我也不是最了解设计意图的人呀?”
    严莫寒顿了顿,低声道:“这是徐总的意思。”
    “……哦。”褚雨叹了口气,慢吞吞地回到工位,把刚刚换上的平底鞋又换成了小高跟。
    其他同事相继下班了,张姐临走前特意绕到褚雨身边,趴在她耳边小声道:“妹妹,晚上见客户不要太实在喔,千万别跟那些人单独相处,喝酒的话就说不会,有事情给张姐打电话,知道吗?”
    “好,谢谢张姐。”褚雨一听便明白了,她这个行业男人很多,叫女同事陪吃饭的事情屡见不鲜,明面上是谈工作,暗地里谁知道呢?
    不过她倒是没什么可怕的,要是那些人敢趁着酒劲儿胡来,大不了就拼拼刺刀好了,倒时就说是对方喝醉,全都是幻觉,谅他们也不敢把这种事情摆到台面上来说。
    谁吃亏还不一定呢。
    同事陆陆续续走光了,办公区就剩下严莫寒和褚雨,后者百无聊赖地坐在椅子上,看着严组长劈里啪啦地打字,不知道在跟什么人交涉。
    大约七点半,严莫寒的手机亮了一下,他接了个电话,而后对褚雨说:“走吧。”
    “终于要走了,我都差点睡着了。”褚雨抱怨着起身,跟着严莫寒往公司外走,严莫寒这才好好打量褚雨似的。
    他目光上下扫视一圈,微微皱眉,在严莫寒看来,褚雨的衣服好看是好看,就是有点太好看了,显得她胸大、腰细、腿长:“你就穿这个?没有外套吗?”
    “老大,现在是夏天。”
    高跟鞋的声音一下一下回荡在地下车库里,严莫寒摸出钥匙开车,随口道:“九月份,晚上都有点凉了。”
    这句之后,两人没再闲聊什么。
    一路上,褚雨透过后视镜偷偷打量严莫寒,对于即将可能发生的事,她似乎并不太在乎。
    很快,两人到达了预定好的海鲜餐厅,包厢环境优雅,看着与龌龊二字无关,严莫寒让褚雨先坐一下,他去楼下等人。
    褚雨忽然想起张姐的叮嘱,于是站起来:“我也一起去吧。”
    严莫寒似乎没想到她会这样,他视线在褚雨的高跟鞋上短暂停留:“不用,你在这等着就行,对他们团队也不必诚惶诚恐的。”
    “可是……”其实,褚雨只是想跟严莫寒多待一会儿罢了,他身上隐隐约约的柑橘味道似乎有点让她上瘾。
    然而,褚雨的迟疑令严莫寒理解成了另一个意思,他眉梢微挑,点头道:“好吧,那你跟我一起好了。”
    “好。”褚雨笑起来。
    年轻女孩的笑容似乎总是明媚的,严莫寒没有说什么,转身下楼去,褚雨亦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A请收藏本站,或,浏,览,器,搜,索:哇,叽,文,学,,新手机端p.yfwaji.com,请重新收藏,努力为你分享更多更好的小说A

设置

字体样式
字体大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