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进古言抢女主: 6、莺莺(改错字)

您现在阅读的是哇叽文学www.yfwaji.com提供的《穿进古言抢女主》 6、莺莺(改错字)(第1/2页)

    后面几日,秦西又往山里去了几趟,捉了几只山鸡回来炖汤喝,冬日里喝着香喷喷的野鸡汤,整个人都暖和了起来。
    许莺莺最开心了,每天都得围着秦西问上好几遍:“秦大哥,你怎么会煮饭呢?还比我煮得都好!”
    起先秦西还会简单回一两句:
    “学的。”——不学不行,孤儿嘛,虽然有社会救助,自己还是要努力的,简单生活技能,必须会。
    “被迫的。”——军校生,入校即入伍,不会做饭是会被鄙视的。
    后来许莺莺每天都在重复问这几句,秦西就不回她了,反正她一个人也能说得下去。
    这一日秦西正在柴房琢磨许阿翁打猎的工具,他打算试着磨几件趁手的兵器,开春后去山里多打些猎物,多卖点钱留给许莺莺。
    许莺莺本就胆小,原著中是家中没人不得不亲自去照顾荀盛岚,才会日久生情。
    可如今秦西代替她照顾了荀盛岚,她现在不仅和荀盛岚不熟,甚至都不敢跟他讲话,照这个趋势下去,她应该不会爱上男主,更不会和他回京了。
    秦西打算在荀盛岚离开后就走,所以计划着赚钱,不管许莺莺收不收,他都肯定要给她留下的。
    心里这么想着,秦西手上转了下长矛,长矛需要施展空间又不方便携带,他打算改造成别的。
    他正回忆着以前查阅过的资料,有些遗憾材料和工具不足时,一声清脆的“秦大哥”在门外响起,许莺莺挎着一个小竹篮走了进来。
    “秦大哥,你又要做什么啊?”许莺莺蹲在了秦西身旁,好奇地看着他摆弄。
    她穿着暗青色衣裳,长发半挽垂在身后,侧后方一左一右还各系着条细长鲜艳的发带,倾身看来时一边发带从肩上一荡飘到了秦西胳膊上。
    秦西瞟了她两眼,又顺势看了看她的脚,见她脚上穿着的正是那天新买的灰色布鞋,穿了几天了还是一尘不染,心想:这颜色好像不太搭?应该再给她买几件新衣裳的,小姑娘还是穿红色好看。
    她肯定又是不收的,不知道再用哥哥做借口能不能行得通。
    不管心里怎么想,他面上一点都没露出来,把长矛收到一旁不答反问:“不是觉得不太舒服吗?怎么又提了篮子去了外面?”
    “没有去外面啊。”许莺莺翻着篮子给他看里面的野菜,说道,“我觉得好多了,就去屋后面挖了点野菜。秦大哥,你会做野菜吗?”
    秦西跟她随便唠了两句,怕她生病了,催她回屋里去。
    许莺莺乖乖听话,走出简陋柴房时又回头问他:“秦大哥,你等会还要进山里吗?”
    秦西答道:“去的,看天色好像要下雨了,我去看看陷阱里有没有东西,等会就去。院门我会锁好,你别乱动,晚饭等我回来做。”
    许莺莺笑眯眯地说了声“好”。
    他俩这有说有笑的,屋内的荀盛岚则是陷入了梦魇。
    秦西开始进山打猎后,伙食越来越好,他跟着沾了光,伤势也好了许多,只是还得躺着不能有大动作。
    秦西不待见他,除了必要的事情不与他说话,许莺莺又特别怕他,从不靠近他,他没人说话,便日复一日回忆着过去。
    荀盛岚排行老四,与大皇子荀盛景均为皇帝与先皇后亲子,可惜皇后早逝,后宫之中诞下二皇子的安贵妃独大,连带着一众皇子中二皇子最为瞩目。荀盛景大荀盛岚五岁,兄弟俩失去皇后的庇护却占着嫡子的位置,一直被安贵妃一脉视为眼中钉,不得不相依为命、步步为营。
    如今好不容易斗得安贵妃落入冷宫、二皇子被关禁闭,荀盛岚过了几天舒心的日子,就请愿外出帮他的太子哥哥荀盛景处理南方私盐的案件,不料回京半途中,来迎接他的却是荀盛景心腹的当胸一刺。
