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味道[女A男O]: 10、车厢里

您现在阅读的是哇叽文学www.yfwaji.com提供的《你的味道[女A男O]》 10、车厢里(第1/1页)

    褚雨回来的时候朝前台服务员借了一条毯子,因为严莫寒此时的症状与发烧类似,可能会觉得冷。

    然而,当她回到车边却吓了一跳,透过车窗,能看到严莫寒歪靠在后座,脸色通红,似乎已经失去意识了。

    “严组长!”她立刻打开后座车门,浓郁的柑橘味道顿时爆发出来,那强烈的存在感就像咬了一口新鲜的柠檬一样刺激。

    褚雨吓得立刻捂住口鼻,不过现在她不能躲开,她更担心散发出这样气息的omega究竟发生了什么。

    只见严莫寒鬓角和脖颈都被汗湿了,就连睫毛都带着漉漉的水汽,嘴巴微微张着,呼出的热气令车窗结了一小团雾。

    褚雨很快想明白了,严莫寒身为omega,长时间缺乏抑制剂只会使他的信息素变得越来越不稳定,不知道他是什么时候来到这个世界的,大概已经强自忍耐好久了,再加上自己今晚的刺激,他撑不住也正常。

    只是这样对omega的健康影响极大。

    ……这下还真是有点不好意思了,心下愧疚,褚雨待自己躁动的火气稍微平定,这才轻轻地拍了拍严莫寒的脸:“组长,你能醒一醒吗?我很担心你。”

    “唔……”严莫寒微微侧头,眼皮轻颤,却睁不开眼睛,他感觉自己此刻就像在冰上挨冻,又像在火上烤,皮肤下纤细的神经仿佛都活了过来,稍微被触碰就会战栗着蠕动一般,他忍不住想要发出难耐的声音,感觉自己从没这么难受过。

    “组长?”褚雨发现严莫寒在发抖,非常细微、克制的,就像他一贯的处事原则。他应该很不想在下属面前表现出自己脆弱的一面吧?

    那个疏远所有人,严厉到近乎古板的组长,如果他现在清醒估计也只会给褚雨一个不带温度的眼神,然后敷衍一句“不用管我”。

    可是现在由不得他。

    褚雨目光渐渐沉了下来,她环顾一圈,停车场空旷无人,于是她抬手,轻轻一推严莫寒便朝里面倒去,然后她也上了后座,关紧车门。

    密闭空间内,温度好像更高了,褚雨觉得充盈在车厢里的柑橘信息素就像是春天花朵的蜜香,而她是被这气味吸引的蜂蝶,千里迢迢追寻而来,想要一头扎进花蕊之中……

    “组长,”褚雨开口,唱歌唱到喑哑的嗓子此时更显低沉,她将毛毯裹在严莫寒身上,一只手从背后绕过去,手指扣住他的下颌,然后把他的脸转向自己,她的视线落在对方微微干裂的嘴唇上,“我有能让你不再难受的方法,你愿意试试吗?”

    “谁……你是……”严莫寒勉强睁开眼睛,视野却是一片黑暗,他感觉自己的脑子都被这股灼热气焰烧化了,他看不清揽住自己的人是谁,也没意识到掺入汽车中的芒果香气,他只是觉得自己的身体不听指挥,烂泥一样想要朝那人靠近。

    好丢脸……可是——

    “……想要……我想要。”严莫寒低低开口,嗓音像在水中泡过一般,听得褚雨心底直痒,她吸了一口气,拉紧毛毯将人朝自己身边拽了过来,凑近他耳边说话。

    “那你可不能反悔。”

    褚雨说完亲吻了泛红的、怯弱得想要躲避的耳朵,而后揽住对方的脖颈,阻止了他的后退。

    清甜的水果味道混杂在一起,她用自己的舌尖湿润他干裂的嘴唇。

    严莫寒不时泄露出的声音不知是欢愉还是痛苦,他好像已经完全投入其中,再也无法装模做样的应对,褚雨心想,omega果然是需要保护的对象,他们太容易被掌控了。

    在信息素的影响下,褚雨感觉自己就像是在剥开一瓣橘子,剥开酸涩泛青的橘子皮,咀嚼有些苦涩的丝络,而后咬破薄膜迸出汁水……

    她推着严莫寒在后座倒下,手伸进毯子里面、再里面,她看着对方微皱着眉却无比沉沦的模样,脑子里却在漫无边际地神游:秋天了,似乎快到吃橘子的时节了。

    严莫寒伸手抱住了她,非常用力,像溺水之人抓紧唯一的浮木。密闭的车厢里氧气愈发稀少,褚雨看着与平时大相径庭的上司,只觉得心跳越来越快,她自己也变得不清醒起来。

    好想扯烂他这身禁.欲的西装、想咬破后颈脆弱的腺体、想完全把这个拒人于千里之外的男人吃干抹净,看着他无助地抱着自己哭泣……

    褚雨几乎欺身上去了,她抓住严莫寒嶙峋的手腕,将他按在身后的玻璃窗上,严莫寒湿润的睫毛不断颤抖,下意识地抬头找寻那双令他难以自持的唇。

    停车场的一角燥热且隐秘,无人知晓这里正在发生什么。

    在尖锐的犬齿离后颈皮肤仅有几毫米的时候,褚雨忽然顿了顿,下一秒,她咬住了自己的舌尖,锐痛令她清醒了不少。

    还不行,她在心里告诫自己,她不可以这样做。

    两人近在咫尺,她低头就是严莫寒的脸——鼻梁高挺,嘴唇微张,褚雨忍了又忍,最后在他的侧脸亲了一下。

    “如果我标记了你,你一定会生气吧。”她低喃着放开了对严莫寒的桎梏。

    骤然放松,严莫寒似乎还有些不满意,毫无防备地贴过来,褚雨伸出一根手指抵在他的眉心。“我可能是最怂的alpha了,”她轻笑,心说在这个世界里,刚刚那种情形下的标记应该是违法的,这边的人可不懂什么叫信息素的致命吸引力,“你安全了,不过我可以用其他方式帮你。”

    最终,褚雨收敛心神,安抚着被自己刺激到的omega,没有做太过分的事,如果说从前她对严莫寒只是莫名其妙地关注,那么在确认他是一个omega之后,这份玩味就变得不同了,她想照顾对方的情绪,想让他……完完全全地接纳自己。

    如果知道自己是个alpha的话,他恐怕又会向之前一样逃跑吧。

    褚雨用接吻平衡他的信息素,轻柔地触碰他灼热的腺体,感觉温度一点点下降,可能他就快要清醒了。

    “你家在什么地方?”褚雨在他耳边问道。

    “我家……”严莫寒似乎被安慰得很舒服,他的额头枕在褚雨肩上,闻言轻易地就说出了自己家的住址。

    这时候倒是意外地乖顺呢,褚雨摸了摸他汗湿的头发,然后让他躺在后座上,又帮他盖好毯子:“好好睡一觉吧,今晚照顾你这么久,手都酸了,等你睡醒我可是要索取报酬的。”

【请收藏本站,或,浏,览,器,搜,索:哇,叽,文,学,,新手机端p.yfwaji.com,请重新收藏,努力为你分享更多更好的小说】

设置

字体样式
字体大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