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条悟今天也觉得挚友有毛病: 1、看不见灵的除灵师

您现在阅读的是哇叽文学www.yfwaji.com提供的《五条悟今天也觉得挚友有毛病》 1、看不见灵的除灵师(第1/2页)

    像是密林的蚂蚁在脑子里啃咬,传来隐隐的痛痒,却因为是在手指抓不到的地方,夏油杰只能抱头在不大的床上来回滚了两圈,最终实在是受不了头颅内部的难受,他睁开了眼。
    窗帘留了一条缝隙,几缕阳光透进房间,顶着散乱的黑发,夏油杰坐起身。
    睡梦中折磨他的疼痛在意识清醒后脱离了他的身体,似乎直接从他的脑子里沉了下去。如果不是刚才的不适还隐隐残留在脑子里,夏油杰甚至觉得只是他做了个噩梦。
    一手撑着太阳穴,夏油杰被子下的右腿曲起,左手架在了右膝,他半坐在床上,思考着刚才那股疼痛是怎么回事。
    作息一直很规律,睡眠和饮食也很健康,没有什么会头疼的诱因。
    看了眼床头的闹钟,时间还早,还没有到上班的时间。
    想不出什么结果,夏油杰便索性放弃了思考,他掀开被子,伸出腿穿上了床边的拖鞋。
    “......”
    夏油杰的表情空白了两秒。
    他望着白色珊瑚绒的猫咪拖鞋,想着自己什么时候买了双这么......可爱的棉拖?
    拖着还未完全清醒的身子,夏油杰进入了盥洗室。
    打开水龙头,凉凉的自来水令他的脑子清醒了不少。
    他叫灵幻杰,目前独身中,是个“除灵师”,在自己开的灵幻相谈所工作。
    当然,和自己的弟子不同,他是看不见灵......
    镜子中映出了一个飘着的黑漆漆生物,镜中的它扑扇着飞蛾一样的掉粉翅膀——不过飞蛾掉的是□□,它掉得是黑粉。
    还是透着镜子,夏油杰清晰的看见不明物掉下的黑粉,精准的落在了自己的浅色衣料上。
    ......
    夏油杰用自来水抹了把脸,这次他连眼睛都没闭上,冰冷的水分子划过眼球,带来阵阵涩感。
    抬头,继续看镜子。
    呼——
    那只黑漆漆不见了。
    就说嘛,自己怎么看得见灵......
    转头拿牙刷之时,夏油杰看到了肩部衣物上不该存在的黑粉。
    “............”
    “啊哈哈,一定是睡之前在哪里沾到了吧。”
    机械的换好挂在衣架上的衣服,夏油杰打开了房门,打算去事务所。
    至于早饭就在路过的便利店买个昨晚剩下的特价三明治,然后......然后等龙套(Mob)放学来事务所的时候帮他看看是不是被恶灵盯上了啊!!!
    关上房门,耳膜清晰的捕捉到了“嘭”的一声。好像这样就把恶灵隔绝了一样,夏油杰重重的松了口气。
    啊,顺便邀请龙套来家里吃顿饭,再让他给自己家里除个灵吧。
    “嘭”
    自己的旁边也传来了关门声。
    夏油杰下意识的朝那边看去。
    是邻居也出门了吗?
    结果对面那人也在看他。
    夏油杰:??
    个子高高的,白发......这可真是少见的发色啊,是染的吧,嗯。咦,大早上的戴了个墨镜?
    话说那个墨镜把白发男的眼睛都遮住了,他是怎么判断出对方是在看自己的?
    还有,白发男身上的那套衣服,和自己身上这套的衣服很像啊。
    是同一个特价店买的?
    “杰。”
    对面的白发男出声了,准确的叫出了他的名字。
    夏油杰:......这谁啊。
    啊,如果真的是邻居的话,看对面跟自己(单方面)这么熟之后,他不太好接话啊。
    一个都亲昵的直呼名字的邻居,自己却对邻居一点印象都没有。
    这有点糟糕了吧。
    在夏油杰的印象中,他虽对保持人缘不乐衷,但对于他人主动释放的善意,还是会尽可能的回应。
    完蛋,要是他叫不出来对方的名字,绝对会很伤对方的心吧!
    夏油杰的愣神被五条悟的六眼看得一清二楚,尚在读高中的大男孩小幅度的撇撇嘴,墨镜后露出的冰蓝裹上了丝丝的落寞,“又忘了呢。”
    “......”
    心脏砰砰跳了两下。
    第三下,夏油杰给出了回应:“我没忘,悟。”
    “还有,你别用那种黏糊糊的语气说话,有点恶心。”
    ......
    造成夏油杰“异常”的原因,是上周被祓除的一只一级咒灵。
    大概。
    作为一级咒灵,它的攻击力实在是弱到可以,夏油杰都有点不想收服它。
    「能被定义为一级,肯定有什么特殊能力吧!」五条悟戳着已经被夏油杰制服的咒灵球,有一搭没一搭的瞎猜,「会不会是舍弃了攻击力防御力,专精法术输出?」
    「少玩点游戏。」夏油杰背过身去,吞下了咒灵球。
    咒灵都是由于外泄的负面情绪滋养而生,味道绝对谈不上好。
    而两位年轻气盛的高中生在完全没有了解咒灵能力收服咒灵后的后果就是——这只咒灵的能力作用到了夏油杰的身上。
    五条悟也在第二天明白,这只一级咒灵的能力是——「记忆攥改」
    ......
    “说‘篡改’,其实是‘增添’更加合理。”夏油杰回屋内拿了一根发圈,扎起了早上因一时「失忆」而忘记打理的头发。
    “我依旧记得和你的一切,只是刚醒来,脑子被大量的记忆冲击后产生了暂时性的失忆......”
    对于夏油杰来说,那些记忆都是第一视角、发生的合情合理的、作为自己另一种人生的可能。
    拿今天来说,他觉得「看不见灵的除灵师」的夏油杰和「高专一级咒术师」的夏油杰,完全可以共同存在。
    还比如——
    “杰,你在抖什么?”五条悟看着夏油杰的小腿在发颤,面色却是强撑的镇静自如。
    夏油杰:......
    「高专一级咒术师」不想这样的,但「看不见灵的除灵师」实在是慌得不行。
    拥有两种截然不同的情绪,真的是很新奇的体验。
    再说一点件事,「咒术师」夏油杰是16岁,「除灵师」灵幻杰是27岁。
    这是大人的完胜!
    在咒灵发动攻击之时,「除灵师」的恐惧怕怂占据了上风。夏油杰艰难的避开一个攻击后,就累呼呼的喘着气开始艰难的逃生。
    “这只是二级咒灵哦。”悠哉的五条悟丝毫没有出手帮忙的意思,他欣赏着挚友难得的狼狈,还拿出手机开始录像。
    直到二级咒灵伸出触手,就要朝着夏油杰攻击过去!
    见到夏油杰的额角都渗出了汗珠,真的毫无反抗之力,五条悟墨镜后的眼睛微微眯起,指尖凝聚出咒力。
    「看不见灵的除灵师」真真切切的感受到了死亡的威胁,他遵守着身体的本能朝边上的五条悟看去——
    “Mob,再不出手为师就要死了啊!”
    完全丢掉了大人的尊严,「看不见灵的除灵师」开始求救。
    而不纯洁的男高中生,听到了挚友的“Mob”一词,又看到那只咒灵滑溜溜的触手,明显想到了什么不好的东西。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浏丨览丨器丨搜丨索:哇丨叽丨文丨学,y.f.w.a.j.i.c.o.m】

设置

字体样式
字体大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