病弱女友的千层套路: 19、甜味

您现在阅读的是哇叽文学www.yfwaji.com提供的《病弱女友的千层套路》 19、甜味(第1/2页)

    女人的瞳孔逐渐涣散,目光有些呆滞的望着柴浅凝,但却不是看着她的脸,更像是盯着某个虚空的地方。

    柴浅凝拿开她面前的酒杯,放到另外一侧,说:“你喝醉了?”

    盛木溪歪了歪头,似是听懂了,吐出的气息掺杂着酒气:“没醉,但我平常基本不怎么喝酒,所以我陪不了你喝太多。”

    “喝醉的人都爱说自己没喝醉。”柴浅凝抬起指尖,轻掠过对方的鼻尖,又滑到她肩膀上虚扶着。

    两人离开了酒吧。

    柴浅凝把盛木溪先带回了自己的家里,担心对方喝酒后会不舒服,所以她在路上还顺便买了一罐蜂蜜回来。

    好在盛木溪喝醉后很安静,不胡言乱语也不乱动,侧靠在沙发上,跟睡着似的。

    柴浅凝拧开蜂蜜罐子,余光往沙发处瞥了一眼。

    盛木溪像是注意到对方在看她,起身摇摇晃晃的走到柴浅凝旁边,在凳子上坐下,双手枕在桌上,脑袋微微靠着。

    她盯着柴浅凝的手指看了好一会儿,红唇翕动:“你在干什么?”

    “给你泡蜂蜜水喝,喝完会舒服一点。”柴浅凝笑着说:“你酒量真的太差了。”

    说话期间,柴浅凝一个没注意,舀出来的一勺蜂蜜不小心滴落了几滴,拇指侧边沾到了些许。

    她当时抬起手,正想把额前的发丝撂到后面去,就看到了手上的淡黄。

    以至于手上的蜂蜜,擦沾到了她唇角一点。

    她从旁边抽出一张面巾纸,正打算先去擦手指,盛木溪突然说话:“你心情好点了吗?”

    柴浅凝边擦着手边说:“嗯?”

    “你要怎么样才能心情好点?”

    “怎么样啊?你亲我一下说不定我心情就好了。”柴浅凝语气里透着玩味。

    本来只是一句玩笑话,柴浅凝自己都没当真。结果盛木溪仰起眸子,伸出手拉了下她的手臂。

    拉人的力道很轻,但因是猝不及防,柴浅凝倾了下身体,坐到了椅子上。

    盛木溪探前,装着醉意的眸子,无论怎么聚焦都很虚幻。

    “真的吗?”盛木溪喃喃低语。

    两人的呼吸交织在一起,柴浅凝吞了吞口水,喉咙滑动,没能发出一个字。

    女人身上的暖香气味笼罩在她的心头,柴浅凝手里还捏着面巾纸,此刻已经成了皱巴巴的一团。

    带有点温凉的触感,落在柴浅凝的唇角边,之后是一道滚.烫.湿.润的柔软,横扫走了沾在她唇角边上的蜂蜜。

    “好甜啊。”盛木溪发出一声满足的喟叹。

    ......

    翌日醒来时,盛木溪躺在自己家里床上。

    坐起来后,愣了几秒,脑袋在一瞬间的空白后,又浮现出很多事情。

    她能够理清事情发展的起因经过。

    昨晚自己喝醉了,是柴浅凝送她回的家,然后给她泡了蜂蜜水喝,送她回到房间休息,才离开的。

    但她的记忆不止于这些,中间还有段很模糊的情节——她亲了柴浅凝。

    她曲着手指放在唇边,咬着骨节,眉头微皱,极力的思考这段记忆到底是梦还是真的发生过。

    会不会是昨晚她喝醉了睡着了,半梦半醒着,一边感受着对方送她回家,一边做梦?

