满级大佬励志当腿部挂件: 1、箱子里的尖叫(1)

您现在阅读的是哇叽文学www.yfwaji.com提供的《满级大佬励志当腿部挂件》 1、箱子里的尖叫(1)(第1/2页)

    夜无边浓郁,像是被打翻的墨水,沾染轻作,画出了朦胧雾色围绕,渐渐上升的水气与雾相交融,像是恋人之间难舍难分最终融为一体。
    可惜,一道人影穿过,残酷地抹杀了这段小有趣味的情调。
    它们也不甘示弱得跟着这人影进屋,却忘了自己在光里面无处遁形,瞬间消散。
    走进屋子,那人轻合黑伞,眼睛在玄关处转了一周,似乎是在思考哪里能有自己伞容身之所,对于这么简单的事情,他仍旧思索了片刻,选择挂在衣架上。
    黑伞像是被雨淋湿的黑色鹅卵石,一滴滴的雨珠因伞的倾斜落下,连成一道蜿蜒扭曲的线路,最后落到整洁的地板上,不多时已经形成一个小水洼,可见外面雨水大小。
    屋内氛围诡异得安静,可以称得上为冷清,明明人数至少在七位以上。他们分别坐在不同角落,悠闲得喝着茶。
    龙井茶,茶香四溢,端得倒是一副好品样。
    听到门口有动静,声音不大,像是蛇滑过灌木丛的声音,霎那间趁人不注意就窜过去,他们机敏扭头,目光如炬,没看到蛇,倒看到了一个“美人…蛇”?
    门口站立着一名大约二十刚出头的男子,长发被很好的打理在肩处,左侧一缕头发上绑着一个拇指长短的金色发圈,带着一种优雅的慵懒风。
    特别是刚从外面进来,被雨打湿沾在脸颊两侧墨发,像是在夜幕下伸展懒腰的夜猫,又野又乖。
    上身月白衬衫被扎进纯黑束腰裤内,宽肩窄腰,衬着腿修长笔直,随着走动的姿势可以看出底下隐藏的力量感。
    他踩着自己黑色的小皮靴,一步步走到屋内,“咚咚咚”的声音如同权杖落地,提醒着众人,我来了。
    深不可测。
    这是人对他的第一映像,接下来就是,这人美极了,不是雌雄莫辨模糊性别的那种美,是充满了诱惑美,让人心甘情愿的为他奉上一切,像神似邪,浑身透露着一股邪气。
    走到身边时,众人不约而同的看向他,他皮肤瓷白,被灯光映得像是破碎的银月,冷清薄凉。
    眸子中端得是高高在上,他眼神扫过沙发上的位置,像是在挑一个献祭品的恶魔,无端让人心生几分警惕。
    这个青年不一般,这是在场人内心同样的想法,他们看人最准了。
    席洲看了一圈,全包围结构的沙发,左边长沙发有三男一女,右边三个女生,只剩下前面和后面的沙发单人沙发没有人坐。
    席洲抬脚走向靠近火炉那边的沙发,他坐下后,看向七位人,淡然一笑,人畜无害:“你们也是来避雨的吗?”
    七位人面不改色,只心下皱眉,一个男人身子往后一躺,翘起二郎腿,神色难辨,“避雨?”
    席洲睫毛如蝴蝶的翅膀,扑扇了几下停下来,一尘不染的眸子看向他们,微微歪头不解:“你们不是来避雨的吗?”
    “噗嗤…你第一次?”女人似乎是听到什么天大的笑话,“小弟弟,装新人可没有什么好处。”
    席洲撇嘴:“什么新人啊?我不懂。”
    “看他这样子还真像,喂小弟弟,你叫什么?”
    “席洲。”
    有位男人搜了一下席洲的名字,排行榜上并没有这号人物,要知道这排行榜只要通过一次便会出现成绩,这个是开诚布公无法撒谎的。
    还真是第一次来?还是他随口编了一个名字撒谎?这个只有他自己知道了。
    “你怎么来的?”
    席洲天真无邪,老实交代,看样子乖顺的可人,倒还真能糊住人。
    “我也不知道,一觉醒来就出现在这里了,外面雨下得好大,”席洲捏捏自己袖子,眉头轻皱,如同艺术品出现了裂痕般让人惋惜唏嘘,他似乎是受了什么天大的委屈。