    那心腹狰狞着把匕首刺入他心口时在他耳边低语:“太子庇护殿下这么多年了,殿下就当是还太子一个安心吧。”
    他能活下来,全靠着被至亲背叛后的愤怒与不甘。
    荀盛岚再一次从梦中醒来,梦里荀盛景前一瞬还为了他向安贵妃请罪,眨眼后拔刀刺了过来。
    他摸了摸心口仍剧痛的伤口,眼底漆黑一片,半晌没有任何动静,直到窗外响起了告别和叮嘱的声音,他才回了神,顺势看向窗外。
    是秦西要去山里了。
    这几日他对这俩人也有了些许认知,男的体格健硕,身手很好,但是看不出来路;女的空有一副皮相,怯懦怕事。
    想起刚醒那会被秦西制住和后来秦西不屑的态度,他就觉得心口升起一股郁气,憋得伤口几欲撕裂开来。
    且再等等……他定要所有人跪地不敢直视他!
    他合眼缓解了下情绪,透过纸糊的窗子见院中许莺莺抱着大黄狗说起话来了,便抬手敲了敲窗子。
    没一会,许莺莺推开了房门,人就怯生生地站在房门口处,隔了老远躲在门后问道:“……有什么事吗?”
    荀盛岚自认已低声下气与她道过歉了,见她还是这副模样,觉得不喜,眉头一皱,把她当丫鬟使唤了起来:“水凉了。”
    许莺莺并不在意他的态度,蹑手蹑脚拿了桌上茶壶重新换上了热水又给他放回床边,正要退出去,荀盛岚吩咐道:“倒水。”
    “刺伤我的那个匕首呢?”
    荀盛岚问出这句话时,许莺莺手猛地一抖,滚烫的热水倒在了桌上升起一片白雾,她急忙停了手,低着头道:“我、我看那把刀锋利,拿去挖野菜了……”
    荀盛岚是堂堂皇子,成年后被封了勤王,本身就带着位高权重者特有的压迫感,便是躺着也让人感到莫大的压力,他微微抬眼,语调淡漠:“拿过来。”
    许莺莺颤颤巍巍地把匕首递给了他之后,也没离开,低眉顺眼地站在一旁,过了一会儿,她装着胆子问了一句:“是有什么不对吗?”
    “你想问什么?”荀盛岚锐利的眼眸扫了过来,看得许莺莺两股战战,恨不得立马拔腿跑出去,说话都结巴起来,“我、我要去山里再、再挖点野菜……用、用刀!”
    荀盛岚之前给她留的阴影太大,光是被他看着,许莺莺水灵灵的眼睛就沁出了水雾。
    山水养人,她原本就长得好看,此时年纪尚且不大,也能看出肤如凝脂、眼眸如雾中清泉,鼻尖小巧,樱唇不点而红,妥妥是个美人胚子。
    “秦大哥马上就回来!”直到耳边响起许莺莺带着哭腔、色厉内荏的威胁声,荀盛岚才发现自己竟然看她看得入迷,不知何时已抓住了她的手。
    “失礼了。”他皱了眉,不敢信自己竟然被一个低贱农家女迷了眼,松开了许莺莺,把匕首随意抛在了桌上,语调缓和一些道:“拿去吧,它是你的了。”
    那匕首刀柄上是十分普通的波浪纹,除了刀刃锋利些之外并没什么特殊的,他留着也做不了什么证据,倒不如给这小丫头,算作是刚才自己失礼的赔罪。
    目送许莺莺慌手慌脚地跑出去,他又闭上了眼,思索起回京后的复仇之路。
    他原本没想要那个位置的,但人人都不想让他得到,他就偏要去争一争!
    *
    靠山吃山,秦西也明白这个道理,所以把陷阱中的幼崽放了,只提了两只肥硕的灰兔回来。
    回来时雨已经落了好一会,幸好临走前许莺莺硬塞了他一把伞,否则大冬天的淋雨,真是有够折磨人的。
    他正想着晚上做什么给小姑娘补补呢,手刚搭上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请收藏本站,努力为您分享更多好看的小说,新域名q.yfwaji.com】

设置

字体样式
字体大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