    可这个梦,未免太......脱离她惯常会梦到的内容了。

    盛木溪慌忙的从床头柜拿来手机,看了眼时间,意识到今天是周末,随后一头栽进枕头,把被子往上拉,盖住自己整张脸,在床上翻蹭了几下。

    被扔在床上的手机振动,盛木溪掀开捂着头的被子,摸到手机划开屏幕,看清楚是谁发来的消息后,盛木溪瞬间又弹坐了起来。

    柴浅凝:{醒了吗?}

    盛木溪回复一句{醒了。}后,手指悬在屏幕上方,停留好一会儿,最后打字补充一句:{昨晚给你添麻烦了,谢谢你送我回来。}

    以及........盛木溪挽了挽凌乱的长发,白皙的手指在屏幕上继续打字:{以及谢谢你的蜂蜜水。}

    看到蜂蜜两个字,盛木溪舔了舔唇,好像还能感受到昨晚残留的甜味。

    柴浅凝:{原来你记得。}

    盛木溪看到这行字脸颊有些发烫,手指试探的打字问道:{我记得一些,但有点模糊,我喝醉后没做什么事情吧?}

    发送出去后,盛木溪想点撤回,手指落在“撤回”上方迟疑了会,又缩了回来,她啃着手指曲着的骨节——算了,撤回显得自己很心虚。

    是啊,她为什么要有撤回的想法。

    意识到自己可能就是心虚后,盛木溪胡乱的抓了几把头发。

    柴浅凝:{有啊。}

    盛木溪太阳穴一跳。

    柴浅凝:{你亲了我。}

    盛木溪心跳好似漏了一拍。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盛木溪扔下手机,跑去洗漱,刷完牙后,用冷水洗了个脸,整个思绪顿时清晰不少。

    洗漱台前面有块长方形的挂镜,盛木溪看着镜中的自己,陷入了沉思中。

    她好像,并没有真正吻柴浅凝的唇

    如果没记错的话,似乎是柴浅凝唇角边沾到了蜂蜜,她只是,凑过去尝了一口那上面的蜂蜜而已。

    呼,这样一想,好像比直接亲到唇上,更那啥了。

    脸上好不容易用冷水降下来的温度,此时又热起来几分,盛木溪用手贴了下脸,离开了洗漱台。

    天气预报说今天有暴雨,提醒人们注意出行,尽量待在家里不要出门。

    上午是个阴天,阳光躲在厚重的云朵后面,时不时冒出些许金光。

    下午整片天就沉了下来,到了傍晚,雷电风雨交加。

    雷电光芒透过窗户玻璃照亮室内,一闪强光之后,紧接着便是震耳欲聋的轰隆隆响,像是一下子炸开了天,大雨拼了命的往下泻落。

    柴浅凝窝在懒人沙发上打游戏,她玩的是一款恐怖逃生游戏,幽幽的背景音效外放着,和外面可怖的风声融合在一起,有着心惊胆战的氛围效果。

    阳台上的盆栽被剧烈的风吹倒,啪的一声粉身碎骨的同时,柴浅凝里的游戏人物不小心踩到了一个机关,地板烂掉了个大窟窿,游戏人物惊叫着掉落下去,面目狰狞的恶鬼溢满整个屏幕。

    柴浅凝面无表情的,看着手机屏幕上缓缓升起两个大红色字体:失败!

    她退出游戏,侧眸往阳台扫视一眼,盆栽里的泥土弄得满地都是,玻璃窗外的景象像是加了模糊滤镜,树叶显现出的绿色被扭曲在混沌白的风雨里不成样子。

    嘶~

    柴浅凝起身去清扫阳台上的泥土,之后关上窗户拉上窗帘,将暴风雨隔绝在外,里头是温馨的小窝。

    她点开手机,发消息给阿楚:{我可能没法过去参加你姐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A请收藏本站,或,浏,览,器,搜,索:哇,叽,文,学,,新手机端p.yfwaji.com,请重新收藏,努力为你分享更多更好的小说A

设置

字体样式
字体大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