    “把我都给淋湿了。”由于雨是自然现象,他抱怨也没用,只能小声不满的发泄自己的情绪,如同奶呼呼的小动物在撒娇。
    “幸好我有伞,外面又黑漆漆的,我只能不停的走,看我靴子都沾染上泥土了…”他像是个娇气的王子,“看到有光亮就进来了,之后看到了你们,我见你们身上都淋上了雨,以为是避雨的,不是吗?”
    席洲突然起身,慌乱无措,手都不知道往哪里放。
    “你先坐,我们确实来避雨的,不过我们除了避雨还有任务。”
    “任务?”席洲听话的坐下,眨巴眨巴眼,整个人湿漉漉的,但这套放在他们身上,妥妥的可是羔羊。
    人心隔肚皮,好人能有几个?
    “等人来齐吧,看位置还有两个。”
    席洲无聊的烤着自己头发和衣服,感觉暖烘烘的了之后,满足得窝在沙发上,闭眸。
    是不是真睡就无从得知了。
    待人到齐后,有人去叫他时,才发现他是真的睡着了。
    席洲睁开眼睛,眸子朦胧像是海面上薄薄的雾,让人迫不及待想让将雾给驱散看看里面的景色。
    “人到齐了。”
    席洲环视一圈,带上自己一共十个人。
    “我叫朱杰…”一个男人率先出来说话。
    朱杰年纪稍大,留有像圆珠笔点上去的密密麻麻的胡子,这是看他最显眼的地方。
    他是经历过五场游戏的,算是这里资历最深的一个人。
    五男五女,每一个人都坦诚相告,席洲懒得记名字,就记着他们身上最有特征的部分,当他们名字。
    在所有人介绍完成后,十个人最低的除席洲除外,也进过一次游戏场,最高的便是朱杰,他自然而然也就站出来。
    朱杰望向席洲:“这里只有你是新人,我只给你科普一次…”
    门口传来异响,除席洲和那个第一次女生没有反应后,剩余人都纷纷起身,身体保持警惕。
    新人姑娘也跟着站起,这下就席洲坐在中间十分突出,为了随大众,他也站起身,有什么好警惕的?
    门口进来一个人,率先映入眼帘的一双大长腿,抬眸映入眼帘的是一位个子很高的青年,再截一截都可以与门楣齐肩。
    他身着挺运动的一身,这衣服有种以前年代的味道,灰色硕大裤子,土黄色外套…
    审美有些不好,看起来挺旧,也就全靠颜值撑…身材在这能撑得下两个人的裤子里也就马马虎虎。
    不过长得还是挺帅的,是令人望而生畏的那种类型,像一把被尘封生锈很丑的剑鞘封印的剑,一旦被人□□,锐利锋利会是极品的刀剑。
    稍微一碰可能就会损伤自己,寒冰之地的冰刺都没有他一眼望过来,冰掉了骨头。
    棱角分明的轮廓,完美的五官,是浑然天成独一无二的自然景色,漆黑的眸子却如同深渊冰窟,白搭了一张好脸。
    这衣服款式和他审美…
    真不敢苟同。
    他望人时,自带一种傲气,这种傲气让自己和别人的距离拉开,和他身上冰冷气质融合的非常和谐,好像这个人本来就是这样。
    “啪…”他合起自己的伞,比起在场不少人淋得落汤鸡的样子,好得不是一星半点。
    “嘶…”
    “啧!”
    “艹!”
    “进游戏场前肯定没算黄历,没想到这么小概率的事情和人全都给碰上了。”
    “难办了,只求他一会不要选中自己。”
    新人姑娘看着这熟悉的面容,惊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浏丨览丨器丨搜丨索:哇丨叽丨文丨学,y.f.w.a.j.i.c.o.m】

设置

字体样式
字体大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