谈恋爱不如结婚: 2、002:晋江正版

您现在阅读的是哇叽文学www.yfwaji.com提供的《谈恋爱不如结婚》 2、002:晋江正版(第1/3页)

    “那你想怎么样?让我对你负责?”

    男人沉眸,眼神犀利含着暗讽,“大家都是成年人了徐樱,别太天真。”

    陆修明话落,直接伸手挥开了挡道的女人。

    去床尾那边,从地毯上一件件捡起自己的衣服。

    一边往身上套,男人一边道:“今晚的事我希望你能保密。”

    “本来也是你主动的,我充其量不过是犯了男人都会犯的错而已。”

    “就算你告诉暖暖,她也会原谅我。”

    “你知道的……她离不开我。”

    陆修明话落,衬衣西裤已经套上了,正慢条斯理系着扣子。

    徐樱还杵在浴室门口。

    一只手抓着浴巾边沿,暗暗咬牙切齿。

    最后她并没有选择激怒陆修明,他们从小一起长大,她是这个世界上最了解他的人。

    “放心吧修明,今晚的事我谁也不会告诉。”

    女人迎面走向男人,满目柔情和亿点点委屈。

    连声音都恰到好处的惹人怜惜:“你知道我有多喜欢你,为了你我什么事情都愿意做……”

    “别推开我行吗?”纤纤玉指爬上了男人的腰。

    徐樱楚楚可怜地仰起小脸,满眼梨花带泪:“我是真的心疼你……”

    “温暖她凭什么要你陪着她谈柏拉图式的恋爱?”

    有那么一秒钟,陆修明心底起了波澜。

    徐樱趁他愣神之际踮起了脚尖,妖冶红唇吻上男人喉结。

    落在他腰上的手刚要解掉他几分钟前系上的扣子,陆修明兜里的手机响了。

    铃声宛如晨钟,退散了两人之间所有的暧昧。

    陆修明毫不留情地推开了女人,看见温暖的来电,他急匆匆捡起西服外套往外走。

    剩下摔坐在床尾的徐樱轻轻勾走落在唇角的一缕发。

    自嘲地笑,最后无能狂怒,一把掀了被褥床单,素白色的枕头被她撒气般乱扔一通。

    窗外雨势更盛,水痕爬满了玻璃窗。

    -

    爬满水痕的玻璃窗朦胧了外头的夜景。

    锅里水开了,温暖拎起锅盖,白茫茫一片热气滕然而出,狭窄的厨房内宛如仙境。

    拿手挥走了一些白烟,温暖往锅里下了青菜叶子,过水后没多久便捞了起来。

    紧接着按量下了一些面条,拿筷子轻轻搅散。

    面条准备起锅时,大门那边传来了响动。

    温暖关了火,从厨房里探出脑袋往门廊那边看,果然看见了陆修明伟岸修长的身影。

    “回来啦,给你打电话怎么没接?”温暖说着,从厨房里出来,徐徐往陆修明身边去。

    男人飞快地睇了她一眼,尽可能维持好自己的面部表情,“你后来又给我打电话了吗?”

    陆修明话落,也不急着换鞋了,先从裤兜里摸出手机装模作样地看了一眼。

    眉头微皱,轮廓分明的俊脸上布满歉疚:“可能雨声太大了,我没注意到。”

    “对不起啊暖暖。”

    男人话落,习惯性地给了温暖一个拥抱。

    他的下巴搭在她肩上,半哄半宠的语气:“生气了吗?”

    “一会儿我给你捏肩捶腿赔罪好不好?”

    温暖顺势摸了摸他润湿的发,“果然淋湿了。”

    “我就说你早上出门好像没带伞,给你打电话是想去接你来着。”

    话落,温暖抽回手,也退出了男人的怀抱。

    陆修明提在嗓子眼的心脏重重落下。

    刚才温暖探手时,他差点心虚到直接推开她。

    他的头发润湿并不是淋雨的缘故。

    而是因为之前在酒店房间里,顺便洗了个头。

    “奇怪……衣服好像不怎么湿。”

    温暖喃喃,忽然想起锅里的面还没捞出来,她赶紧回了厨房:“你先去洗个澡吧,别感冒了。”

    走到厨房门口,她又想起了什么,回身问陆修明:“你饿不饿,要不要给你煮一碗面?”

    男人正暗暗庆幸她没有多心,忙不迭应下:“那再好不过了。”

    “陪客户喝了不少酒,席间都没吃上什么东西。”

    “那你先洗澡,我掐着时间给你煮。”温暖话落,进了厨房。

    杵在门后的陆修明,赶紧换了鞋去洗澡。

    他这次洗澡也只是简单冲洗一下,重新洗了头,用家里的洗发水。

    温暖掐着点去洗手间门口溜达了一圈,顺便接手了陆修明换下来的衣服。

    拿去扔进阳台上的洗衣机里。

    她习惯性地腾空男人衣服的每个荷包。

    期间闻到了衣服上的香水味,略有几分熟悉。

    是以陆修明洗完澡出来时,温暖将加了两个煎蛋的面端给他。

    随口问了一句:“你在外面喷香水了吗?”

    刚在沙发落座的陆修明身形一僵,脸色微白。

    被碗里洒出来的面汤烫了手,男人这才找回了理智,一脸无辜:“没有啊,什么香水?”

    “可能是今晚见的女客户身上的吧。”

    温暖坐在他身边的位置,偏头看了他一眼。

    笑意温柔:“我闻着像是徐樱姐常用的那款香水,也可能是我闻错了。”

    陆修明暗暗咬住后槽牙,面不改色,匆忙和温暖对了一眼。

    掩饰似地笑:“那也许就是徐樱身上沾到的,今晚陪客户吃饭,她也在的。”

    徐樱和陆修明青梅竹马,从幼儿园到大学,一直都在同一所学校。

    毕业后又进了同一家公司,两人关系形同亲兄妹。

    这是徐樱对温暖说的原话。

    最重要的是,徐樱是除陆修明以外对温暖最好的人。

    是她从小到大唯一的同性朋友。

    自从温暖和陆修明在一起后,徐樱与她关系也变得亲密起来。

    三人行是常有的事情,温暖已经习惯了。

    所以即便陆修明身上沾染了徐樱身上的香水味,她也不会往龌龊的方向去想。

    正是因为温暖对他们两人绝对的信任,才让陆修明蒙混过关。

    心里暗暗松了一口气。

    他其实不饿,面没吃几口。

    趁温暖去洗澡,把基本没怎么动过的面倒进了打包好的垃圾口袋里。

    陆修明并没有回自己房间休息。

    他闭上眼就会想到徐樱的脸,以及他俩在酒店房间里挥汗如雨的画面。

    他还想起徐樱说的话。

    说他和温暖是柏拉图式的恋爱。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A请收藏本站,或,浏,览,器,搜,索:哇,叽,文,学,,新手机端p.yfwaji.com,请重新收藏,努力为你分享更多更好的小说A

设置

字体样式
字体大小